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止目不眼睛斜视,而已轻轻地点了点点头后也学着简安低声张口地说:“旁人听将近你说话的,你不需要这么当心。”始终当心翼翼惟恐曝露自己的简安迟疑了一下,立刻直起了腰板,完全恢复了正常地音量:“说得好,我巡查去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跑了回去,并也没看见殷止看向自己一直小心翼翼唯恐暴露自己的简安停顿了一下,立马直起了腰板,恢复了正常音量:“说得好,我巡视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并没有看到殷止看向自己的眼神。。...

殷止目不斜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之后也学着简安小声开口说道:“旁人听不到你说话,你不用这么小心。”

一直小心翼翼唯恐暴露自己的简安停顿了一下,立马直起了腰板,恢复了正常音量:“说得好,我巡视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并没有看到殷止看向自己的眼神。

等到简安已经消失不见了,殷止才收回眼神。

不过片刻,殷止的身边立马闪出一个黑影,跪在地上,将手中的信件交到了殷止手中之后便立马消失不见了。

殷止打开信件极快的扫视了一遍,就扔在了旁边的火炉上,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灰烬。

另一头的简安离开了殷止就顺着刚刚过来的方向走了回去。

殷止坐着的地方很偏僻,几乎都没有什么人,但是不远的大厅倒是人来人往。

简安看了一圈,屋里的人走来走去,偶尔有偷懒的,刚停下,就被旁边的人催着干活,找了两圈都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简安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这边人也很多,却比外面安静很多,每个人都轻手轻脚的,简安知道自己找到了大人物,赶忙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刚走进一条走廊,就听见了细细的说话声,等到简安沿着说话声找过去的时候,发现说话的正是早上嘲讽殷止的吴公公。

吴公公满脸都写着讨好奉承,一张脸笑的像是一朵菊花,简安立马抬头看向上座的人。

这人并不是太监,只是简单的坐在椅子上便充满了威严感,留着不长的胡子,看上去已经不甚年轻,眼皮微微垂着,看着手中的茶杯,面无表情的听着吴公公的汇报。

只见吴公公跪着超前挪动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大人,您就放心吧,奴才在内务府一直好生照顾着五皇子,从来不曾缺吃穿。”

吴公公还没说完,简安就瞪大了眼,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不敢相信的看着地上睁眼说瞎话的人。

上座的男人一眼就识破了吴公公的瞎话,冷哼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吴公公就别敷衍老夫了。”

吴公公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扯着一张老脸尴尬的笑了笑:“大人,这五皇子被算出命格进入冷宫之后,各位主子一直都是指使我们要让五皇子不好过,实在是怨不得奴才啊。”

“行了。”男人开口打断了吴公公的话:“带过来,别让人发现了。”

吴公公急忙站了起来:“奴才这就去办。”说完就立马跑了出去。

简安想了两下还是留在了原地,反正殷止马上就会过来。

但没想到,简安还没坐两下,就被直接拉到了殷止的面前。

简安就算习惯了瞬间被拉倒面前,但还是被吓了一跳,瞪着眼睛看着殷止:“你要去哪?”

殷止看着简安被吓了一跳的样子笑了笑:“已经办完了,我去送回去。”

“好。”简安看着殷止手里的东西夸赞道:“还挺快。”

殷止抿了抿嘴有些害羞:“不是很难,而且我已经很熟练了。”

简安却好不吝啬的送出了自己的夸赞,夸了好一会儿才发现两人走的方向和刚刚不是一个。

简安四处看了看出声问道:“我们不回去吗?”

“我要把这些动作送到高公公那里,高公公在内务府另一边。”殷止脚步不停耐心的解释道。

两人走了一段距离就到了高公公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人,殷止熟练的找了张桌子放下之后才带着简安回到了大厅。

这一会儿,吴公公找殷止已经找疯了,看见殷止出现在大厅,立马走了上去,一只手狠狠地抓住了殷止的手腕,简安想拦却直接穿过了吴公公的手。

吴公公的手一边收紧一边咬牙切齿的开口问道:“五皇子不好好待着,这是去哪了?”说完也不等殷止回答,直直的拽着殷止就朝着刚刚的房间走了过去。

简安虽然没办法碰到吴公公,但出拳的动作也一直没停过。

殷止看了简安一眼笑了笑就立马低下了头,不慌不忙的跟在吴公公身后。

走到了门口之后,吴公公才松开手,拍了拍自己的袖子,对着一旁的殷止厉声说道:“你最好一会儿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看着殷止依旧温顺的样子,吴公公这才顺气了一些,赶忙推开门走了进去:“大人,人带来了。”

男人撇了吴公公一眼就把眼神看向了殷止,吴公公浑身抖了一下赶忙退了出去。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殷止之后,殷止走上前去行礼说道:“殷止见过大人。”

“哦?”男人看着殷止,脸上看不出情绪:“五皇子可知道我是谁?”

殷止抬头看了男人一眼又立马低下,跪在地上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不知。”

男人并没有意外:“不知道不要紧,但我能给五皇子一个进上书房的机会,不知道五皇子是否想要?”

殷止惊喜的抬起头:“我可以吗?”

男人并没有立刻回答殷止,盯着殷止看了好大一会儿才开口:“当然可以,只要五皇子够听话,我可以满足五皇子很多要求。”

“只要能让我进上书房,我一定听话。”殷止立马保证道。

男人立马来了兴趣:“为何?”

殷止苦恼的思考了一会儿,似乎有些犹豫,纠结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也不知道为何,但是之前有公公说我一辈子都进不了上书房,还不如当太监,可我不想当太监。”

男人不屑的冷笑了一声:“吴公公?”

殷止却没有回答,立马闭上了嘴,男人也没有继续追问,又看了殷止几眼,挥了挥手让殷止退下了。

门口的吴公公一看见殷止出来立马迎了上来,用眼神扫视了殷止一遍,又看了看殷止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也顾不得想太多,就立马朝着房间里跑过去了。

一直到领完饭走出内务府,回到冷宫之后,简安瞧着周围没什么人了才敢开口:“怎么感觉你没有那么高兴呢?你不是很想去读书吗?”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养成了暴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