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嫂,洗衣服呢。”张若琳扭过头来,望着抓着头走了回来的赵五柱,点了点点头,笑着“嗯”了一声。“二嫂,要切记我帮你洗?”张若琳扭过头来,面色古怪的望着一脸涨红的赵五柱。“哈哈哈!那个二嫂,你别一场误会,我是望着你昨个落入水中了,还陷入昏迷了那么长时间,张若琳转过头来,看着抓着头走了过来的赵五柱,点了点头,笑着“嗯”了一声。。...

“二嫂,洗衣服呢。”

张若琳转过头来,看着抓着头走了过来的赵五柱,点了点头,笑着“嗯”了一声。

“二嫂,要不要我帮你洗?”

张若琳转过头来,面色怪异的看着满脸涨红的赵五柱。

“哈哈哈!那个二嫂,你别误会,我就是看着你昨儿落水了,还昏迷了那么长时间,今儿下水……就是这个意思。”

“没事。”

赵五柱“哦”了一声,看着蹲在小溪边上的身影,面色有些纠结,走到一旁蹲了下来,捡起一颗石子向溪水里面丢了进去。

“那个二嫂……”

“有事就说。”

“那我说了。”

张若琳“嗯”了一声。

“我想说要是我二哥牺牲了,你怎么办?”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我就是问问。”

“没有想过。”

“我说如果呢?毕竟他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了,如果牺牲了,你会改嫁吗?”

张若琳举在半空的棒槌,停了下来,“我相信他没死。”

跟着又“砰砰砰”的锤了起来。

“我说如果。”

张若琳锁着眉头,难道这就是老赵老两口没有告诉她的原因?赵二柱牺牲在战场上面了?“不知道,没有想过,也许留下来,也许走吧!”

“那你是留还是走呢?”

“我算是老赵家的人吗?”

“咋不算呢?”

“算不算,你们心里面难道还没有数吗?我嫁到老赵家这么多年,你们谁将我当成一家人?”

“二嫂,你的意思是说二哥要真是牺牲了,你会离开家里?”

看着沉默的张若琳,赵五柱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我知道了,那二嫂,我问你,你心里面有二哥,喜欢二哥吗?”

“不知道。”

“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

“你知道什么叫喜欢吗?”

“当然知道啊!就是看到她就开心,晚上睡觉梦里面都想着,这就叫做喜欢。”

“我和你二哥就见过一面,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回答?”

赵五柱“哦”了一声,面色纠结的看着蹲在面前的张若琳,听到这个消息他也太突然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而且这要是被村子里面的人知道,他将来还能抬头做人吗?

赵五柱站了起来,“二嫂,我先回去了。”

张若琳“嗯”了一声。

过了片刻。

张若琳转过头来,看着已经走远的赵五柱,微微锁着眉头,老五这些话肯定是老赵老两口帮着问的。

不过从老五的话中来推断,赵二柱应该没有牺牲,否则后面的话老五不会继续问下去。

可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站了起来,张若琳伸手揉了揉腰,拧着篮子里面向家中走了过去。

将衣服晾晒在竹竿上面,张若琳看了一眼坐在门口晒着太阳,抽着旱烟的赵老爹,挑了一下眉头。

想了一下,张若琳走了过去,喊了一声。

赵老爹看了一眼张若琳,问道:“嗯!老二媳妇,有事?”

“爹,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你。”

“你问。”

“二柱来信了,他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赵老爹愣了一下,“你听谁说的?”

“您甭管我听谁说的,二柱来信说什么时候回来?”

“老五告诉你的?老五,你个小兔崽子,你给老子滚出来。”赵老爹怒声吼道。

“爹,不是老五。”

“不是老五还能有谁告诉你?”

张若琳看着怒气冲冲的赵老爹,挑了一下眉头,“爹,这和谁告诉我的,有关系吗?我是二柱他媳妇,他不管是生是死,我总应该有知情的权利吗?你和娘瞒着我,而且瞒着这么久的时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老爹冷静了下来,看了一眼张若琳,沉思了片刻,看着还站在面前的张若琳,“过两天就回来了,等回来你就知道了。”

张若琳“哦”了一声,“我回屋了。”

赵老爹点了点头。

看着张若琳转身离开,躲在门后面的赵五柱伸出头来,低声道:“爹,我可没说。”

赵老爹瞥了他一眼,锁着眉头,眼中都是无奈之色,提心吊胆了半年的时间,瞒了半年的时间,终于瞒不住了。

“你二嫂什么态度?”

赵五柱顿时满脸通红,支支吾吾地道:“我没问。”

“老子不是这个意思。”

“二嫂的意思应该是离开。”

赵老爹掏出烟袋里面的烟丝放到烟枪里面,掏出火折子点燃烟丝,吸了一口,扫了眼连成一排的八间稻草房。

一个是丢人,另外一个就是分家。

可是他还没死,他才五十多,身体还硬朗着,难道这个家就这么散了?就算是家分掉,关键就是他老两口跟谁过日子?

老大?赵老爹心中摇了摇头,老大这兔崽子从小跟着他奶长大,别的本事没有,好吃懒惰,偷奸耍滑倒是可以。

老二更不可能,他老两口也不可能背井离乡去和他过日子。

老三和老四一个比一个精,两个儿媳妇没有一个好东西,指望她们将来等他老了伺候他和老太婆,根本就不可能。

家里面的孩子们,转眼就要大了,房子也就这么几间,重新盖,需要钱,娶媳妇也需要钱。

这么些年下来,家里面孩子多,陆陆续续的娶媳妇,一大家子的开销,根本就没有攒下什么钱。加上老二寄回来的三百块,家里面一共也就三百三十多块而已。

就这三百多块,那够家里面用的?能省一点自然要省一点。

老二媳妇这些年看在他都看在眼里,能干,孝顺,这么好的儿媳妇,说实在的,他真是舍不得就这么放他走。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想出这么丢人的办法来。

赵五柱看着他爹瞥了他一眼,哆嗦了一下,低声道:“爹,我不同意,我丢不起这个人。”

“滚滚滚!”赵老爹不耐烦的说道。

“爹,其实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怕二嫂离开了,家里面就少了一个干活的人。可是你也不想一想,二嫂她离开,她能够去那?回娘家?她娘家的人会要她回去吗?不丢人?”

“随便找个人改嫁呢?别忘记是你二哥不要的她。”

赵五柱愣了一下,也是哦!她二嫂这么能干,十里八乡都是有名,这十里八乡的老光棍可不少,消息放出去,恐怕立马就有人登门来娶。

那些老光棍可不在乎是不是大姑娘,只要是个女人就行了。

想一想二嫂离开这个家,赵五柱顿时有些舍不得,可是他真丢不起这个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随身空间之五十年代”,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