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安对上殷止的眼神急忙挥挥:“叫我名字就好,我也不是新来的宫女,我是...我是...”简安怕自己说自己是鬼会吓到殷止,去思考了一下才提问道:“我的身份占时绝对保密,虽然我会造成伤害你的。”“好,我信简安姑娘。”殷止脸上笑意不减,说着之后轻轻低着头,“好,我信简安姑娘。”殷止脸上笑意不减,说完之后微微低着头,垂下眼眸看不出什么情绪。。...

简安对上殷止的眼神赶忙挥挥手:“叫我名字就好,我不是新来的宫女,我是...我是...”简安怕自己说自己是鬼会吓到殷止,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我的身份暂时保密,但是我不会伤害你的。”

“好,我信简安姑娘。”殷止脸上笑意不减,说完之后微微低着头,垂下眼眸看不出什么情绪。

简安不是擅长挑起话题的人,说完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幸好殷止懂得交流,两人接着殷止的话相互聊着,也不至于冷场。

聊着天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天就亮了。

殷止看了看外面,吹熄了油灯之后看着简安开口说道:“天已经亮了,我还有些事要做,简安姑娘可以等想好了要去哪里再离开。”

原本还有些纠结怎么和殷止解释的简安立马答应了下来,自己现在没办法离开这间屋子,要是能留在这里最好。

殷止手放在袖口又收了回来,没有脱下昨天晚上穿的外衣,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等到殷止走后,简安才打量起自己所处的房间,晚上看不太清,天亮了之后,简安才发现昨天晚上看到的家具就已经是这间房子里所有的东西了,房间也不大,不显得空旷。

简安又走出房间看了看,屋外的院子很小,只有两颗不大的树和墙上的藤蔓。

看了一圈之后,简安才敢相信,自己可能真的穿越了。

没想到这事还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简安心中五味杂陈。

还不等简安处理好自己的情绪,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的吸力传了过来,转眼间,简安就发现自己到了殷止的面前。

殷止原本要去内务府的,没想到还没有走出多远,面前就又出现了简安。

仿佛被吓了一大跳的殷止赶忙后退一步,惊讶的看着简安:“简安姑娘找我可是有事?”

简安在心中激烈的斗争了起来,怕说了之后,殷止找人驱鬼,但看目前的情况,简安不说又没办法解释自己要一直跟着殷止。

思想角逐了一会,简安这才纠结的小声开口:“我和你说一件事情,昨天晚上没有和你说,是担心你害怕,现在时机已到,我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但你不能告诉别人,也不能找人对付我。”

殷止看着简安神秘的样子,一脸郑重的答应了下来:“我答应简安姑娘,绝对不外传,也绝不会做出伤害简安姑娘的事。”

简安看了看周围没有什么人便伸手招了招殷止,等到殷止靠近了一点之后说道:“我其实是鬼。”

殷止表情复杂的看着简安,心里有些想笑,早在昨天晚上,殷止看见简安直接冲出门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但也没有泼简安的冷水:“简安姑娘不要开我的玩笑,虽然我现在年纪尚小,但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殷止的脸上满是故作深沉的成熟,简安越看越可爱,恨不得直接上手捏一捏,克制住了自己内心的冲动之后,才严肃的开口说道:“我没骗你。”说着简安朝着殷止伸出了手,殷止胳膊轻微的颤了一下,并没有躲开。

原本简安想演示自己没办法碰到东西,没想到直接抓住了殷止的胳膊。

殷止疑惑的眼神和自己手中踏实的触感,让简安也忍不住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看错了,在殷止开口前,简安快步走到墙边,把手伸了进去。

果然,手直接穿了过去,简安惊喜的叫道:“殷止,你快看!我没骗你吧。”

不用走过去,殷止就能看的清清楚楚,简安的一只手已经在墙里面了,还怕殷止不相信似的,简安半边身子都挤了进去。

简安演示完之后就看到了殷止眼里不加掩饰的震惊,这才放下心:“你相信了吧。”

“信了。”殷止点点头,就在殷止打算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声音:“我当是谁不长眼睛,站在路中央,没想到是五皇子,真是冒犯了。”语气中满是不屑和轻蔑。

殷止笑了笑转过头看着身后来的人:“吴公公好。”

吴公公并没有看到简安,对着殷止就是一顿讽刺,殷止好像说的人不是自己一样,仍旧微微笑着低着头。

说了一会儿看着殷止一副踢不动的样子,吴公公就没了兴趣,撇了撇嘴冷哼了一声,越过殷止直接走了。

简安在一旁异常气愤,恨不得直接追过去给吴公公揍上一顿,再转过头看着殷止逆来顺受的样子,本想说两句,可一想到等级森严的皇宫,心里就只剩下了疼惜。

殷止倒是毫不在意,抬起头依旧是如常的笑脸:“看那接下来就麻烦简安姑娘和我一起了。”

简安伸出手摸了摸殷止的头:“不麻烦。”殷止的身子立马僵硬住了,简安并没有发现,只是无奈的纠正道:“叫我简安就行。”

晚上虽然简安也说过,但是殷止还是一直没有直接叫名字,简安也就是习惯性的说了一句,没想到殷止竟然应了下来:“好,简安。”

两人也不再耽搁,一起朝着内务府的方向走了过去。

门口有很多太监忙来忙去,看见殷止都像是要躲开瘟神一样赶紧走了,简安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安安静静的跟在殷止的身后。

殷止直接来到了大厅,没有一个人看过来,就在简安以为殷止只需要来这里坐着的时候,一个太监走了过来,满脸不耐烦的把手中的东西直接扔给了殷止:“把这些东西全部对上。”

把东西给了殷止之后太监就直接走了,仿佛一秒也不愿意多待。

简安看着所有人都躲闪不急的样子,心里立马起了疑惑。

但现在人多,没办法立即问出来,只能暂时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

等到殷止搬着东西走到没有人的地方之后想要开口问,又怕戳到殷止的痛处。

抓耳挠腮了半天,简安受不住了,转头看了看周围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之后,才敢凑到殷止身边小声的开口说道:“我去逛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书后我养成了暴君”,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