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末日提前

今年是1993年。这一年的一月一号。捷克斯洛伐克正式分裂为捷克和斯洛伐克。《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正式施行。香港星光唱片公司成立。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正式开播...

仙狐

推荐指数:10分

《仙狐》在线阅读

今年是1993年。

这一年的一月一号。

捷克斯洛伐克正式分裂为捷克和斯洛伐克。

《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正式施行。

香港星光唱片公司成立。

浙江电视台钱江频道正式开播。

CCTV-2定位为“以经济为主的综合频道”,频道名称定为“经济·综合频道”

深圳市撤销宝安县设立宝安区和龙岗区……

这一切都跟胡欢这个初中生没有任何关系。

他现在最犯愁的事儿,就是怀疑自己有病,还是很严重的精神病。精神病这种疾病,一般人得上了就治不好,非常令人糟心。

胡欢除了脑子里,总是莫名出现各种匪夷所思的记忆碎片,最近还经常感应到有人……或者说某个东西在呼唤自己。

活像是他有一个失散多年的童养媳。

胡欢扔掉了垃圾,把双手插在裤袋,有些茫然。

他父亲是个赌鬼,开赌场的那种赌鬼。

母亲是非典型小太妹,年轻的时候,就能拎着片刀跟两个彪形大汉对砍,还把对方砍的浑身是血,从街头追撵到街尾。

任何小孩出生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家庭都是一场原生的悲剧,何况他还是一个才十二岁,就怀疑自己得了精神病的少年!

未来的人生可咋整?

这个年代的中国,网络还未普及,网吧还未出现,电子游戏厅才是民用儿童娱乐的主流,可家里根本没有这份零花钱给他。

胡欢没钱去打游戏,可也不想回家。

“这不是欢欢吗?”

“怎么!”

“想找个乐子玩吗?”

三个二十几岁一身流里流气的打扮的青年,见到胡欢显得格外热情。

胡欢扭身就走,他可不想沾染这几个家伙。

这三个青年经常出没于家里的赌场,典型的不是好人。

为首的青年见胡欢不愿意搭理他们,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显得有些得意,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得意什么,就是觉得能够让胡欢扭头就逃,是件挺有面子事儿。

“欢欢,别走啊!”

“就是,跟哥们一起耍耍。”

“带你去见识一下花花世界。”

在三个青年的起哄中,胡欢走的更快了,他对”欢欢”这个绰号深恶痛绝,没人会喜欢听起来像一条狗的名字的绰号。

他没走多远,就被七八个高中生给拦了去路,领头的一个又高又壮,颊生横肉,一脸狞笑的问道:“道林哥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这么没规矩?”

三个青年的脸,就像是开了染缸,一起变了颜色,为首的那个大喊道:“小兔崽子,不要干过份的事儿!”

又高又壮,颊生横肉高中生,还以为这是对自己的鼓励,得意的一笑,说道:“道林哥可是真生气了……”

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到通的一声闷响,自己肥壮的身躯飞了起来,晕过去之前,脑子里唯一的念头是:“道林哥为什么打我?”

被叫做道林哥的青年,一脚踹飞了拦路高中生,一头冷汗的骂道:“你们是谁家的小崽子,居然敢拦住欢哥的路?知不知道,这半座城都是欢哥家的?”

几个高中生被骂的一头雾水,他们是真不知道胡欢是谁?怎么能想到,在自家小老大的带领下,拍人家道林哥的马屁,却拍正了马脚?

胡欢没有搭理这些人,反而加快的脚步,几分钟后,他定了定神,发现自己闯入了一家废弃工厂的厂区。

这里是附近小孩子的游乐场。

小时候,胡欢也经常来这儿玩,那时候这家工厂还蛮热闹。

没有任何征兆,胡欢的脑海里,忽然跳出无数稀奇古怪的记忆,种种支离破碎的画面一股脑的被塞入了进来。

就好像把一个人的人生,敲碎成亿万碎片,随机强买强卖,这种感觉绝不好受。

胡欢的脑子,宛如被烧红的铁针攒刺了三千六百遍,痛的蹲在了地上。

脑海里浮现的记忆碎片,似乎跟某个隐秘的组织有关,里头各种奇怪的人,什么怪物都有,非常的荒诞不经,完全不可想象。

“卧槽!”

“我这个病,发作的越发频繁了,真得去看医生,回头问妈要点钱吧。”

这股刺痛来得快,去得也快,只是几分钟就消失了。

胡欢忍过了“发病”,喘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正要站起来,却被地上的一个东西吸引,它埋在泥土里也不知多久了,只露出一个琥珀色的外壳。

胡欢一时好奇,在旁边捡了一根树枝儿,不过一会儿,就把那个东西给挖了出来。

它是一个巴掌大的海螺,但胡欢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这么漂亮的海螺,它的外壳上还镶嵌了好多金线,完全就是一件工艺品,根本不像自然造物。

胡欢脑海里浮现出来一个念头:“这玩意不知道能不能卖钱?”

他随即就推翻了这个念头。

这个海螺跟他似乎有一股奇妙的亲切感,就好像一件用了很久,生出了感情的旧物。

“算了,也不用什么都惦记卖钱。”

“这么好看的海螺,我留着玩吧。”

胡欢把海螺揣入衣兜里,正想找个地方呆到晚饭的时候才回家,不远处的天色忽然就暗了下来。

就好像有人把时间抽了一把,加速了几十倍,本来该慢慢变暗,悄然来袭的夜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延,瞬息间就覆盖了整个废弃工厂。

浓烈的黑色雾气,开始还淡如烟水,随即就铺天盖地。

这架势绝不正常。

废弃的厂房忽然就破败了十倍,被黑暗覆盖,在废弃厂区玩耍的几个孩子也不见了,似乎进入了末日。

“这踏马是怎么一回事儿?”

“光天化日的,怎么就世界末日了?书上不是说,1999年才是吗?”

他捡起这个海螺,一共也没几分钟,整个世界已经漆黑如墨,再也分不清方向了。

胡欢捏了一下手里的海螺,下意识的把它揣到了衣兜里,伸足在地上探了一下,却没找到刚才那根树枝。

他犹豫了一下,放弃了继续试探,悄悄伏低了身子,这是老娘传授的夜里打架经验。

“是要地震?还是要暴雨了?”

“台风?”

“总不会是美帝国主义发动了核轰炸,又或者投掷了化学武器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仙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