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艾青记忆中的宝钻

“这是什么?阳光下面精光闪闪的,倒像是某种宝石”江城带着疑惑从熙桑包裹里掏出一个挂坠。那挂坠的链子上挂着一个菱形宝石,那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着各色光芒。适才那宝石隐在包裹暗处,他们貌似未曾察觉到,而如今也没熙桑遮挡住,却让江城忽然发现了。却此刻艾那吊坠的链子上挂着一个菱形宝石,那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各色光芒。。...

“这是什么?阳光下面精光闪闪的,倒像是某种宝石”江城带着疑惑从熙桑包裹里拿出一个吊坠。

那吊坠的链子上挂着一个菱形宝石,那宝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各色光芒。

方才那宝石隐在包裹暗处,他们倒是不曾察觉,如今没有熙桑遮挡,却让江城发觉了。

然而此刻艾青却在看到宝石的时候有些发怔。

她的思绪随着宝钻飘到了三百多年前。

精灵生命漫长,艾青如今也不过堪堪六百多岁。

对于精灵而言,三百多岁的她不过就是幼童而已。

在精灵族,精灵幼儿出生的前三百年,都是其父母在家教授基础术法,纠正行为习惯。三百年一到才放去第一学府就读。

精灵能使用魔法,比其他种族力量强大,但精灵族子嗣却极其艰难。

如今,精灵已经存在于世整整五十万年,那一年穹魔大战就折了精灵族人二十万去。原本五十几万的族群,硬生生变成三十几万,这还不包括每年因悲伤过度等原因而死的精灵。若是计算进去剩余也就二十几万。(许多精灵常年在外,不知生死。)

精灵族内有五个不同的精灵种族,水精灵,火精灵,日精灵,木精灵和灰精灵。但统领的精灵王就只有一个,王位每五万年换代一次。

她的父王自上次穹魔大战时,祖父去世后,便一直任精灵王。

精灵族一向不喜好权势,只喜好研究喜欢的事务,帮助他人。她父王这王位一当便一直当了下去。

父王是个水精灵,自他娶了身为火精灵的母后。俩人总共花了几万年就生了她和哥哥出来。

哥哥承了父王母后共同的天赋水火魔法皆可用,而到了她,却只随了母后只能使用火系魔法。

她实在太皮了,经常惹事不说,还不听管教。父王母后又舍不得打骂她,因此对她无可奈何。

三百年一到,父王便迫不及待地把她丢进了大陆第一学府。

整个星大陆总共分为三大学府,来培养有天赋,有财力,有权势的孩子。

它们分别是:位于精灵族的顶级学府尚文学府,学府内有着最丰富的藏书,和最厉害的铸造术;位于人族的第二学府凌文学府,学府内有着最顶尖的机关术和剑术,以及最厉害的策略战术藏书;位于召唤族的第三学府崇文学府,学府内有最丰富的亡灵介绍书。

尚文学府内有条规定,便是学满十年者便可参加毕业测试。

每逢毕业之际,每个学子须给所选择学习科目的老师展示自己在该科目的学习成果,经老师认同,学院认同,方可顺利毕业。

通过考试的精灵,学府会给对方一份蚕丝手书,上面写着:某某学生,天造之才,皆有可用,振翅高飞,无需只在梦中。

字上盖着学院的章子。凭着这手书,本人便可自由出入大陆各个王国。

哥哥在铸造方面随了父王是整个大陆顶尖的存在,她想当然地以为自己应当也不会太差。

入学之初,她便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火之魔法,和铸造这两门课程。

母后自小教习她魔法修习,因此火之魔法她倒是学得游刃有余。

可铸造却让她颇为苦恼。铸造分为初级,中级,高级,圣级。相应等级的精灵可以制造出相应等级的宝器。

听父王说哥哥当年在学府未毕业时就已经到达了圣级,可见他天赋之高。

而她在这门课程上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最多,却在毕业前一年只堪堪进入中等级别。

转眼第二年就要毕业,她便有些心急如焚。心想:若是还拿不出什么好的宝器来,父王母后的脸都要丢尽了,哥哥也会笑话我。

于是,她整天把自己埋在铸造室里。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经过整整一年反复铸造,在毕业前几天夜里,铸出一个高等宝剑来。

