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殷止的饭都是殷止自己去领,有时候候去的晚了,早晨就得饿上一早晨,一直到早晨活后活才能吃饭时。门口的小太监也没想起殷止的地位为什么突然就高了出来,再加自己曾被欺负过殷止,心情也很很复杂。虽然自己职位最高,没办法被推回来,表情也变扭的很,深怕殷止现在的门口的小太监也没想到殷止的地位为什么突然就高了起来,加上自己曾经欺负过殷止,心情也很复杂。。...

以往殷止的饭都是殷止自己去领,有时候去的晚了,晚上就要饿上一晚上,直到早上干完活才能吃饭。

门口的小太监也没想到殷止的地位为什么突然就高了起来,加上自己曾经欺负过殷止,心情也很复杂。

但是自己职位最低,只能被推过来,表情也别扭的很,生怕殷止现在为难自己。

殷止只是伸手接过了食盒之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甚至称得上是和善。

在送走了小太监之后,拿着食盒就转身回到了房间里。

简安并不知道之前殷止的饭是不是别人送的,看着殷止面色如常的结果食盒之后,也没有多想,一起走回了房间。

中午的饼子,简安到现在都还没有吃,现在的简安并没有食欲,感觉不到饥饿,也不想浪费殷止的食物,和殷止解释清楚之后就坐在一旁看着殷止吃饭。

殷止虽然吃的很快,但是动作不粗鲁,几乎没有一丝声音,只是看着就像是一副水墨画,恬静优雅。

就在简安一直盯着殷止看的时候,一直观察着的风阳凑到了简安的耳朵旁边:“你这么盯着人家还怎么吃饭?”

直接给简安吓了一跳,简安马上挺直腰坐了起来,迎上了殷止询问的目光,简安尴尬的笑了笑,心虚的找了个借口:“刚刚突然想起来,我死之前的衣服还没有收,不过现在也用不着了。”

还不等殷止开口,风阳就接话了:“你这理由真够烂的,我都不信。”

要不是碍于殷止在场,简安真想狠狠瞪风阳一样。

但是殷止却接受了这个借口:“没事,别多想了。”

简安点了点头看竟然糊弄过去了之后,指了指门口:“我去院子里看看月亮圆不圆,亮不亮。”

殷止意外的看了简安一眼:“简安姑娘还有如此雅兴?”

已经开始朝着门口走的简安回过头:“我去试试月光充足的时候,我能不能拥有实体,我之前看的传说有这么写过。”

殷止一瞬间感觉自己根本看不透简安,有时候想破头不知道简安到底一天天在想什么,也不好打破简安的好心情,只得点了点头:“去试试吧。”

简安看殷止低下了头给了风阳一个眼色就继续朝着外面走了,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动作全部都被殷止看在眼里。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简安才转过身看着身旁的风阳恶狠狠的说道:“你能不能不要突然说话!很考验我!”

风阳倒是毫不在意:“练习练习就好了,我们还有很长时间相处,但你和殷止没办法分开,几乎就没有什么时间单独相处。”

这倒是真的,简安被唬住了,刚走了两步就又停了下来:“我们不能进行脑电波交流吗?”

风阳搓了搓手尴尬的笑了两声:“能量不足以支撑,现在我也只能暂时以这个形象留在这里而已。”说完看简安越来越嫌弃的样子,赶忙补救道:“下午没时间说,我可以等晚上把剧情传给你。”

稍微有了一点安慰之后,简安这才好受了一点,转身打算回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简安鬼使神差的抬头朝着天上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冬天的缘故,月亮显得异常的亮,不用灯也能看清脚下的路。

简安多看了两眼就朝着屋子里走了进去,殷止已经吃完在收拾了,看见简安走进来开口问道:“怎么样?”

简安边朝着殷止走过去边回答道:“月亮很亮,但是对我没有什么效果。”

殷止毫不意外,手下动作不停,收拾好了之后重新看向简安说道:“现在要去把食盒送回去,麻烦简安姑娘陪我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快走吧。”简安看殷止收拾好了,赶紧跟着殷止身后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直到走出门口之后,简安转头看了看自己的两边。

外面的红墙要比景祺阁里的高很多,只有远处高阁上的灯笼亮着,风吹过的时候微微晃着,发出微微的响声。

简安看了两眼就拽住了殷止的胳膊:“我有点害怕。”

虽然简安已经假装自己表现的很镇定了,但还是忍不住一直张望。

殷止看着简安紧紧抓住自己胳膊的手笑了笑:“鬼也会怕黑?”

