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青发来哥哥来信,读了信,她松了口气。刚把信叠出来,便听江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什么呢?看这么认真地?”艾青将那信递过来丈夫。江城不解地看了艾青几眼,递过来信。艾青听着江城非常流畅地用精灵族读了信封面,不由得忆起了和江成相知相识相识相知相识的那段日子。她是精灵族刚把信叠起来,便听江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什么呢?看这么认真?”。...

艾青收到哥哥来信,读完信,她松了口气。

刚把信叠起来,便听江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看什么呢?看这么认真?”

艾青将那信递给丈夫。

江城疑惑地看了艾青一眼,接过信。

艾青听着江城流畅地用精灵族读了信封面,不禁想起了和江成相识相知的那段日子。

她是精灵族,跟江城毕竟是跨种族,语言自是不相同的。

但从什么时候他们在一起,怎么在一起的呢?如今细想来,应当是她先动心的?

他们初见时,是在塞纳战场上,彼时江城第一次带着众将士来到精灵驻扎地。

精灵族一向容貌长得极好。但江城站在其中却毫不逊色。在普通兵士中更是鹤立鸡群,想不注意他都难。

他五官挺立,皮肤不像精灵那般白皙,却是很健康的小麦色;那眉宇之间充斥着戾气,眼底冷似寒冰。

彼时他身着黑色衣衫,头发高束,身姿挺拔,步履轻缓,如光风霁月,说不出的尊贵雅致。

她不是跟人族没有打过交道,但如他这般吸引眼球的,却是头一次见。

她迎江城进去时,江城只是略微冷淡地说明来意,看都没看她一眼,便冷冰冰带人离开了。

她当时心中略微有些奇怪。她的容貌一向惹人注目,不说人族或者其他族,就是在精灵族,追求她的精灵都很多,但这人当真奇了,居然瞄都没瞄她一眼。

精灵虽说有魔力,但毕竟从聚集魔力和念咒语到释放魔力需要一定的时间。兽人数量多,且力量并不弱,没有人族参战之前当真有些乏力。

但自从人族到来,挡在精灵军队前面肉搏,帮精灵拖时间。精灵军队在后面蓄积魔力与咒术,之后再释放。如此配合下来,竟是隐隐有些占上风。

她释放魔力之余,用余光看了江城一眼。但见那江成剑芒宛若绚烂银龙一般,剑气凌厉。身形飘忽不定,凌波微步,动若飞龙,缓弱游云,又稳健又潇洒。看得艾青暗暗称奇。

尚文学府时,她早就学会了各族语言。人族语言她自然也能畅通无阻的听说解读。

中午吃饭时,便听不远处一瘦子道:你们可知这次,是谁请战来帮精灵族对抗兽人?”

艾青闻此略有些兴趣,便一边嚼着口里的精灵馕饼,一边竖着耳朵专心听起墙角来。

瘦子对面的胖子好奇道:“谁啊?不是王下令的吗?”

那瘦子摇了摇头,悄声道:“这打仗意味着什么呀?意味着死人,意味着要花费粮草和金钱,此次兽人明显是冲着精灵族来的。并没有触犯咱们人族。王怎会主动提出让我们去攻打?”

那胖子点点头,随后又皱着眉头问道:“你这般说倒也有些道理。那到底是谁请战的嘞,那人岂不是害了咱们?”

瘦子眉头一皱道:“别乱说话,咋就害了你了?是将军请战的。”

胖子一愣道:“将军为啥要请战啊?难不成让兄弟们白白送命?”

瘦子站起身,敲了一下胖子头道:“瞎说,咱们将军是谁?他带着咱们赢了多少胜仗!你不知道?不是我吹,咱们人族能在王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还不是对亏了他。再者说,他可曾亏待过兄弟们?死了的兄弟们,他哪次不是自行掏腰包,赡养死者家属。这年头,像这样的头领你见过?我之前在另一个军队里。那边的头领可是大爷,踩着大家伙儿的尸体逃命,哪里像将军这般把咱们当一家人?你再敢说他坏话,我揍死你。”他说到这里,擦了擦眼泪。

胖子愧疚地看着,连忙对瘦子道:“俺,俺就是有些糊,你倒是说说将军为啥来帮精灵族的?”

