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明明白儿子伶俐,会傻乎乎的累到自己,慕耀但是不不甘心。孩子伶俐是一回事,家里人有也没这份心又是另外一回事。五岁的小孩子能干嘛?忙乎老半天也没办法挖一篮子野菜!慕家就缺这篮子野菜?说来说去,但是他这个当爹的份量还不够,没办法给儿子努力争取跟堂哥像的孩子机灵是一回事,家里人有没有这份心又是另外一回事。。...

哪怕明知道儿子机灵,不会傻乎乎的累到自己,慕耀还是不甘心。

孩子机灵是一回事,家里人有没有这份心又是另外一回事。

五岁的小孩子能干嘛?

忙活半天也只能挖一篮子野菜!

慕家就缺这篮子野菜?

说来说去,还是他这个当爹的份量不够,没法给儿子争取跟堂哥一样的待遇。

苏黛不屑地轻嗤一声,“你们家的规矩,恐怕是专门给咱们二房立的!”

这才是反派该有的待遇嘛,她懂!

慕耀没反驳。

规矩是祖父慕深在世时立的,避免子孙好逸恶劳、坐吃山空。

初心是好的,只是人心易变,他已经去世十年,影响力已经没有那么大。

想了想,慕耀开口承诺,“我尽快想办法分家!”

偏心这种事,谁摊上谁知道。

这种又酸又涩的滋味他忍了二十多年,总不能让儿子也受一样的委屈。

“我相信你!”

说完,两人就“如何快速分家”商量好一会儿,才给南崽买了些吃食,急匆匆往家赶。

途中,苏黛尝试刷技能。

不出所料,每编成一个花环,系统就会提示:“百工经验+1”。

然后,出现在脑海的内容也越来越多。

发现这点后,她兴致勃勃的坐在板车上折腾起来。

“好看不?”

苏黛捏着新出炉的蜻蜓问。

“好看,”慕耀认真打量一番才继续说,“胖嘟嘟的,很讨喜。”

“不是胖,是可爱!”

苏黛有些执拗。

放的草略多,编出来的蜻蜓有些圆润。

然而,却意外呆萌,极其别致。

“确实别致,”慕耀改口相当快,“南崽肯定会喜欢!”

见状,苏黛忍不住笑了,嗔怪地瞥一眼丈夫,没好气地吐槽,“你能不能有点自己的主见?”

“啊,”慕耀为难的看过来,“那样会不会惹你生气?”

“当然……会,”苏黛神色无辜,“我方才只是随口说说!”

就知道这样!

慕耀心里吐槽,面上却不敢透漏出一丝一毫异样,“你开心就好。”

听到这话,苏黛噗嗤一声笑了,“算你识相。”

说完,把最好看的花环给慕耀带在头上,安慰地拍拍他的头,才继续手上的动作。

两人回到家时,夕阳已落,慕家的饭还没做好。

“娘,爹爹,你们终于回来了!”

苏黛还没进院子,听到动静的南崽就小炮弹一样冲过来。

下一刻,她就感觉自己的大腿多了坨肉团。

“小心些,你娘身子骨弱,经不起你的冲撞,”慕耀说着,已经把儿子抱在怀里,“今天在家乖不乖?中午有没有吃饱饭?”

“老二,”慕耀的话刚落地,老周氏充满火气的咆哮就从厨房传出来,“你什么意思?怕我克扣你儿子口粮?”

“娘,看看你又多想了不是?”慕耀颠颠儿子,没感觉掉重,才继续说,“我怕南崽太小胳膊短腿短夹不到菜也不行?”

听到这话,老周氏立刻语塞。

午饭那会儿她只顾福宝,小孙子那边,还真没注意。

“他都五岁了还不会吃饭?就你瞎操心!”

不情不愿冷哼一声,老周氏回房继续做饭,接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案板上的萝卜瞬间变得稀碎。

苏黛捂住南崽的耳朵,确定他没有被吓到才松开手,然后,用眼神示意两人赶紧回房。

“你们娘俩先走一步,”慕耀放下南崽,“我去放板车。”

说完,选出一个颜色整齐的花环,给南崽也戴上。

一家人就要整整齐齐!

意识到自己跟父母一样后,南崽一天的不开心都消散了,兴奋地绕着苏黛蹦蹦跳跳,整个院子里都是他稚嫩的笑声。

福宝探出头,就看到他头上的花环。

立刻小跑着过去。

“二伯母,花环是你编的吗?”

“对!”

每次看到福宝,苏黛都很纠结,这次也不例外。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对这个孩子。

一边小人说对待敌人要秋风扫落叶般无情,哪怕只是未来敌人。

另一边却说,未来有无数种可能,做人不能太想当然。

“可以给我一个吗?”

福宝说完,甜甜地对苏黛一笑。

“可以,”本来就是随手编的东西,苏黛并不是很在意,伸手指了指慕耀离开的方向,“我编了好多,都在后院的板车上,你去挑自己喜欢的。”

“不用这么麻烦,南崽头上那个就很好,全是粉色的花,很漂亮。”

“不行,”听到这话后,南崽下意识抱住自己头,“这个是我的,你去选别的!”

“二伯母,”福宝委屈地开口,“你觉得呢?”

“我觉得什么?”苏黛审视地看着侄女,“板车上那么多你不选,非要南崽头上的,确定不是故意找茬?”

这一刻,以前的那些纠结通通消失。

反派跟主角,天生就立场不同。

就像此时,哪怕知道恶意揣测五岁的小朋友很恶劣,她还是忍不住把人往最坏处想。

想到这,苏黛吧唧下嘴。

或许,她确实适合做反派。

福宝好像被吓住,呆愣愣地看着苏黛,少顷,委屈地嘟起嘴巴,“我没有!”

“不管有没有我都不会给你,娘,你说呢?”

“南崽的东西只能是南崽的!”

母子俩的对话,让福宝整个人都垂头丧气,“我真的很喜欢呢。”

“你喜欢就是你的?”苏黛觉得这孩子三观有些问题,“别人的东西,你再喜欢也不能伸手。”

“老二媳妇,”老周氏注意到院子里的动静,拿着锅铲就直接冲出来,“做伯娘的欺负五岁的侄女,你还要不要脸?”

苏黛无语地翻个白眼,“您老哪只眼看到我欺负人?她想要南崽头上的花环我不愿意给而已!”

“她要你就给呗,花环而已,又不是什么稀罕玩意,老二早上刚从我那掏走三百文呢。”

“一码归一码,板车上的花环随便她挑,南崽头上的不行,我儿子的东西,只能是他的!”

苏黛语气很强硬,态度还有些不耐烦。

“男娃娃戴什么花环?”老周氏想也不想直接开口,“南崽乖,把花环给福宝,男孩子戴这个会让人笑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听说我全家都是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