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手术后,郭晓勇和陆成去烧烤。最后是AA的,陆成说要请客吃饭,但是郭晓勇但是一直坚持AA。陆成也没办法只得,但是他昨天赚了不少金币,也可以余额提现,心情十分好,但也会主动求着送钱。而已陆成十分诧异的是,郭晓勇居然点了二十多串烤猪皮,并且吃过饭了还说要先最后是AA的,陆成说要请客,不过郭晓勇还是坚持AA。陆成也只能作罢,虽然他今天赚了不少金币,可以提现,心情非常好,但也不会主动求着送钱。。...

下了手术后,郭晓勇和陆成去烧烤。

最后是AA的,陆成说要请客,不过郭晓勇还是坚持AA。陆成也只能作罢,虽然他今天赚了不少金币,可以提现,心情非常好,但也不会主动求着送钱。

只是陆成非常不解的是,郭晓勇竟然点了二十多串烤猪皮,

而且吃过饭了还说要先去菜市场买点猪皮去,

这是和猪皮杠上了。

回到家,陆成赶紧洗澡然后把穿了四十八个小时的衣服换了,

然后倒头就睡。

连续值班四十八小时,再搞了小半天的手术,就算有外挂到来的刺激,也抵不过生理本能的劳累。

还是命重要。

翌日。

早交班,查房,写病历,谈话签字等等杂七杂八的活儿,一直忙到了中午十一点。

陆成和郭晓勇才点了外卖,盖码饭,

陆成付的钱,这回郭晓勇就没有给他转账的意思,陆成也不在意。

今天陆成的组上有手术安排,不过因为昨天值班的人不是陆成,所以不是手术班,他们的两个取内固定,估计要排到下午才有手术间空出来。

很快饭就来了,郭晓勇一边吃一边问:“陆成哥,你回家练缝合的时候,你是把猪皮切断了还是没切断啊?”

陆成一愣,合着昨天郭晓勇买猪皮是在手术室受到了刺激啊。

陆成哪里用过猪皮?

他随意道:“都行,反正就是练习手感而已……”

陆成总不能说,你大哥我开着挂,猪皮那玩意儿怎么用都不知道吧?

“也是!”郭晓勇若有所思地抬头看了看天,

总觉得手上有一股怪味,嗯,这是生猪皮的味道……

郭晓勇又有些恨猪皮了,但是想象着自己和陆成的差距,明明大家的学历经历都差不多,

肯定是自己不够努力。

下午一点半,手术的病人终于接往了手术室。

正在午休的陆成和郭晓勇两个急急忙忙从休息室先赶到手术室待命。

这种择期的简单小手术,就是哪一间手术间空闲了下来,就往哪里接,属于最简单的一类手术,只要有医师资格证,在上级的督导下就能做。

陆成和郭晓勇两个人消毒铺巾,洗手穿衣都搞完之后,

蔡玄主治医师才姗姗来迟,

不过他穿好衣服之后,并没有站在主刀的位置,

而是看了陆成一眼,意思很明显,今天让你主刀。

这眼神郭晓勇也看懂了啊,他非常后悔,

陆成也是医师级别,虽然规培完了,但是其实陆成和他一样,都是没有过任何手术经验的啊,

蔡玄竟然让陆成来主刀。

肯定是昨天陆成的缝合和复位的手法,让蔡老师惊艳到了,这就开始放手了啊。

我为什么不好好地在家里练习?

我为什么去年的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没有考过?

为什么我没有努力?

就这样白白地把机会让过去了?

郭晓勇内心跌宕起伏,足够写一本悔过史了。

今天手术的病人是取腓骨中下段的小钢板,属于很小的手术,基本上只要切开了皮和皮下,就能够把钢板暴露出来。

陆成也不太过多的推迟,心里暗自回忆了一下取内固定装置的流程之后,

快速地从原来手术切口疤痕位置下刀,

圆刀破皮,尖刀深入,电刀止血,

一层层往下剥离开,虽然有瘢痕粘连,应该有比较多的出血,但都被陆成很好的处理住了,

就这一顿操作,顿时让蔡玄眼睛一亮。

虽然陆成现在的操作,太过于一板一眼,太按照流程了,如果是他,一刀直接到钢板上,可以省很多时间,

但陆成这种解剖入路层次做得太好了,

就好像是打了止血带一样的,几乎没怎么渗血,

要知道这可是二次切口啊,疤痕周围渗血是非常严重的。

“晓勇,吸烟!”蔡玄看着好像又在摸鱼的郭晓勇,立刻吩咐道。

如果陆成这台手术做得比较好的话,那么下一台内固定他就不用上台了,以后的内固定他就不用来手术室了。

手术少了,

他多轻松?

郭晓勇赶紧集中注意力,心里紧着,我肯定是平时上网上多了,玩的时间多了,不然的话,我肯定也能和陆成一样,有比较扎实的基本功。

从今天开始,我要戒掉游戏。

暴露钢板需要切开钢板之外长得一层筋膜,

切开后,所有的螺钉都暴露在了面前,一共七个。

陆成拿起蔡玄递过来的起子,陆成接过起子,往螺帽屁股里一送,就发现十分贴合,慢慢转动了几下,手感十分舒服,而后就快速地转动起来。

蔡玄顿时眉头一皱,道:“慢点,小心别滑丝了,滑丝了就变成大工程了。”

陆成心里暗道,我有万能起子buff,怎么可能滑丝?

不过主刀的话也不能不听,所以陆成就把速度放慢了差不多有百分之一。

叮当!

十多秒时间,

弯盘里就想起了钉子与弯盘相撞的叮当声。

蔡玄听着都是心里一紧啊,

小伙子,你慢点,别最后把我还要搞上台,

第一台手术,有什么紧张的嘛?

有必要这么赶吗?

一颗,两颗。

一共七颗钉子!

不过两分钟多时间,全部取出来了。

“骨刀!”陆成做得入迷了,对蔡玄喊。

蔡玄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二助,陆成是对着他喊的。

赶紧把骨刀递过去,陆成只是用骨刀的侧面往钢板之内一塞,微微一用力,那钢板就从骨头上剥离了下来,并没有时常所看到的那种软组织塞满钢板钉孔的拉扯感。

“蔡老师,线!”

“我要开始缝了!”陆成对蔡玄喊。

蔡玄木楞地把微乔缝线递了过去,

心里道:是,你要开始缝了,我他么都快疯了你知道吗?

一个取内固定,能够让你做得让我提心吊胆,你他娘也是个人才。

哪里有人像你这样,取螺丝当成上螺丝那么拧的,你是真没上过当还是怎么的?

而且蔡玄都还没反应过来,

陆成把钢板都丢在了他的脸上,

手术完了——

“啊?手术完了?你是不是玩我啊?”

蔡玄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麻醉师直接在骂街了,

“我刚刚抽的药都还没加。”

陆成:“……”

郭晓勇:“……”

蔡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手术室打怪那些年”,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