简安立马回道:“我死之前也是人,怕黑很正常。”声音都已经有点抖了,,简安立马咳嗽了两声掩饰了一下。

殷止笑出声:“没事,我们慢慢走。”

“不用。”简安立马拒绝道:“快去快回。”说着就要拉着殷止快快走,殷止有些想笑,硬生生忍住了之后才重新走到简安身边。

风阳看着简安一副胆小的样子,识趣的没有开口,只是一个劲的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人。

两人很快就到了地方。

除了冷宫那一段路,其余的地方虽然说不上灯火通明,但是好了很多。

简安的手也稍微松了松,但是全程没有放开。

直到回到房间,简安才松了口气,不知道是自己心里因素还是什么原因,总觉得晚上冷宫中总是有股阴气。

殷止收拾好之后原本打算再看一会儿书,却发现昨天的油灯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迟疑了一会儿还是没有点上。

转过身后,就看到了跟在自己身后发呆的简安,殷止抿了抿嘴开口道:“油灯已经用完了,恐怕今天晚上只能这样了。”

“好。”简安愣愣的点头,立马明白过来,昨天晚上两人点的油灯已经把油全部用完了,简安立马愧疚了起来。

在意识到殷止想要看会书的时候,简安心里更加羞愧了,转过头开口问道:“蜡烛呢?”

殷止停顿了一下奇怪的看了简安一眼才开口回答道:“蜡烛被贵妃娘娘全部拿去了,除了后宫和养心殿,其余地方用的都是油灯。”

简安了然的点了点头,又为难了起来:“那我们怎么办?”

“无事,早些休息吧。”殷止说着就朝着床边走过去了,等走到床边,两人才意识到一件事。

简安并没有地方睡。

就在殷止打算让出来的时候,简安伸出手按住了殷止的肩膀:“没事,我又不会困,你睡吧。”

殷止和简安推让了几次,让简安再三保证自己困了就会叫醒殷止之后,殷止才将信将疑的躺倒了床上。

简安顺势靠在了床边,看向了旁边的风阳,看殷止没有什么动静,才伸伸手示意风阳把剧情传给自己。

风阳马上就理解了简安的意思,赶忙把剧情传给了简安。

接受完剧情之后,简安简直不敢相信整个剧情的走向。

整个剧情就是一个很传奇的故事,女主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地位,生下女主之后就一直对外宣称是男孩,也一直都是以嫡子的身份来培养的。

殷止被女主的丞相父亲推上了皇位之后,一直都是丞相实现自己欲望的傀儡。

只是谁也没料到,后来的殷止憋了一个大招,以暴虐的手段收回了朝堂上的政权,将丞相一派的九族全部诛杀在功德台。

女主因为当时换回女装才侥幸逃脱,后来才进入朝堂,想要为自己族人报仇。

女主雄才伟略,进入官场之后更是有了一番大作为,引起了轩然大波。

也因此吸引了男主的注意,男主是拥有丰功伟绩的将军,用兵如神。

两人相遇之后,也是觉得志趣相投,后来经历了一系列事件之后,更是情投意合,携手相助,在百姓中更是有极高的声誉。

殷止却在得到权利之后的两年,自杀死在了自己从小长大的冷宫中。

殷止死后,得到呼声最高的男主坐上了皇位,和女主幸福的生活了下去。

看完所有的剧情,简安完完全全被震惊住了,回过头看着睡的正香的殷止,简安突然明白了白天来找殷止的男人是谁。

风阳看简安结束了立马凑了过来:“这个剧情走向不是很难,只要你好好努力一定能行。”

简安看着风阳信誓旦旦的模样,仔细思考了刚刚的剧情,确实没有什么需要自己的地方,但越是简单,简安就越是觉得不对劲。

还没等简安怀疑,风阳说完就立马移开了眼神,伸出手拍了拍简安的肩膀:“相信自己。”

已经上了贼船,简安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这时殷止已经醒了,坐起来看着考在床边愣神的简安轻轻出声:“简安,我已经睡好了,你睡吧。”

殷止出声之后,简安才回过神,想看看手机现在几点了,摸了摸口袋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看了殷止两眼开口问道:“现在几点了?”

殷止有些疑惑,歪过头看着简安问出声:“几点?”

简安立马纠正道:“什么时辰了?”

外面的月亮依旧很亮,甚至能完全看清屋子里的摆设和殷止脸上的表情。

简安能看清却看不懂,只见殷止看了两眼之后就挪开了眼神,提醒简安自己要起来之后,才下床。

走到床的另一头之后,殷止朝着角落里看了两眼回答道:“子时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养成了暴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