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氏拿她也没办法,只得只得。两人又絮叨说了好一会儿话。吴氏身边的丫鬟-冬雪拎着食盒进屋,将几碟素菜都端出放到桌子上。她们母女两这才收住话头,坐定吃饭时。谢萧萧虽然不明白怎么献媚谢青云,虽然最基本上的吃用但是会心里想他的。便她抬起头看向候在一旁伺谢萧萧虽然不知道怎么讨好谢青云,但是最基本的吃用还是会想着他的。。...

吴氏拿她没有办法,只好作罢。两人又絮絮说了好一会儿话。吴氏身边的丫鬟-冬雪拎着食盒进门,将几碟素菜都端出来放在桌子上。她们母女两这才止住话头,坐下吃饭。

谢萧萧虽然不知道怎么讨好谢青云,但是最基本的吃用还是会想着他的。

于是她抬头看向候在一旁伺候的秋月,问道:“有没有给哥哥送晚饭过去啊?”

秋月真是没想到自家小姐,竟还当着夫人的面惦记着那祸星。

不由小心翼翼地觑了一眼吴氏的脸色,眼见夫人没有变换脸色,这才恭敬地回话:“没有,我怕被别人知道了,会不好。”

她实在想不明白,别人避之不及的祸星,小姐今日为何这般亲近厚待他。难道下午小姐出去赏花时,她错过了什么。

她正疑惑着,就听见谢萧萧轻声说道:“下午,我在后山玩,差点被一条蛇咬到了,是哥哥出手相助才解了我的困境。以后你们都对他恭敬些,莫要和旁人一起说些不中听的话。”

这般一解释,她对谢青云骤然改变的态度倒也说得过去了。

她这随口说了一个谎言,却是让吴氏担心起来,满脸紧张的问她有没有被吓到,谢萧萧再三说自己没事,才安抚好母亲的担忧。

秋月心甘情愿的去寺庙的后厨,领了一份饭菜给谢青云送去。

谢青云接到秋月送来的晚饭时,倒是吃了一惊。

他还以为那丫头说的话,最起码要和二叔、婶婶磨上一段时间,才敢堂而皇之的来找自己的。

没想到她倒是敢亲近他这祸星,不怕惹人非议。

原本他只以为丫鬟主要是来传话的,毕竟想要把他过继到二房也不是简单的事。

他甚至想着她是不是会叫他发挥一下祸星的威力,让小沈氏倒点霉,更快更简单的达成这件事。

不想那丫鬟真的只是来送饭的,除了临走时说一句明早来拿食盒,其他是一句话也没多说。

既然她没说,他也就什么都不想的安安稳稳吃饭睡觉,等待事情的发展了。

东方破晓,晨光熹微。

谢萧萧正好梦尤酣,就听秋月在耳边絮絮叨叨起来:“小姐,快起床了。你不是说了今日要参加禅空主持的讲经布道吗?再不起可就来不及了。”

谢萧萧哼哼两声,翻个身继续睡。

不想那声音又起,还添了些恼意,更加喋喋不休起来:“小姐,你再不起,老太太可是会责怪的。那你抄的经书也就都前功尽弃了,你真的不起吗?”

谢萧萧将薄被盖在自己的脸上,闷在被子里苦恼的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秋月看了一眼床前的漏壶回道:“丑时末了,小姐你快点,不然寅时讲经,你就赶不上了。”

谢萧萧昏昏沉沉间,推算出现在早上三点还没到。

想到这,她不禁哀嚎一声:“我想回家,好想好想。”

昨天初来乍到,面对小说里的人物和剧情,她只觉得像是拍电视剧一般新奇,还挺新鲜。

甚至一度以为就是一场梦,她只是看小说看的太投入,所以代入进了睡梦中,等到她一觉睡醒,脱离了梦境,可能就梦醒了。

这会儿,她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她这是太过理想化了,现实是她现在可能真的回不去了。

她想父母,想现代化,甚至连面目可憎的实习公司的经理她都开始想念了。

呜呜呜,她刚刚从学校毕业,美好的未来才开启,她就一朝回到解放前,要来这里重新奋斗了吗?

她不干行不行?

秋月一把掀开她蒙在脸上的被子,催促道:“小姐,你快去把这事应付掉,然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谢萧萧郁闷到不想说话,她想知道和尚为什么要起这么早?佛祖都不睡觉的吗?

她从来没起过这么早。在秋月的帮助下,无精打采的穿戴好。秋月抱着一叠这两天抄好的佛经,领着她往大殿去了。

谢萧萧虽然心情低落,可还是任命的接受了现实。

既来之,则安之,她不顺应天命还能如何?

天地苍茫,天边挂着的弦月无光。一阵初夏的暖风拂过,荡起一片花朵的暗香。

谢萧萧深吸一口气,吐出一口闷气,停下脚步对前面的秋月说道:“我去找哥哥一起过去大殿,你去找你的小姐妹们说说话。”

秋月回身看着主子说道:“小姐可是想让众人皆知你宽待大公子?”

谢萧萧看着一点即透的聪明丫鬟,笑道:“我还想让他做我的哥哥呢!要真是我的亲哥哥就好了。”

秋月虽然有些诧异小姐说出口的话,可是她一向以小姐马首是瞻。所以她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我知道该和姐妹们说什么了。”

她将手上拎着灯笼和佛经递给小姐,转身往寺庙的厨房去了。

主子们都要参加这一早的讲经布道,早膳都还没用。

所以不管是老太太身边的丫鬟还是大房的丫鬟,都会等在厨房拿朝食。

丫鬟们每一天也就只能在这时候偷偷懒,聚在一起说几句闲话。

秋月昨天晚上多拿了一份斋饭,早上又说要多拿一份,其他的丫鬟便好奇的问了出来:“你怎的要拿两份饭菜啊?大小姐吃不下那些吧?”

秋月挑着眉语气轻快的解释道:“另一份是给大公子拿的,我家小姐昨日在后山看花,差点被一条蛇咬了。幸亏大公子出手相助帮了我家小姐,这不是感念这份恩情吗?”

一个丫鬟嗤鼻说道:“莫不是就因为那个祸星才招来的蛇吧?也就大小姐心善,还感谢他。”

秋月闻言,一脸深有同感的说道:“可不是?我家小姐就是单纯又善良,刚才还去找谢青云一起去大殿了。”

另一个老太太身边的丫鬟探头说道:“你赶紧劝劝你家小姐,离那位远着点吧!老太太一向不愿意靠近他,就怕祸事临头。一会儿要是看到你家小姐领着那祸星去大殿,还不知道要怎么生气呢?说不得连你家小姐都要被训责。”

秋月叹口气满是无奈的说道:“主子的事,岂是我们下人能做主的?我家大小姐竟还说那位要是她的亲哥哥就好了。”

众丫鬟听的目瞪口呆,都觉得大小姐一定是鬼迷心窍了,不然怎么会往那祸星的跟前凑?

……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女配苟富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