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自主神创造出星大陆,众神创造出万物后,时间已过去的二十万年之久。当初大魔穹留下的的暗黑军团如暗夜里的蛆虫蠢蠢欲动。近几年来,兽人不断地搔扰各族边境,地乱不杀生。各族无心想牵头抵抗,怎奈兽人集中攻击,各族早已自顾不暇,心严重不足而力严重不足。大陆达到平衡遭严重破环。当年大魔穹留下的暗黑军团如暗夜里的蛆虫蠢蠢欲动。。...

自主神创造星大陆,诸神创造万物后,时间已过去五十万年之久。

当年大魔穹留下的暗黑军团如暗夜里的蛆虫蠢蠢欲动。

近年来,兽人不断骚扰各族边境,胡乱杀生。各族有心想联合抗击,奈何兽人分散攻击,各族已然自顾不暇,心有余而力不足。

大陆平衡遭到严重破坏。自然中可用来神和精灵族修炼的元素也随之越来越少。

梦神于三百年前预感到黑暗时代即将来临,但有个人可带领大陆众人重返光明。她给萨满族长托梦,希望各族能护那人平安长大。然而阴谋宛若一只看不见的大手,阻止着一切朝正轨运行。

此刻,精灵族居住地-朵拉森林,林中树木郁郁葱葱;花草茂盛;蝴蝶翩翩起舞;空气中散发着舒心的凉气;林间飞鸟走兽无数。

森林正中间百余丈高的花树上正稀稀疏疏的落下朵朵白色小花,花树右边清澈的小溪正静静的流淌着。几个精灵幼儿正围着大树追逐嬉戏。

阳光如金色细沙,穿过层层叠叠枝叶洒落在草地上,照耀,温暖着大地和生活在这片森林的生物。

这片森林处于星大陆中央,生活在这片森林的精灵族只要穿过森林东侧的米拉大峡谷,经过塞纳草原,就可以抵达人族。

然而此刻,塞纳草原却满是鲜血,那鲜艳的血色染红了整片土地。

毋庸置疑,此处刚结束一场惨战。那硝烟滚滚,阴风烈烈,似要唤醒那些死去的灵魂。风卷起烧焦的旗帜,卷起那滚滚浓烟,连带着阵阵呛鼻的木头气味与尸臭味,血腥味。这风仿佛要将那气味卷到各个角落,让每个参与者都铭记这场惨不忍睹的战争。

无人收整的兽人和暗黑精灵的尸体有的碎成几段,有的让火烧掉了胳膊或腿,还有的插着几根箭头。

而精灵与人类的尸体,此刻正由他们的同伴一个个挑拣出来,放在一处等待埋葬。

精灵联盟的幸存者看着前一刻还与自己并肩作战,此刻却已一命呜呼的伙伴,纷纷潸然泪下,泪流满面。他们一边寻找着同类的尸体,一边期盼着能在这些尸体中间找到幸存者。

江城看着眼前疯魔一般的艾青,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艾青背上背着箭,手里拿着弓,在战场上东嗅嗅,西嗅嗅,从一个尸体到另一个尸体。如此状态她已经持续了两个时辰。

江城看了看快要西沉的太阳无奈想道:若是再任她找寻下去,恐怕天都要黑了。

于是他加快脚步追上艾青,拉住她的手,无奈道:“别找了吧,已经快两个时辰了。从刚才开始你就自言自语说这地方有孩子。我知晓你一直想要个孩子,但你看看这里,尸横遍野,又怎会有孩子出现?我之前跟你说了,有身孕的女性,老人和孩子,都在人类王城里受四圣保护。你忘记了?”

艾青挣开江成握着的手,皱着眉头道:“你不相信我?我的确是闻到一股独特的新生气息,而她同时拥有人类和精灵的气息。”

江城一直很相信艾青。她是他的妻子,他们私下成婚已将近十年。但爱妻今日一言一行确有些反常,他一急之下,这才说出这番话来。

“不可能吧!不是传说精灵族子嗣艰难,而人类和精灵更难有孩子吗?”江城将信将疑道。

他们自拜堂以来,爱妻肚子里毫无动静。他查阅资料,多番打听,这才知道精灵族本就子嗣艰难,人类跟精灵族跨越种族生孩子更是难上加难。

“很难不代表不可能啊,你忘记萨满族的那个预言了?”艾青一边继续翻着周围的尸体,一边道。

“连你也相信那个预言吗?”江城略有些失望。他一直以为艾青是不相信的。若是信了那预言.....岂不是信了人族和精灵不能在一起?那他们.....

