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桑来临的过去的一年,历时一年十年之久的精灵联盟抵挡牛头人的战争,在被召唤师族地直接加入下,万幸以精灵联盟获得胜利落下来帷幕。此次战役是精灵族在塞纳草原通过地防护之战。故此精灵联盟便以战争地为命名为塞纳之战。精灵族为非常感谢人族主动帮组精灵族渡过危机,允诺人族三次相帮此次战役是精灵族在塞纳草原进行地防护之战。故而精灵联盟便以战争地命名为塞纳之战。。...

熙桑到来的这一年,历时十年之久的精灵联盟抵御兽人的战争,在召唤师族地加入下,万幸以精灵联盟获胜落下帷幕。

此次战役是精灵族在塞纳草原进行地防护之战。故而精灵联盟便以战争地命名为塞纳之战。

精灵族为感谢人族主动帮助精灵族度过危机,许诺人族三次相帮的机会,且送给人族许多宝剑和宝器。

要知道,精灵让外界众人称为神之使者。他们性情温良,一诺千金,开朗热情,能和树木花草、游鱼飞鸟沟通,更有强大的术法。他们制造的宝器更是万金难得。

能获得精灵族的青睐,无疑于天神相助。

作为人族地位至高者的聂王对这个结果自是喜闻乐见。

此次塞纳护土之战的胜利,江城是立了头份功的。正是他在朝议时,提议带兵帮精灵族度过困境。

聂王不但赐江城金银绸缎,今日更是打算在大殿上给他升官职。

江城自幼时,父母在一场兽人战争中离世,他便立志成为一代强者,屠尽那些兽人。

凭着他顽强的毅力,一颗真诚勇敢的心,在四处漂泊中,结实了很多有才能的朋友,更得遇贵人相助得以识文断字,学得一身武艺。

自少时参军,江城每遇险境,奋勇杀敌,颇得将军赏识。一次偶然,他保护了聂王,引起了聂王的注意。

后来他凭着有勇有谋,屡立战功,聂王便对他越来越赏识,他的官职也是跟着一升再升。

塞纳战争之前,他年纪不过二十岁,却已是人族最年轻的将军。

虽说江城喜好穿一身黑色衣袍,给人以距离感,但耐不住他年纪轻轻便功成名就,且身躯凛凛,相貌堂堂。

王都之内爱慕他的妙龄女子能从城南排到城北,连公主也不例外。

而江城本人却因此而无比厌烦。

原因无他,那些女人实在像苍蝇一样烦人。

喜欢一个人便觉得那人万般皆好,若是不喜欢一个人纵使对方再怎么对自己好,也觉得多余。

此刻,江城正跪在朝堂之上,受聂王封赏。

聂王开口道:“此次塞纳战役,江爱卿立了头功,我决定封江城为太尉,让他执掌整个人族军事大权。”

群臣纷纷道贺。

江城磕头跪谢:“谢王恩典。”

聂王看着台下跪着领赏的江城,先是笑眯眯的连连点头。随后问道:“爱卿可否婚配?”

江城听聂王这般问,再想起之前数次骚扰他的公主,电光火石之间,便明白聂王意图。

“回王,尚未。但臣已有心悦之人。”江城拱了拱手,顺势回道。

江城心中盘算:我虽与艾青两情相悦,想光明正大地娶她,恐有些困难。然这并非长久之际。我一日不娶亲,便总有人逼着我娶。到时,家里那位估计会气得一走了之。青儿可是我好不容易追回来的妻子,可不能让他们坏了事。且如今家里有小熙桑,此事万不可让外人发觉,一旦知晓,恐一家人性命便会葬送于此。且看王有什么意图,我再见招拆招也不迟。

江城此话一出,便见上面的聂王脸色一沉。

“哦?心悦之人?不知哪家女子幸得爱卿此生相顾呀?之前好像未听说爱卿提过此事”聂王抖了抖袖子把双手放在膝上,瞪着眼睛问江城道。

“臣之私事,不敢在朝堂之上提起。她不过是寻常人家的女子而已,且一向不喜在人前抛头露面,因此臣也不好大肆宣扬。臣自幼父母早逝,初时因无养活自己的能力,只得以乞讨为生,居无定所,有年冬天,臣一人经过一处山地,谁知那里天气突变,偶遇大雪,特蒙那女子和下人路过相助,才得以活下来。臣为人诚恳,只晓得救人性命之恩,万死不能相报。更何况如今她只身一人,臣只想护着她与她安稳度过一生,此次战役实非臣一人之功,故不敢领赏,特求王批准,把财物均分给各位战士,以及逝世者家属。而臣自己,只求王赐婚于臣与爱人,臣便千恩万谢。”

