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面露诧异的问着:“哪个大哥?会是二房的谢青云吧?小姐你但是少管他的闲事,省得沾上他的霉气。”谢萧萧心知这事不可能会凭着三言两语,就一举扭转众人对谢青云的偏见。表示没办法无可奈何叹道:“谣言止于智者,你不深入了解的事情,切记随便我相信别人的片面地之词。现在的谢萧萧心知这事不可能凭着三言两语,就扭转众人对谢青云的偏见。。...

秋月面露不解的问道:“哪个大哥?不会是大房的谢青云吧?小姐你还是少管他的闲事,免得沾上他的霉气。”

谢萧萧心知这事不可能凭着三言两语,就扭转众人对谢青云的偏见。

对此只能无奈叹道:“谣言止于智者,你不了解的事情,不要随便相信别人的片面之词。现在赶紧拿药和斋饭去,记得不该说的话别说。”

谢萧萧是担心秋月乱说话,惹了谢青云的恼恨。

秋月只当小姐是在告诫她,不能将帮助谢青云拿药的事说出去,省得被老太太迁怒,忙点头应下了。

等秋月拿了药和斋饭回来,谢萧萧便留秋月在屋里抄佛经,独自去找谢青云去了。

谢萧萧叩响大哥禅房的门扣时,半晌才听到屋里有动静传来,接着便听到一阵拖着脚步挪到门边的声音。

门打开时,只见谢青云带着恼意,皱眉看着敲门来扰者。

谢萧萧撇撇嘴,开门见山的说:“大哥,我来看看你,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不等他回话,她便将手中的拎着的食盒塞到了谢青云的怀里,然后甩着发酸的胳膊,不顾他像门神一般的杵在门口,直接挤进了屋里,找个椅子坐了下来。

谢青云从小到大见惯了躲着自己这个祸星的人,还第一次看到有人这般不避着自己,硬往跟前凑的。一时间竟生出一股无所适从的别扭感觉。

他拎着食盒放到桌子上,将饭菜一一端出来,径直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他的确是饿了,小沈氏从来都不会给他的吃住安排妥帖。非得让他落至狼狈的境地,才会带着掌控他生死的高高在上,施舍般的给他一些残羹剩饭。

谢萧萧就坐在他的对面,找出一根蜡烛点亮,看着他风卷残云般的将桌子上的饭菜一扫而空。

待他放下手中的碗筷,她才从袖袋中将万灵膏取出来递到了谢青云的面前,俏生生的说道:“哥哥,我给你带了一盒膏药,你回头把受伤的地方抹抹。”

谢青云直觉她找自己的目的并不单纯,可是他不想问。

他身上若有什么遭她惦记的,那可真是求之不得了。

至少她可以让他吃饱饭不是吗?

他毫不推辞的将药膏收了起来,然后起身将那些碗筷全都收进了食盒里。

谢萧萧面对沉默寡言的谢青云,率先打破了这份安静,眉眼弯弯的笑道:“哥哥,你怎么我给你药膏你就收?给你饭菜你就吃啊?你就不怕我下毒害你?”

谢青云睨他一眼,轻描淡写的说道:“贱命一条,谁稀罕呢?!”

这个‘谁’不知说的是他自己,还是说的旁人,话语中的苍凉悲哀让人心下难过。

谢萧萧原本只想着在吃穿用度上帮一帮他,博取他好感的。

如今却不禁动了恻隐之心,忍不住的脱口说道:“哥哥,若是我跟祖母说,让你来我们二房生活,你可愿意?”

谢萧萧说完话,心里也不由的后悔自己的冲动。

她怕到时候父母亲若不答应,这事收不了场,岂不是平白得罪谢青云?

可是话一出口,覆水难收,谢萧萧只能认命的去想能让父母接受谢青云的办法。

谢青云被她的这一番话惊到了,一抬头,看她眉心微锁的面露愁色,便心知她是后悔了。

他的嘴角挑起一抹讥讽地冷笑,心道这不过是这小姑娘的一句戏言,自己倒还当真了。

想明白后他不由寒声说道:“你不该问我愿不愿意,而是该去问你父母亲愿不愿意。”

自己的父亲和继母都视他为祸星,自然是巴不得将他送走的。

二叔和婶婶又怎么会愿意接纳他呢?他是祸星啊!

谢萧萧心念百转,转瞬间便想到了一个一箭双雕的好计谋。

于是她笑意盈盈的看向谢青云,执着的问道:“你就告诉我,你愿意不愿意?只要你愿意,我就有办法让你与大房脱离关系,让你到二房生活。以后习字练武,舞枪弄墨,都随你心意,可好?”

谢青云看着她一派天真明媚的模样,只觉得她口中的未来和她眼中的笑一样美好,令他憧憬渴望。

他那一向古井无波的心绪,被她一语激起了千层浪。

那是他生活中的奢望,如今她这般轻易的允诺给自己,他为什么不要。

即便最后又是镜花水月一场,那他也不会失去什么。反正他一无所有,怕什么呢?!

谢青云一面劝说自己不要对这样的话抱有期待,可是仍旧止不住心中的渴望,温声说道:“我自然愿意,你……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对我说。”

谢萧萧尽管知道他必然会这样选择,可是听到他确定的回答,还是眉飞色舞的开心了起来。

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里面像是包了一汪水,映着桌子上的烛火,笑起来熠熠生辉,像是天上的星碎落满了她的眼中。

谢青云低头想,这样的笑,果然只有她这样衣食无忧、不知疾苦的富贵大小姐才能拥有的。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谢萧萧也没有多留。提起桌子上的食盒,临走前说了句:“哥哥,你再忍耐几天,等我给你传好消息来。”

谢青云没说话,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收到她的好消息,但他会等。

谢萧萧一进屋子,就听见母亲冲她呵道:“你给我跪下。”

谢萧萧脚步顿了顿,随后径直走到母亲身边坐下。她感觉到一股亲近感油然而生,这大概就是母女之间的牵绊吧!

知道母亲在生气,她毫无隔阂的伸手抚在了吴氏的背上,柔声说道:“母亲有气冲女儿发出来就是了,可莫要气坏了身子。”

吴氏一把抓住她的手,疾言厉色地问道:“为什么要去找谢青云?我不是同你说过,大房的事情不准掺和吗?况且他还是个祸星,要是连累你有个好歹,可怎么好啊?”

谢萧萧挑眉问母亲:“他连累谁了?”

吴氏憋了半晌没答上话来,谢萧萧却是自问自答道:“他谁也没祸害,谁也没连累。大伯和大伯母他们一家吃喝玩乐,日子比我们这头过的都潇洒,他怎么就成祸星了?”

吴氏只能依着传言,牵强附会的说道:“因为有谢青松压制谢青云,所以没有祸害到别人吧。”

谢萧萧嗤嗤的讥笑着说:“母亲真的信这样的话吗?”

吴氏不禁色厉内荏的瞪了她一眼,叹着气无奈的说:“有些人要你信,你就得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成女配苟富贵”,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