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场完的当日白天,周止躺在宿舍的床上看小说,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拿着书,翘着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室友都在一起玩闹闲聊。“诶,你们会觉得咱们班的女生谁很很好看?”邓柯的上铺陈由景突然问着。“那当然得有乔灿吧。”姚启元激动的地说。陈由景很室友都在一起打闹聊天。。...

周而不止

推荐指数:10分

《周而不止》在线阅读

比赛完的当天夜里,周止躺在宿舍的床上看小说,一只手枕在脑后,一只手拿着书,翘着二郎腿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

室友都在一起打闹聊天。

“诶,你们觉得咱们班的女生谁比较好看?”邓柯的上铺陈由景突然问道。

“那肯定得有乔灿吧。”姚启元兴奋的说道。

陈由景很是赞同的点点头。

姚启元口中的这位乔灿,是被老师新提上来的的学习委员,不仅成绩好,身材苗条,长的也不错。柳叶眉,丹凤眼,皮肤白皙,笑起来的时候脸颊微红眉眼都清清亮亮,一头长发乌黑和这个年纪大多发质发黄的女孩子形成强烈对比。

和男生说话也都是温温柔柔,所以大多数对她的印象都不错。

一旁看小说的周止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挑了下眉。

然而“啪嗒”一声,一片哀嚎声响起。

“啥破学校,十点就熄灯!”

“服了呀!我刚洗完脚水都还没擦。”

“诶诶诶,谁把鞋子放地中间了?差点绊我一跤!”

最后大家还是认命的爬上床,准备休息。

周止也无奈的将小说收起,藏在枕头下。

宿舍一瞬间变得安静起来。

……

“其实…宋纾一……也挺好看的。”

平时在宿舍寡言少语的黄旭突然开口。

在一片寂静之中显的尤为清晰。

“确实,不过宋纾一性格更好。”邓柯应声说道:“其实我觉得孙淼也挺好的,安安静静。”

说完又问周止:“周止宋纾一不是你同桌嘛,看你俩关系也挺好的,怎么说,你觉得咋样?”

周止想了想,在脑袋里重组了下宋纾一的样子,不禁莞尔一笑。

“就那样吧,傻不拉几的。”

周止说完就打了个哈欠,随后示意大家还是该睡觉睡觉该熬夜的熬夜。

第二天上课,王连风通知从后天开始要进行为期三天的运动会,男生女生每个项目最少都要报满一名,因为有些同学的身体原因,宋纾一被迫参加了八百米跑,乔灿是学习委员,为作表率便主动揽下了一千五百米。

周止是一百米跑,对他来说完全是小意思。

更惨的是邓柯,3000米,当然,谁让他一天精力旺盛的用不完。

到了比赛当天,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区域,吃的喝的,还有同学从家里拿来了相机。

周止的比赛因为是第一场,所以备受关注。

到他上场的时候宋纾一偷偷挤到前排他能看见的地方为他加油。

随着枪声响起,场上的男生犹如弩箭离弦一般冲了出去!周止在起跑之前深呼吸一口,然后屏住呼吸加速跑,调整好节奏,到了最后20米的时候冲刺!

最后以一组第二名的成绩过线!

过线的那一刻大家都很激动,宋纾一也松了一口气,还好表现不错。

事先分配好的跟跑人员过去接人,周止回来的路上,没有注意到有不少女孩子的眼光追随在他身上。

一百米跑完周止便没什么项目了,只等决赛,因为长跑不行,他主动担任后勤的任务。

到了第二天的八百米,宋纾一算是知道了什么叫生不如死,运动细胞本就差的她,拼劲全力也才拿了个小组第六名,

跑完她就直接腿软,坐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周止一手拿着水一手将她托起,扶到一旁休息。

看着她嘴唇发白,有些担心的问道:“咋样了宋一一,瞧给你弱的,别晕倒了啊,倒了我可不扶你。”

说出的话还是一样的欠揍。

“死不了。”

宋纾一在一旁休息的时候,乔灿的一千五百米也开始了。乔灿虽然看着柔弱,但其实体质很好,耐力也不错,跑完三分之一的时候整体节奏还非常稳。但她也实在小瞧了一千五百米,也高估了自己。

一千米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有支撑不住的感觉,整个人的脚如同灌铅一般。

一千两百米,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跑还是走。

终于。

在还有五十米的时候,最后的意志支撑她加速跑过终点。

小组第四。

虽然最终结果是最后一名,但能有名次已经很棒了。

乔灿在终点的时候差点倒下,幸好身边人眼疾手快的扶住,慢慢到班级休息的地方坐下。

期间姚启元过来递给了她一瓶水,什么话也没说的又走开了。

大概休息了二十分钟,她觉得差不多缓过来了,可刚站起身,突然两眼发黑脚下一软!

