首页> >

第三章 功夫再高 也怕菜刀

铁鹰血盆大口一咧,笑道:“殿下,您调笑了,这又也不是那些侠肝义胆传奇,怎么能飞天入地。据传有顶尖高人也可以一纵丈二,这是极限了。”聊起武功,铁鹰话多了出来。“那开碑裂石,刀枪不入,十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呢?”秦雷再次问着,样子有些愚昧无知。铁鹰笑容敛去,双手“那开碑裂石,刀枪不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呢?”秦雷继续问道,样子有些无知。。...

权柄

推荐指数:10分

《权柄》在线阅读

铁鹰大嘴一咧,笑道:“殿下,您说笑了,这又不是那些侠义传奇,怎么能飞天入地。据说有顶尖高人可以一纵丈二,这就是极限了。”谈起武功,铁鹰话多了起来。

“那开碑裂石,刀枪不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呢?”秦雷继续问道,样子有些无知。

铁鹰笑容敛去,双手向西方一抱拳,朗声道:“卑职师承大秦第一高手紫云剑客夏遂阳,我师能力敌数十人,从百人围攻中全身而退。天下能与我师比肩者不过寥寥数人。但倘若是坠入虎贲之师,又有强弓硬弩,阵势森严,天下没有一人可以幸免。”

话音刚落,一阵咕咕声从铁鹰的腹中传来……

秦雷朝铁鹰挤挤眼,感同身受道:“吃饭吧,我也饿了……”

铁鹰脸上忸怩表情一闪即逝,随即板下脸,无奈道:“殿下,府中厨子昨夜里伤了……”

秦雷推开屋门,看到一屋子乱七八糟,又退出来掩上门,无所谓的道:“随便找个人做点什么凑合一下吧。”

“其余的人都死了……”铁鹰一脸无奈。

正迈下台阶的秦雷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他挠挠头,更无奈的问道:“就这三个人?”

铁鹰点头,伸出大手,开始数:“一个厨子,一个丫鬟,一个门房,我,还有殿下您。”每数一个人就蜷回一个指头。

最后擎着醋钵大的拳头,铁鹰总结道:“没有别人了。”

秦雷给了铁鹰一个完美的后脑勺,径直往前厅走去:“那就出去吃,你请客!”

还没走出几步,铁鹰那低沉粗放的声音飘了过来:“府门已经被齐兵封锁了,不准出入。”

秦雷依旧没有回头,就近拐到一间房内,近乎咆哮道:“叫他们送饭,或者送厨子!!”

~~~~~~~~~~~~~~~

半个时辰后,小书房内。

秦雷笑眯眯的看着一脸晦气的铁鹰粗手笨脚的从食盒中拿出吃食,几样小咸菜,一罐小米粥,还有三屉小笼包。粗中有细的铁鹰非要坚持亲自去饭馆买早点,还被齐国的兵士刁难了一番。

秦雷拿起瓷勺和碗,盛了一碗小米粥,搁在铁鹰面前,笑笑道:“消消气,饭前生气影响食欲哈,来,吃饭,快坐呀……”

铁鹰愣了半晌,才在秦雷的再三催促下,慢慢坐下半个屁股。

秦雷不知道刚才的举动让铁鹰小小感动了一下。他见铁鹰坐下了,便端起小米粥,吹吹热气,尝了一口,香醇粘稠,再夹一点爽口小菜,秦雷不由脾胃大开,心情大好。他又去夹那晶莹剔透的小笼包,这才注意到铁鹰没有动筷子的意思。

秦雷夹着包子的手悬在半空,用询问的眼神望向铁鹰。铁鹰不好意思的一笑,从食盒底下拿出三张卷肉大饼,向秦雷解释道:“咱们若是早上不吃饱,一整天都没劲……”

秦雷看着‘呼噜呼噜’大口喝粥,‘吧唧吧唧’大口吃肉饼的铁鹰,咽了咽口水,好羡慕啊……

~~~~~~

刚吃完早饭,就有人在院子里高声喊:“鸿胪寺少卿李大人求见五殿下……”

