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十八章 从那九幽深处

小林镇。赵汝成杜野虎丧失战力,凌河正提着赵汝成,因为动身坤宫位的路上仅有姜望能一次出手。幸好此时他干掉那些游魂了颇具心得,紫气东来剑在这种不停歇的战斗中愈加娴熟。体力问题倒也不需要怕,自唐舍镇归来时后,任脉修佛迄今,他攒下的道元已有近七十余颗。体力问题倒也不用担心,自唐舍镇归来后,冲脉修行至今,他攒下的道元已有七十余颗。虽则在道旋生成之前用一颗少一颗,但真到了紧要关头,每一颗道元都能给他足够的反馈,支撑这种烈度的战斗压力不大。其实这些道元才是他决意四人来破巽宫位的底牌,只没料到赵汝成突然遇险,而杜野虎又果决若斯。。...

赤心巡天

推荐指数:10分

《赤心巡天》在线阅读

小林镇。赵汝成杜野虎失去战力,凌河正背着赵汝成,所以回返中宫位的路上只有姜望能够出手。好在此时他对付那些游魂已经颇有心得,紫气东来剑在这种不间断的战斗中愈发纯熟。

体力问题倒也不用担心,自唐舍镇归来后,冲脉修行至今,他攒下的道元已有七十余颗。虽则在道旋生成之前用一颗少一颗,但真到了紧要关头,每一颗道元都能给他足够的反馈,支撑这种烈度的战斗压力不大。其实这些道元才是他决意四人来破巽宫位的底牌,只没料到赵汝成突然遇险,而杜野虎又果决若斯。

“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别总哭丧着脸啊。”行了一阵,赵汝成又忍不住开腔了:“不就是气血损耗过度嘛,又不是没有办法补救。”

“什么办法?”杜野虎还没吭声,凌河倒是先激动了,反托着赵汝成的手一个劲的摇晃他:“你快说啊。”

姜望清理游魂之余,忍不住瞥了他一眼,真想给他两剑。这小子,有办法不早说,一直憋着坏呢。

“哎哎哎,你把我英俊的头都晃晕了。”赵汝成好不容易才安抚住‘临时座骑’,继续道:“我恰好知道,前些日子有人从云国高价买到了一颗固元丹,正要转卖。此丹在蕴养气血、稳定根基方面有奇效。有些贵族子弟在开脉之前都特地先服用一颗固元丹,这样开脉之后的道脉真灵都会更为灵动呢!更不用说杜老虎这区区气血过损的情况了。”

“就是不知道……”他甚至翘起了嘴角,“某些人愿不愿意买。”

杜野虎顿了一下,才瓮声道:“老子没有钱。”

“你可以找我借贷嘛。业内规矩,九出十三归。”赵汝成笑眯眯道。

“高利贷可以,虎哥喜欢高利贷。”杜野虎貌似憨厚的笑了。

“行了行了。”姜望一脑门黑线,整个枫林城做高利贷生意的,谁不知道杜野虎是出了名的借贷不还?用杜老虎的话来说就是,反正这些做高利贷生意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坑一点酒钱是一点。要不是他出身道院,早就被人丢进了护城河。

“小五,那个人是谁?多少银子才肯卖?”

姜望已经暗暗决定,无论那个人开价多少,他都要想办法凑够钱。

“这个买到固元丹的人,居然姓赵。你说巧不巧?”赵汝成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更巧的是,他居然是我府里的人。这也太巧了!”

姜望做了一个深呼吸,告诫自己,老五身受重伤,很容易被打死。这才控制住打人的冲动。

这小子七弯八绕绕了半天,合着就是说他家里有一颗固元丹,可以弥补杜野虎的损耗。就这一句话,吊了几个哥哥半柱香的胃口。

就连宽厚如凌河,也觉得牙花子疼。

不过有了这个保障,众人也都踏实了许多。正说着,便已回到了中宫位。

黎剑秋、赵朗早已等在这里,正与王长祥讨论着什么。在场还有一些其他的师兄弟,状态都不是很好。而魏俨则去兑宫位置支援了,那是唯一还没有被击破的阵点。

“姜师弟表现不错。”黎剑秋随口招呼了一声。

王长祥也对他点点头。

“惭愧,都是靠我野虎哥和汝成的爆发。”姜望苦笑道。

在几个主力面前,他果断让功。现阶段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们开脉成功。而之所以没有提凌河,则是因为杜野虎和赵汝成的状态更有说服力。

凌河也毫不计较。

黎剑秋等人都身经百战,一看就知道杜野虎是什么状态,也为他气血之强大暗暗心惊。

“等魏俨回来,我们就直入中宫。”王长祥道,“这次大家奋勇诛邪,表现可圈可点。枫林城不会忘了你们的贡献,道院不会忘了你们的功劳。”