意想中的摔倒并未发生,有人接住了她,她睁开眼,是正巧路过的周止。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周止也没多想,只赶快将她扶着坐下。

秉着觉得同学之间应该互相关心的原则问道:“没事吧,看样子像低血糖,吃点甜的缓一缓。”说着从口袋掏出巧克力递给她。

然后继续转身去忙别的事情。

乔灿看着手里的巧克力,又用手摸了摸脸颊。

有些热。

运动会照常举行,赛场上的每个人都拼命的发挥自己最大的能力,为班级多挣得一些荣誉。

邓柯的三千米可以说是看的人和跑的人一样累,还好他格外争气,也拿了个第二回来。并且在比赛结束之后享受到了一群人围着他给他按摩服务的机会。

周止的一百米决赛最终拿了冠军,领完奖牌后还十分嘚瑟的朝一旁的宋纾一炫耀,宋纾一也替他高兴,顺着他意的恭维几句。

两人说说笑笑的场景,尽数被乔灿收进眼里,只不过她并不在意一般,转过头略带笑意的看向其他地方。

三天的运动会圆满结束。

大家只能收起心,快速把心思继续放在学习上。

-

时间过的很快,宋纾一在和周止日常的打打闹闹中度过一天又一天。

转眼已经是初二的学期末了。

中途经过了新学期,老师重新将座位进行了调整,特别是班里的男生,这两年一个个身高都窜的很快。

周止也被分到了倒数第二排和邓柯坐在一起,没办法,他俩每天吃得多,运动量也大。

同样改变的还有他的性格,与之前莽撞幼稚的男孩不同,现在的周止已经内敛了许多。

虽然时不时还是要跟宋纾一打闹一番,但很多事上已经开始试着让着宋纾一,不在计较谁对谁错。

宋纾一只比以往长高了两厘米,从第二排换到了第三排,同桌是同宿舍的肖静为。

和宋纾一的秀雅不同,肖静为长着一张娃娃脸,肉嘟嘟的,眼睛是大大的杏眼,睫毛长而卷,圆溜溜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时候最是可爱。年纪也是班里最小的,性格有点执拗,常常因为一些小事钻牛角尖。

为此,宋纾一常常要像个长辈一般耐着性子哄她,很是头疼。

但是除了这点,在其它方面她们还是相处的很愉快。渐渐的两个人也摸索出来相处之道,一个月也争执不了两次。

孙淼在经过这两年的成长,也发觉自己最初的做法不太合适,私下在社交软件上也向宋纾一表达过一些歉意。所以现在虽然不像最开始那么要好,也是偶尔一起的聊天的朋友。

这个年纪的男生女生,多多少少已经有些情窦初开。王连风为以防万一,将所有的男女生同桌的都拆分开了,变成男男一桌女女一桌的场面。

可惜有些事可以防范,感情来了却是挡也挡不住。

周止发现邓柯最近很奇怪,上课常常一个人傻笑,要不然就是拿笔在纸上涂涂写写,还动不动遮住防止他偷看。

他气急,觉得这小兔崽子有啥事连兄弟都瞒,随即咬牙问道:“你就没啥要跟我交代的吗?”

“嗯?啥意思,交代啥?”邓柯心不在焉的低头回道。

“交代你这几天啥情况!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跟中了邪一样,说!有啥瞒着我的!”

邓柯抬头见周止一副他不说就誓不罢休的模样,只得吞吞吐吐的道:“哎呀…这不…这不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嘛。”

“什么八字?什么一撇?”

“就…就之前每次放假回家我跟孙淼都会顺路走一段,就在网上聊的比较多,然后…”

“然后呢?”周止接着追问。

“然后她前两天跟我说,去年第一次篮球赛她也去看了,她…说我打的特别好,打球的时候特别认真,跟我相处这么久觉得我特别有趣…对我也挺有好感的。”说完邓柯又忍不住的傻笑。

…周止恨自己为什么好奇心这么重,现在被狠狠的秀了一把。

难怪,再看看邓柯每次上课傻笑的方向,不正是孙淼吗。

被秀归被秀,好兄弟的春天要来了,他肯定是要鼎力支持的。

……

到了晚上,女生宿舍这边也因为睡不着开起了茶话会。

开始还是正常的聊天八卦,后来张南慧觉得太过无聊,提议大家来玩个游戏,成语接龙,接不上的那个人,就要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家顿时跃跃欲试,宿舍一共八个人,从她自己开始从上到下,从左到右顺序。

张南慧首先出题:“开门见山”

孙淼:“山清水秀”

方可:“秀而不实”

蔡蕊:“实…实…实话实说”说完松了口气

乔灿:“说来话长”

刘玉娇:“长年累月”

肖静为:“月黑风高”

宋纾一:“高枕无忧”

又轮到了张南慧:“忧……”

忧了半天她实在想不起来只能投降。

“我选真心话。”

蔡蕊最喜欢听八卦,当即问道:“你喜欢的男生是谁?”

这话一出,大家都翘首以盼。

张南慧有些不好意思,却也没有耍赖,直接了当的说道:“说就说,好吧其实有个秘密我一直没告诉你们!我喜欢陈由景,并且…我跟他暑假的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

说完她又不好意思的拿枕头捂着脸。

“真的假的!”“藏这么深”“都没看出来呀!”

此起彼伏的惊叹声都夹杂在一起。

“哎呀,好了好了,快快快,重新开始。”张南慧急忙打断她们。

问出来这么大的秘密,蔡蕊兴奋的不行,玩的更加起劲。

第二个输的是孙淼,蔡蕊还是同样的问题。

有了张南慧的开头,她也就胆子大了起来,反正以后大家总会知道的。

“那个我喜欢的是邓柯…”

又是一阵骚乱。

宋纾一也吃了一惊,邓柯和孙淼,这俩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原来也不是打不着。随即暗道便宜邓柯这小子了。

游戏还在继续,第三位输的是…

乔灿。

同样选的真心话。

蔡蕊刘玉娇和乔灿她们三人玩的最好,平时也是一直一起,她并未发现乔灿跟哪个男生走的很近,所以也只当作玩闹的问了她与孙淼张南慧同样的问题。

乔灿比之前两位要淡定的许多。

可她说出的话,却比她们都要让人震惊。

“我喜欢周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周而不止”,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