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安有些看不明白了殷止了,之时简安不解的时候,殷止又张口了:“我而已怕,进了上书房后被别人取笑。”说着殷止像是想出来什么像,身体轻微抖了一下,但足够多简安看很清楚了。一下子解开我了简安的困惑,简安望着殷止怕的模样,只我以为殷止在上书院有什么不一下子解开了简安的困惑,简安看着殷止害怕的模样,只以为殷止在上书院有什么不好的遭遇,伸出手心疼的摸了摸殷止的头安慰道:“你就专心学习,要是其他人针对你,我会替你报仇的。”。...

简安有些看不明白殷止了,正当简安疑惑的时候,殷止又开口了:“我只是害怕,进了上书房之后被别人嘲笑。”说完殷止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身体轻微抖了一下,但足够简安看清楚了。

一下子解开了简安的困惑,简安看着殷止害怕的模样,只以为殷止在上书院有什么不好的遭遇,伸出手心疼的摸了摸殷止的头安慰道:“你就专心学习,要是其他人针对你,我会替你报仇的。”

信誓旦旦的说完,简安就想到了自己现在只能碰到殷止,立马止住了话头。

殷止却很开心,两只眼睛期待的看着:“那我就先谢谢简安了。”说完朝着简安又笑了笑,简安简直被殷止直接击中了心脏,拍拍胸脯保证道:“那就交给我吧。”

殷止立马点了点头,顺手给简安倒了杯水之后就转身开始吃饭了。

简安看着自己面前的水杯伸出手又碰了碰,惊奇的是,简安竟然碰到了,就在简安不敢相信的再去碰的时候,手又直接穿了过去。

简安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可是刚刚的触感又很真实。

盯着杯子又看了几眼,简安转身赶忙去拉殷止,殷止正在旁边吃饭,简安心里一时着急,想赶快找殷止商量,犹豫了半天还是伸出了手,殷止的手正好抬起,简安并没有抓住,反而放到了殷止面前的桌子上。

这足够让两个人震惊的了,殷止赶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惊喜的看着简安:“你能碰到东西了?”

两人实验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简安只能碰到殷止拿着的东西,刚放下的一瞬间,简安还可以碰到,过一小会儿就不行了。

这对简安来说已经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一直坐在殷止的旁边,一会儿摸摸凳子,一会儿摸摸桌子。

殷止并没有阻止,看着简安异常开心的脸,就顺着简安去了。

中午的饭并不是太丰盛,即使简安再三表示自己不饿,殷止还是给简安留了一个饼子,但是怎么吃到嘴里,能不能吃还是一个问题。

两人先收拾好了桌子之后,才看向剩下的那张饼子。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两人并没有理会,会有人经过,但是一般都不有人会进来,就在两人正讨论着简安怎么吃东西的时候,被进门的声音打断了。

“五皇子真是好大的福气。”吴公公尖锐的声音直直的刺进了耳朵里,在殷止站起来的时候,简安也急忙站了起来,走到吴公公身边仔细的观察了一遍:“难道太监的声音都这么细吗?”

丝毫不知道有人看着自己的吴公公正愤恨的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殷止,眼神像是要直接吃了殷止,看了两眼,吴公公直接朝着屋子里的凳子走了过去。

这时简安和殷止才发现,吴公公的腿好像一瘸一拐的,刚坐上吴公公又直接跳了起来。

简安直接大笑了起来,殷止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吴公公在跳起来的一瞬间就直接朝着殷止看了过去,看见殷止仍旧低着头,心里才舒坦了一点。

站起来之后吴公公朝着屋子里看了一圈说道:“如今五皇子既然有贵人相助,也用不到咱家了,咱家来也只是提醒五皇子,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简安听的云里雾里,只能把疑惑的眼神放在殷止身上,殷止只是轻微点了点头:“我知道。”

吴公公冷哼了一声,伸出手拍了拍,屋外的两个太监才端着盘子走了进来。

盘子中有着一身新衣服和笔墨纸砚,正是殷止所需要的。

一行人放下了东西后就直接走了,等到殷止关上大门之后,简安才兴奋的拉着殷止走进屋子里。

简安并没有体温,甚至要比殷止的手还要凉一点,尤其是在这冬天,更加冻手,殷止愣了愣,没有松开,跟上简安的脚步走了进去。

一进到房间,简安就赶忙催促着殷止,让殷止把衣服换上。

就算现在殷止穿的衣服不少,但是并不厚,相比于刚刚送来的衣服更不值一提了。

殷止在简安的催促声中走到衣柜旁,只有一间房间,之前殷止自己住倒是不在意,现在有了简安,不得不多注意一点。

简安看着殷止走过去之后,十分有眼色的背过了身,开始看起了桌子上的笔墨纸砚。

平常简安对这些也没有什么了解,现在就算盯出花来也看不出什么好坏,就在简安对砚台产生了一点点兴趣的时候,殷止已经把衣服换好了。

送来的衣服并不是多华贵的料子,但是比之前的衣服还是好了不少,墨蓝色的布料衬得殷止的脸越发白皙,上面竹子样式的刺绣也恰到好处,换好衣服的殷止更加挺拔俊秀了。

简安赶忙走过去夸奖道:“真好看。”一边说着一边绕着殷止转了两圈。

殷止摸了摸鼻尖,朝着自己身上看了看,又把目光放在了简安的身上:“简安姑娘也好看。”

原本还在欣赏殷止美貌的简安停下了脚步,自己穿过来的时候正是晚上,身上穿着的也是一身睡衣,不用照镜子,简安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虽然称不上丑陋,但也绝对担不起好看,尤其是站在殷止身边,更加相形见拙了。

简安伸出手拍了拍殷止的肩膀:“我知道。”自信还是不能少的。

简安说完就赶紧拉着殷止走到了桌子旁边,指着旁边的砚台说道:“你快试试好用吗?”

只是看了两眼,殷止就知道桌子上摆着的东西好不好。

虽然殷止进冷宫已经有两年了,但是之前受到的教育也是绝顶好的。

看着一旁简安期待的眼神,殷止磨好墨之后就拿起了笔,在纸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写完之后就转过头看向了简安:“简安可要写自己的名字?”

简安探头看了看纸上的字,苍劲有力,笔锋处都投露出一股刚劲。

看了看殷止递过来的毛笔,自己根本就不会写毛笔字,立马收回了眼神:“你帮我写可以吗?我碰不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养成了暴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