那天夜里,她爱不释手地拿着刚铸造好的宝剑,先是比划了两下,接着便打算在哥哥面前炫耀一番。

打定主意,她便一蹦一跳地朝着哥哥的铸造屋跑去。

她年纪小且力量比哥哥弱,自小哥哥便对她极为宠爱。只是每次让哥哥开小灶教她铸造时,哥哥却总是摇头,说她耐心,天赋,毅力都不够,不是好的铸造师苗子。这让她很不服气。这次可好,定要让哥哥大吃一惊,她那般想着。

见门是从里面关着,但见窗户开着个缝儿,她眼睛咕噜一转便打算从窗户翻进去。

”哥哥,你看我铸造了一把锋利的高等宝剑呢,这下可要让师父,父王,母后和那些小看我的家伙们都大吃一惊。到时师父自是夸我一番,院长再亲自给我颁发手书,想想都兴奋不已。待我拿了那手书,便自由自在,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不必拘在精灵族这片天地了。”不见其人,先闻其声。随着她一句话说完,人已经翻进了屋子里。在精灵族呆久了,都有些腻了,她早就想出去见识见识。

许久不见有回应,她便好奇地抬起头来,撅着嘴问道:“哼!哥!你在铸造什么呢?这么认真?

她抬眼一看,正见哥哥正满头大汗的站在远处,而他释放出的火红色的魔力却控制着一颗五光十色的菱形宝石。

”呀!好漂亮的宝石。”她一脸惊羡的感叹道。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走远点,想必你也看得出来了,此时我正给这宝石添加魔法和咒语在里面,若这宝钻硬度不足以保存强大的咒语和魔法便会爆炸,其冲击力可能会轰平整个铸造室。”哥哥皱着眉头,一脸严肃地对她说。

彼时她恰好看那宝石打起摆子来。吓得她一刻都不敢停留,翻身又从窗户跳了出去,跑得远远地。

可她来来回回等了好几个时辰,既没有听到响声,也没见哥哥出来。

她带着疑惑再去寻人时,铸造室里静悄悄的,哥哥却不见踪影。

她只得无奈地跺跺脚,气急败坏地回了自己的小院。

后来,哥哥忙着学院授课,又忙着去人族参加会议,她便再难碰到他了。有几次倒是碰到了,但那件小事早就让她忘得无影无踪,哪里还会想得起来。

再后来得了毕业手书,她便经常在各族游历,他们更是连面都鲜少见,她也只偶尔给他们写个信,报个平安。

此刻艾青看着这宝钻,倒是勾起这段回忆来。

细细对比起来,眼前这个除了色泽略为闪耀一些,形状跟颜色跟当初她所见的那枚倒是一摸一样,都散发着璀璨的光芒且都是菱形。只是不知这宝钻是不是哥哥那枚。若是的话.....

艾青心里顿时生出一片疑云:难道熙儿是哥哥的孩子?不可能吧?哥哥一向性子冷清,且忙于铸造和修炼,应当没有时间谈情说爱才是,更何况,母后从小对他们灌输的思想.....但也不能一概而论,我自己不就.....

艾青正想得出神,便听江城问道”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没,想起在学府那段时光。对了,这应当不是宝石,你看它闪着各种颜色,如此璀璨,应当是某种宝钻。这宝钻应当是有防护邪恶的功能吧。改天写信问问哥哥。他是大陆顶级铸造师,应当比较清楚。“艾青笑着道。

”我怎没听你说过你有个那般厉害的哥哥?“江城一脸疑惑地问道。

艾青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道:“你自己没问过我呀。现在不就知道了?“

”来,你快抱着熙儿,我来给她戴上。”艾青连忙岔开话题。

一直以来,艾青只以为江城只知道她是精灵族带兵打仗的女将军。至于其他的,她从未跟他提过。

艾青读过太多书籍,里面都说男女之爱若是参杂了其他的东西就不纯粹了。

艾青自然也不知,江城除了一些精灵族内部隐秘的消息,其他有关于她的消息,他早就了如指掌。

”我们现在是回营地还是?“江城接着问道。

“这里阴气比较重,不太适合带小熙儿,你去给那些已经逝去的伙伴儿送一下祝福,我先带熙儿回去。“艾青想了想回道。

提起那些逝去的朋友,江城不免情绪有些低落。他点了点头,他们便各自分开了。

艾青臂弯里抱着小熙桑,快步朝着营地走去。

此时的艾青自是不知她怀里的小熙桑内心却毫不平静。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之女妖熙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