瘦子又悄声道:“将军说,一直以来,咱们对战兽人之所以没有那么吃力,就是有精灵族强大之人在暗处对抗暗黑精灵。若是没有精灵族,咱们早就败了,人族早已让那些暗黑部队覆灭。精灵族一向爱好和平,公平正义,兽人若是真攻下精灵族,那下一个必定是人族。到时,没有一个种族会像精灵族那般真心实意相帮,光靠人族自己根本无力于那些强大术法的暗黑精灵相抗击。所以他才请战,带兵去帮助精灵族。”

胖子拍桌子叫好道:“说得好,但是这些话你怎的知道?“

瘦子道:“听别人说的呗,这可是大好事儿,私底下都快传遍了。就你还呆呼呼的,一天就知道吃。”

那人嘿嘿一笑。

后面那两人说了些什么,艾青都没有心思听下去,只那几句话反复在脑海里回响。

她一边嚼着手里的馕饼,一边心情有些复杂。他怎么知道精灵族强者在帮他们对抗暗黑精灵?

同时心里又有些暖融融地想:原来这次是江城主动请战来的啊。

她左右看了看,发现江城没来吃饭,便带了两个馕饼去找他。

入了帐篷,她便看江城正看着沙盘,研究战术。

艾青咳嗽了一声,用人族语言道:”刚吃饭的时候没见将军去吃饭,给你带了个饼子。“

江城抿着嘴笑了笑道:”谢谢。“

艾青正呆愣的看着他那转瞬即逝的微笑,便没来得及把馕饼递给他。

江城抬起头来,两人恰好四目相对。江城的眼神又温柔又璀璨,给她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她疑惑道。

”你不会对每个男人都这么说吧?“江城挑了挑眉头邪魅道。

她脸一红道:”当然不是。我只是,只是觉得你的眼神看着有些熟悉。“

江城不知想起了什么,抿嘴一笑,抬起头转移话题道:”你可愿教授我精灵语言?兽人数量众多,按照今天的战况来看,战争估计还得持续很久。人族和精灵族合作作战,语言不通颇为不便。你可愿教我?我再教给底下人,这样大家熟悉起来,配合作战也更加有默契一些。“

她想起今日那两人对话,拒绝的话语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的,遂点点头答应。

太阳落山以后兽人不能视物,便撤走了。

每次众将士匆匆忙忙商讨完战术,江城便来她帐篷,跟她学习精灵语言。

每晚相处偶尔免不了身体接触,虽说一触即分,但有时候气氛便莫名有些暧昧。

时间一长,她便发觉自己越来越喜欢江城。

情爱这种事,她从前是毫不放在心上的。

精灵族每年都会给所有的年轻的精灵族专门举行一个篝火会。年轻的精灵们围着篝火跳舞,凡是有看上眼的男精灵或女精灵会给对方一朵百合花。若是对方也有意愿就回赠给那男精灵或女精灵一朵百合。之后两家便举行亲事。

自入了尚文学府,每年篝火大会,向她示好的精灵不知繁几。但她都兴趣缺缺,大概是他们和她从外貌到性格都极其相近的缘故。

她一直都渴望去其他地方。那么想,她也那么做了。

到了如今江城还是第一个让她感兴趣的男子。她想这就是人类所说的缘分?

一次大战时,几个兽人一起围攻江城,她只觉得心脏吓得快要跳出来,不加思索,她便瞬移过去救下江城性命。

战后,江城帐篷内。

她红着眼睛斥责江城道:”你作为一军主帅,虽说要有带头作用,但也不能这样将自己置身于险地啊。没听说过擒贼先擒王?若是一个军队失了主帅,就跟身体没有脑袋一样,那这支队伍还有得救吗?“

江城看着她焦急的神色,满眼柔情,笑笑道:”原来你这般在乎我?“

她却是有些怔仲,是啊,不知什么时候起,江城在她心里已经这般重要了。

她还在怔愣,嘴唇却已让对方堵住,虽说一触即分,但那种奇妙的触感却让她的心跳完全失去了节奏。

江城拥抱住她,在她耳旁道:”我心悦你已久。你可愿同我在一起?”

江城刚说完,她便逃避似的,瞬移到自己房里去了。

她摇了摇头,平息了一下。

回想起自己那五百多年。的确从未有一个人像江城这般带给过她那种陌生的感觉。紧张,心动,柔情,甜蜜,纠结。

于是她对自己说:“若是他现在再来找她,她便答应他,若是.......那就算了。”

不一会儿,帐外传来江城的声音:“睡了吗?你可觉得我唐突了你?对不起,今天情难自禁才......”

“进来,在外面说不怕你们人族听了去?”她娇嗔道。

待江城进来,她便回应道“我愿意。”

她一向比较张扬,坦诚,对待感情亦是如此。

她不是忘记了母亲所说的话,只是......情难自禁.....

他们像是彼此不知晓那预言,那条约一般,就那样私下结为了夫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女妖熙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