艾青抬眼看了眼失落的江城,噗嗤笑出了声,眼神坚定地道:“瞎想什么呢?我若是信了那预言,又怎会选择同你在一起。娘亲自我小时就数次叮嘱我,要远离人族,让我万不能出错。若是当真与人类相恋,生出妖孽来,可要成为千古罪人。“

艾青接着讽刺地笑笑继续道:“可我从小就是家里混世小魔王,本就叛逆。且不但学识很高。自拿到学府毕业手书后,我更是常年在外奔走,经历过太多事情。如今,对事物的对错,我早已有了正确的判断。哪里会听她们那迷信般的话语。只是娘亲从小就对我说萨满一族的王者,可通天神,可预知未来,且之前的预言从未出错。所以,我觉得她的存在是肯定的。但是对于预言内容,我从很早起就颇为质疑。我一直认为,人,生而为善,是受到了外界不良的影响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来。况且如今谁让我爱上了你这呆子,即便那预言是真的,我也要逆天而行。哼!我倒要看看,我教大的孩子如何会应了那句话。”

江城看着眼前这个洋溢着自信的女子,内心满满的爱意快要溢出来。正是她那满脸洋溢着自信,高傲和从容的神情让他深深地着迷。

就在这时,一阵小猫般婴啼声,淡淡响起。虽然很细很轻却揪住了他们的心。

他俩一脸惊喜地扒开一具尸体旁的草丛,如愿看到一个由人类包裹包着的小生命。艾青惊喜地对江成道:“江城,你看,我是对的吧?”

艾青满眼柔情,轻轻地抱起了眼前这水灵灵的小生命,看着小家伙儿止住了哭声,心里像灌了蜜似的。

那一刻,江成从爱妻的表情里读到了满足。

艾青用一只手抱着,另一只手轻轻的婆娑着小家伙儿嫩嫩的脸蛋。用精灵语对着眼前这个小生命承诺道。“小家伙儿,从此你就是我的女儿了,我会护着你,爱着你,教育你长大成人。”

江城也跟着一脸惊喜的看着小家伙儿,但看着小家伙儿的模样,心心里的惊诧不言而喻。

她长得小小的一点,他一个手臂就可以抱得住;有一对尖尖的精灵耳朵,隐约可见几根白色的胎毛;那深蓝色的眼睛仿佛蓝天一般,那瞳仁竟是灰色的。

一想到那个众所周知的预言,江城心里隐隐有些担忧和忐忑。可此刻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从此这小家伙儿就是他的孩子,他终于像其他普通家庭一样,有了属于他的三口之家。这幸福感足够冲淡所有阴霾。

江城跟艾青一样一直想要个孩子,却并不是因为人族所说的子嗣延续。而是出于某个自私的想法,他想让孩子牵绊住妻子。只要有孩子在,纵使妻子不老不死,凭着孩子的姓氏,即使他已不在人世,至少......她还记得他.....

“看看这长长的睫毛,小小的嘴巴,定是个女孩子。“江城一边摸着那双软乎乎的小手手,一边笑着对妻子道。

艾青闻言,轻轻用空着的那只手拉开包裹看了一眼,笑眯眯的点头说:“嗯,是个女孩子呢。”

“女孩子好,你给孩子起个名字吧。”江城温柔地看着妻子道。

“你们人族一向以男性为天。我偷偷与你成婚,人族有句话叫入乡随俗,按理来说,这孩子姓氏也当随了你。可这孩子虽不是我亲生,也是我坚持寻到的,更何况你刚刚竟怀疑我,若只以你的姓氏开头我不依。索性就以你我二人合姓江艾为这孩子姓氏,如何?”

“嗯嗯,这姓氏好,又有你的姓氏又有我的姓氏,正合我意。”江城一脸惊喜道。

“至于名,预言把她说的如此不堪,我便偏要背道而驰,给她起一个与那不详预言相反的名字。她既生于如此混乱地时代,我便给她起名熙桑。熙代表光明,桑代表沧海桑田。精灵寿命漫长,我希望她在往后漫长的岁月里,历经沧海桑田,体会到光明真正地意义,给人族和精灵族寻出一条不一样的生路。”艾青看着小家伙儿天蓝色的眼睛,一脸慈爱道。

江城眼前一亮,随后像是终于释怀一样,对着小家伙儿喊道:“江艾熙桑,江艾熙桑,你娘亲可把整个大陆的希望都压在你身上咯。“这个孩子冠了他们的姓氏,由他们抚养,是他们精神的延续。

艾青听江城如此说,娇憨地瞪了他一眼。

“你不觉得奇怪吗?此处刚结束一场战乱,说不定还有残存的暗黑精灵和兽人。且这里多是小草,应有蛇虫蚁兽。为何她却好端端的没有受到半分影响?”江城一脸疑惑地道。

“蛇虫蚁兽有什么怕的?他们本就跟精灵极为亲近,不伤害属于正常,但兽人......或许有宝物防身吧?且等我解开包裹看看。”艾青轻轻的把熙桑接给江城,她自己则把包裹解开,把光着身子的熙桑竖着托起来,让小家伙儿倒趴在她肩膀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女妖熙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