秦雷没有停下吃饭,只是用询问的眼光看向自己的侍卫长,他已经知道自己就是倒霉的五殿下了,而铁鹰则是一般倒霉的光杆侍卫长。

铁统领使劲咽下去口中的食物,清清嗓子,压低声音道:“李大人是我大秦使节,为商讨盟约而来。”

秦雷点点头,示意铁鹰随他迎客。

来到前厅,看到一位身着紫衣,丰神俊朗的中年男子已经立在大堂中,神态颇有些焦急。听到脚步声,男子躬身顿首,清声道:“微臣拜见殿下……”

他还没有拜下,便被一把扶住,一个清亮的声音同时响起:“李大人多礼了,我们同在异乡为异客,正要相互扶助才是,快快请坐。”

李大人借势起身,主宾落座。他坐定后望向主位,但见那五殿下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有点褶皱,但气色尚好,两眼格外有神,似乎比上次见的时候,精神了许多。

秦雷知道要了解更多的情况,这位李大人是最佳人选。于是打起精神,微笑着问道:“李大人可曾吃过早饭?”

李大人拱手道:“尚未用过,臣得知殿下遇刺,寝食难安,未曾确认殿下安危,臣是吃不下饭的。”

秦雷面露感动之色,微微激动道:“这怎么行?”侧身对铁鹰道:“快,去后面把早饭端上来。”

饶是铁鹰心智坚韧,也不得不在心里翻一个大大的白眼。他两人已把早餐吃的干干净净,顶多还能找到几个米粒,半根咸菜,如果来客是一只耗子还成。殿下摆明了不想请客啊,铁鹰腹诽道。

他刚要张嘴,那边李大人已经感动莫名,连忙拦住铁护卫,激动道:“殿下厚爱,臣铭感五内,只是情况紧急,实在没有时间。改日殿下回京,臣定然为殿下接风洗尘。”

铁鹰看了看秦雷,秦雷点点头,他便下去备茶。这一番做作,主宾的距离拉近了许多——两人已是紧挨着坐。

李少卿见房门都被自己的护卫把守住,这才压低声音对秦雷说道:“殿下为国牺牲巨大,劳苦功高,身处危境不忘报国,微臣佩服的紧,也心伤的紧。”

秦雷不太清楚他的意思,含糊的笑笑,算是回答。

这笑容落在李光远的眼里,却是五殿下优雅的一笑,高贵大方。心中赞一声龙种什么时候都是龙种,越发恭敬道:“在咱们和齐国谈判的时候对殿下不利,定然是南楚的那群鹰爪,他们毒辣狠厉,丧心病狂,殿下千万小心。”

秦雷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面上没有一点波动。

李光远见五殿下不急不躁,气度沉稳,心中赞叹一声,接着道:“微臣有个非分的请求,肯请殿下答应。”

~~~~~~~~~~~

两人在房中嘀咕好一会,大概够吃三顿早饭的时间,足以驳斥李大人没时间吃饭的托辞。

秦雷和铁鹰送客到门口,那些齐国兵士板着脸伸出手中长枪,冷声道:“奉上京府尹令,质子不得出府!”

铁鹰大喝一声:“大胆!”上前攥住长枪,与齐军怒目而视。

正和李光远握手告别的秦雷面色一滞,李光远便感到手被握的生疼。秦雷不好意思朝李光远点点头,微笑道:“大人走好,因故恕不远送了。”

李光远感到殿下脸上说是冷笑更恰当些。他心中叹息,板起脸对齐兵呵斥道:“狗胆包天,竟然羞辱于我家殿下,看我不告到朝堂上,让你家府尹吃不了兜着走!”

虽然齐兵不怕这大齐手下败将的使节,可也怕闹将起来府尹迁怒于自己,连忙撤下长枪,对李光远好生赔笑,又连连保证下不为例。

李光远知道这些**最是无赖,也不多做纠缠,对秦雷拱手道:“殿下,若是他们再敢无礼于您,臣定为您讨个公道。”他实把秦雷当成孤苦的小孩了。

言毕,两人作别。

秦雷望着李光远的背影,对边上的铁鹰呢喃道:“无礼?老子便是天下最无礼的人。”

铁鹰看着秦雷清秀面容上的狰狞之色,感觉很舒服。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权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