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翠翠的丈夫虽然不在身边,可男人没亏待她,所有的津贴都寄回家,村里也照顾,分了她一套两间的小房独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可她就是不懂得感恩知足。既要吸着...

王翠翠的丈夫虽然不在身边,可男人没亏待她,所有的津贴都寄回家,村里也照顾,分了她一套两间的小房独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可她就是不懂得感恩知足。

既要吸着男人的血汗钱,还要在外面胡搞!

她在屋里一听到洪果儿的声音。

吓得“激灵”一下。

不做亏心事。

不怕鬼叫门。

是她把洪果儿推下河的,当然怕人家来找她算账了。

余光在屋里一瞄。

随手就抓起扫炕的笤帚疙瘩,往身后一背,“谁呀?是果儿吗?”

缓步走过去,把门开了一条缝,半个身子堵在门口,全神防备着。

洪果儿使劲一推门……

王翠翠那小体格,被她推的一踉跄,“小腰”撞到了门后的缸沿上……

这个疼啊。

刚要张口骂人。

洪果儿憨傻的一笑,“嫂子,你堵着门干啥?家里有男人?”

说话的声音可不小。

吓得王翠翠立刻上前,捂住了她的嘴,“果儿,话可不能乱说!!你大哥常年不在,我家里哪儿还有男人啊?你这话可以把我送进大牢了!”

飞快地把她拉进了屋。

借着灯光一瞧对方脸色……还像以前一样“傻乎乎”的没心眼。

王翠翠放心了。

这才把笤帚放到了缸盖上,“倒是你!把顾忆海作回来了吧?我就说了,这招跳河一定管用,是不是和好了?”

眼珠一转,“那就带着你男人来我家,嫂子包饺子给你们庆祝!”

带过来,才有机会扑倒嘛。

洪果儿装着听不明白。

轻轻的叹了口气,“唉,别提这事了,一提我就闹心!这不,上你这儿来说说话,我还能痛快些!”

王翠翠急于知道顾忆海的动向。

赶忙拉着她进了里屋,“亲热”的摁坐在炕沿上,“到底咋的了?你跟嫂子细细的说,我帮你出主意!”

“还能咋的呀?你没听说吗?顾忆海回家这顿跟我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还差点和我三个哥哥打起来!”

对上了!

王翠翠也是这么听说的。

再无戒心了。

嘚吧嘚吧又冒坏水了,“果儿,要我说,你还得继续作啊!男人嘛,你不闹死他,他就……”

话还没说完。

洪果儿突然“嗷”的一喊,用手一指厨房,“艾玛,耗子!”

王翠翠担心没吃完的“咸鱼炖大饼”,赶忙起身查看。

洪果儿趁她转身的功夫。

飞快的在兜里掏出了“马水”,拧开盖,直接就倒进炕桌上的搪瓷水缸里。

正好!

水缸子里还泡着菊花茶呢。

“马水”一下去,就毫无痕迹的化开了。

洪果儿淡定的把空瓶子又揣回了兜里,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王翠翠转回来了,“这耗子跑的还挺快,明天我买点老鼠药!”

也没怀疑洪果儿……在她的脑海里,就以为对方是个傻子呢。

又接着原来的话茬往下说,“这样吧,咱们两边一起行动,你那边呢,还得继续闹,跳河不行就上吊!动静越大越好,闹得越逼真越好……”

拿起搪瓷缸子喝了一大口。

囫囵的一抹嘴,“……我这边呢,找你男人谈一谈!好好谈一谈,嫂子劝劝他,两口子过日子可不能这样啊!”

滚你妈的吧!

往哪儿谈?

床上?

洪果儿一看她已经喝过“马水”了。

目的达到了。

也没工夫再跟她磨叽。

假装点了点头,“那好,明天我把顾忆海约过来!你劝他!嫂子,时间也不早了,我回去了!”

“嗳!嗳!回吧!”王翠翠一听说顾忆海要来,美的鼻涕泡都能当灯点了,边往外送洪果儿,边还没忘了嘱咐,“你放心吧,就凭嫂子这三寸不烂之舌,一定把你男人搞定!”

啊?

咋搞定?

洪果儿在夜色里冷冷的一哼:贱货!不虐得你拉稀,我就不姓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八零之悍媳当家”,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