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萧萧提着灯笼到女客的院子外面时,便惹来院中的小沙弥去带话,叫谢青云出。谢青云出看见谢萧萧时,很是吃惊。他还我以为是她身边的丫鬟来找他的,没想起她居然亲手来了。他走到谢萧萧身边问着:“你也不是该去大殿听课了吗?怎么来找我了?”谢萧萧直言不讳道:谢青云出来看到谢萧萧时,很是惊讶。他还以为是她身边的丫鬟来找他的,没想到她竟然亲自来了。。...

谢萧萧提着灯笼到男客的院子外面时,便招来院中的小沙弥去传话,叫谢青云出来。

谢青云出来看到谢萧萧时,很是惊讶。他还以为是她身边的丫鬟来找他的,没想到她竟然亲自来了。

他走到谢萧萧身边问道:“你不是该去大殿听讲了吗?怎么来找我了?”

谢萧萧直言道:“我们一起去。”

谢青云面色一僵,低沉的说道:“老太太昨天就叫人来传过话了,早上我不用过去。”

其实没人来传话,他也不会去的,因为这都是多年来的规矩了。

老太太生怕他会招祸,时时处处都远着他呢!

谢萧萧将手上提着的灯笼送到他面前,示意让他拎着,理所当然地说道:“所以我来带你一起去啊!”

只有这般明目张胆地违背老太太的吩咐招摇过市,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勾出大伯母那未曾想到过的心思啊。

谢青云身高比她高出不少,垂眸看她时,幽黑深邃的眼眸中带着毫不遮掩的审视。

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帮自己,目的是什么?

谢萧萧倒是不惧他的目光,由着他看,反正她没做过半点亏心事,身正不怕影子斜。

半晌,谢青云才收回目光,淡漠的问道:“不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反正暗地里使坏的事情他也没少干,自从被盖上了祸星的名头,那些敢在他院子外面说长道短的人,没少挨他暗地里丢出的石头。

现在他只要随便推一把小沈氏或是弟弟,让他们摔上一跤,他们就可能会寻死觅活的觉得他招来了祸端。

谢青云总觉得这娇娇柔柔,年纪不大的小姑娘不太靠谱,可是她说话做事的模样却又好像和她的年龄不太相符,叫人看不透,却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力量。

谢萧萧却挑眉笑道:“你就这么想坐实你的罪名?”

谢青云睨她一眼没说话,提着灯笼率先迈开步伐,往大殿方向去了。

谢萧萧跟在他身后,悠悠的说道:“你的想法不会是和我母亲不谋而合了吧?若是觉得我会干坏事,那你们就太没眼光了,我这么可爱的一张脸,你们竟看成了蛇蝎美人的气质。”

谢青云嘴角抽了抽,没见过有人这么自夸的,脸皮够厚。

这样的话他也不知道如何接,索性沉默是金,不作回应了。

谢萧萧却是洋洋自得的说道:“坏事自有坏人干,我现在将你这个诱饵抛出去,自有人会上钩,我们只管等着收网就是了。”

谢青云不知她打的是个什么主意,可到底担心她因为自己惹来麻烦,不禁出言提醒道:“你的年纪小,做什么事之前记得和你母亲商量一下再做,莫要擅作主张。”

谢萧萧语调轻快的回道:“我知道啦!把你过继到二房这事,我母亲已经同意了,并非我自作主张。”

谢青云这回是真的被惊到了,他骤然停下脚步,看着天空中的星光点点,被天边飘来一片薄烟似的青云淡淡遮掩,月笼轻纱,美的不太真实的模样。

他恍惚觉得自己是不是没有睡醒,眼前一切皆是梦境,又或者是他幻听了?

谢青云走路步子大,谢萧萧一路追着他的脚步,跟在他的身后,不妨他突然停下脚步。

她一头撞在了他的后背上,鼻子痛的涌起一阵酸涩,眼里泛起朦胧的水汽。

她登时皱起了眉头,抬起一双含烟笼雾的桃花眼,瓮声瓮气的责怪道:“哥哥,你走的好好的,停下来做什么?”

谢青云猛然转身,看着她问道:“你刚才说你母亲同意我去你们二房生活?”

在他眼中困难重重,完全不可能实现地事情,就这般轻易的达成了,他总觉得有些失真。

谢萧萧看着他那难以置信地神色中,透出的不知所措,心一下子软了下来。

他外表看着冷漠倔强,拒人于千里,好似把所有人都挡在了他的世界之外,其实也不过是因为缺少关爱,将自己封闭起来的假象。

说到底,他也不过就是个十五岁的少年。

谢萧萧放软了声调,又郑重其事地对他说了一遍:“我母亲说了愿意把你过继到二房,你没听错。”

谢青云又迅速的转回身,掩饰住自己眼底的激荡和不甘。

心底仿佛有惊涛拍岸,掀翻了他从前对自己人生的质疑,仿佛从这灰败的人生中看到了一丝光亮,那是希望的光。

可是心底又忍不住升起一阵灼灼痛意。

别人都能接受他,可是他的父亲却一直拿他当祸星一般看待了这么多年,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情更可悲?

他低低沉沉的嗯了一声,大步往前走去,想要逃离这个他看不透的世界。

半晌平缓了心情,他终是任命的轻叹一声,可能他就是父母缘薄,没有被父母疼爱的福分吧!

转念想起谢萧萧走路的脚步小,就放缓脚步等着她跟上来。

谢萧萧也不在意他一时的情绪失控,依然悠闲的走着,待追上谢青云才笑着说道:“哥哥,待你过继到二房的事定下来,迎接你的便都是你苦尽甘来的好日子了。”

谢青云面无表情的沉沉说道:“一切都是妹妹的功劳。”

谢萧萧轻笑了两声,逗趣着说道:“我想有个很厉害的哥哥,以后给我撑腰,你要努力哦!”

谢青云对她这个便宜妹妹并不感冒,更不想做谁的好哥哥。不过想到她可能会帮自己走出现在的困境,便敷衍的应道:“好。”

好哥哥他可能做不到,但这份恩情他一定涌泉相报。

说着话,两人到了大殿。

谢萧萧抢先谢青云一步,率先进了大殿。

谢青云紧随其后进去时,立马引来几道火热目光的注视。

老太太盯着谢青云的目光,简直能喷出火来。

她年纪大了,最在意个吉祥寓意。

那些晦气的言语都叫她忌讳,更何况谢青云这个祸星?她是一眼都不想看到的。

若不是来寺庙,神佛可以洗刷他身上的罪孽,去他这祸星的晦气,她能把他带来?

大房的小沈氏带着满眼的兴味,看着谢青云来作死。

谢萧萧对一切打量的目光,视若无睹,走到母亲身后的蒲团上跪了下来,又轻呼谢青云:“哥哥,哥哥,快来我身边,我们一起。”

谢青云依旧是那副木然冷漠的模样,不声不响的在她身边跪了下来。

那几道炽热的视线一下子从谢青云身上分散,转换到谢萧萧和吴氏身上来回扫视。

这样的目光试探一直到慧空住持开讲,才暂歇了下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女配苟富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