儿时,江城的确突遇暴风雪,彼时他又冷又饿,心里想着:今日吾命休矣。

却恰巧碰上艾青来人族参会。

艾青一手便拉起快晕倒在地的他,把他抱在怀里,只一瞬就到了一处空山洞。她赤手变出火来,点燃了一堆木头,也温暖了他的心。

江城因家中遭遇变故,又一路艰险,故心智成熟极早,艾青救他一命他便心存感激。

火焰燃起,艾青递给他一块精灵馕饼。她顺手放下斗篷,露出精致容颜,尖尖的耳朵,一头金黄色的头发披在腰部。

艾青顺手救人之事,她自己可能早已忘记。但那一幕,却深深刻在他脑海里。哪怕在未来的岁月他也不曾忘记。

后来他长大了,经过多方打听才得知,原来艾青属于精灵族,且是精灵王国的公主殿下。

自那时起,只要是外界流传的关于精灵族的事,江城都会打听一番。

当得知精灵遇难,且敌人是兽人时,江城便心急如焚,一心想着要助艾青一臂之力。

于是江城以唇亡齿寒为理,劝说聂王允他带兵援助,极力帮助精灵族度过困境。

他万幸自己当时做出那决定。

原本在他眼里,艾青如九天玄女,而他如地下凡尘。她不是他能肖想的。

然而战场上,艾青居然让他给迷住了。江成思虑良久把这一切归为了爹娘给的这幅好皮囊,他万幸自己嗤之以鼻的皮囊总算起了点作用,能让她注意到他。

他一直仰慕于她,想跟她正大光明在一起,但现实却不允许。

这皆因三百年前,萨满族出的一条预言“人类与精灵罪恶的结合体,蓝眼白发女妖现,各族灾难始。”

预言一出,人类和精灵两族便达成的一致条约。“人族不可和精灵族通婚。否则论罪当诛九族”。

自江城没了爹娘,亲戚们都像躲瘟疫似的,把他抛着不管。他只得以乞讨为生,长大。于他而言,委实没有什么九族可言。

没有和爱妻在一起之前,江城便想着死了也没什么要紧,便比别人狠厉很多,上阵杀敌从不顾生死。但如今,他已有妻子女儿,自然寻思着谋出一条生路。

现如今,艾青为他只身待在人族。父母兄弟皆不在身旁,可不就是只身一人。江城所说全为事实,只隐去她是精灵这件事。

聂王此时却是不知江城心思饶了一大圈。他只跟江城避重就轻地道:“江爱卿,救命之恩固然重要,但也不能跟终身大事相提并论啊。她若只是救你性命,你只需许她钱财,给她寻个良人。在她危难之时,助她一二,也算全了昔日恩情。爱卿以为呢?”

江城听聂王如此说,却是心里乐开了花儿。

天助我也,此时不提更待何时。

若是成了,自然是极好,到时他便跟艾青商议就近定个日子。反正新娘是盖着盖头的,王城之内也不知他娶着何许人也。但婚后妻子若想带着熙儿出去,只能委屈她们坐着马车,带着斗篷了。

若是不成,至少聂王也无法强塞女人给他。江城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如是想到。

“请王恕罪,塞纳战争快结束之时,您曾招臣回来过两次,第一次次臣顺路去看望了恩人,当晚与恩人情难自禁,已私定终身,且行了夫妻之礼。第二次臣救她于危难之时,发现腹中已有胎儿,前几日,她写信于臣,言明.....孩子.....已在腹中待产”江城故意憋了个大红脸,状似羞恼地低下了头。

朝中大臣果然接连偷笑起来,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聂王,略微怔忪了好一会儿,只得无奈摆手道:“罢!既如此就赐你们孩子生出后再完婚吧。散了”

聂王摆了摆手让众朝臣都退下。

“臣领旨,谢王恩典”江城却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扣了谢便出了殿门。

江城背着手,笑得像偷了葡萄的狐狸,沉稳地慢慢朝着家走去。

他自是不知此时的聂王却因此头疼不已。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女妖熙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