“正是!”说话间魏俨已从浓雾中走出,身后跟着三个道院弟子,还有两个弟子没有出现,看样子已经不幸。

惨烈的战斗非止于巽宫位置,除了魏俨和黎剑秋几乎是无损解决镇位怨鬼外,其余分队各有死伤,死者十一位,战死率近半!活着的人也几乎人人带伤。就连赵朗也险些被开肠破肚,腹部留下了一个狰狞伤口。

若非坐镇中宫前的王长祥及时调度,这一次分队行动都未必能够功成。

魏俨郑重道:“此战若能回去,我第一个为大家请功。”

“这一战的凶险是我没有想到的。但如今枫林城战力空虚,也只有诸位能堪一战了。”说到这里,他竟弯下腰来,鞠了一躬,“我替小林镇枉死的亡魂,替咱们枫林城的老百姓们,感谢诸位浴血!”

“魏兄言重了。”黎剑秋道。

众人都纷纷侧身,不肯受此礼。

“魏将军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是枫林城的人,难道我们就不是生长于斯了吗?”倒是杜野虎不满道,“别在这里讲虚礼了,事不宜迟!”

在如此虚弱的状态下,这家伙仍不掩豪烈。

魏俨深深看了他一眼,提刀转身,“这位师弟说的是。诸位随我冲锋!咱们便看一看,在这里荼毒我们乡亲的,是何方妖人!”

八宫既破,中宫位置的雾墙也失去根基,无声崩解,不再拦路。只是浓雾仍未散去,始终遮掩着视野。

魏俨一马当先,黎剑秋与王长祥护持左右,赵朗虽伤,但大体战力完好,坐镇队尾。一行人全神戒备地往中宫位探索。

事到如今,小林镇的危险已经无须多说。经历过其余八宫位斩杀怨鬼的艰险,所有人都对中宫位置的凶恶有所想象。

那些在小林镇作恶的妖人,若有所图,也必在这中心之处。

这一行人可以说代表着枫林城年轻一代的希望,如果全部战死在这里,可以说整个枫林城道院都从此青黄不接。

但没有一个人说要退缩的话。前路诚然危险可怖,可这里是他们的桑梓家乡!

他们生于斯,长于斯,学于斯,也愿死于斯。

除了赵汝成和杜野虎之外,还有三名道院弟子也失去战力,小林镇如此险恶,当然不可能把他们留在原地。因此凌河仍背着赵汝成在队伍中前行,黄阿湛作为杜野虎的老酒友,也在一旁护着他。

与几乎虚脱的杜野虎不同,黄阿湛倒生龙活虎。在先前的战斗中,他也是为数不多的完好无损者,可见还是有几分实力的,并不全然只有骚气。

队伍正前进着,黄阿湛忽然停下了脚步。他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我闻到了香味。”

队伍随之暂停,

他又道:“是女人的胭脂……不,是体香。”

众人纷纷侧目。

他补充道:“是美女。”

杜野虎没好气道:“你那是狗鼻子吗?”

“啊!美艳女鬼!”赵汝成一下子激动起来,“我就说有的吧?杜老虎,你赔我艳遇!”

没人理会这两个活宝,因为他们已经走到了小林镇的正中心处,也看到了那个巨大的、运动着的漩涡。

除此之外,整个中宫位再无它物。

那红裳女,白发老人,黑袍修者,仿佛从未出现过。

不仅仅是他们不存在。没有人,没有牲口,甚至没有一砖一瓦,除了那绵绵无尽的浓雾,就只有这古怪的、孤独的大漩涡。

“这里的官衙怎么不见了?这个漩涡是什么鬼东西?”

没有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题。只有王长祥瞪大了双眼,惊骇莫名!

“王兄你认识?”魏俨持刀戒备着,沉声问道。

但他的问题很快就有了答案。

因为自漩涡中心那深刻的黑暗中,一个漆黑的事物慢慢探出。

从黑暗之中看到漆黑,这本是一个很别扭的描述。但事情就是如此。

那漆黑的事物于黑暗之中,却仿佛黑暗的中心,竟能让所有人看清它的样子。随着它在漩涡中一点一点升起,它的全貌也逐渐展现在每个人面前。

那是一座石质的牌楼,制式也并不宏大,只是三间四柱七楼的格局。如果忽略那漆黑的质地,忽略它出现的场景,那么它与人们日常所见的那些牌楼没有什么区别。

可牌楼正中间的那块匾额,却已经道尽了不凡。

那上面写着三个字,在场没有人认识那字体,但每一个人第一眼看过去就明白它的意思。

——鬼!门!关!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赤心巡天”,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