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肖怜怜没有听清楚。许衍站了起来,敛着眉角,露出浅浅的酒窝,略有撒娇地讲:“就想看看。”肖怜怜无可奈何:“行——”“对了,”肖怜怜回过神,“你妹送我的那条银饰项链,你见没...

“什么?”肖怜怜没有听清楚。

许衍站了起来,敛着眉角,露出浅浅的酒窝,略有撒娇地讲:“就想看看。”

肖怜怜无可奈何:“行——”

“对了,”肖怜怜回过神,“你妹送我的那条银饰项链,你见没?”

许衍摸了摸鼻头,思索了一下,云淡风轻悠悠说:“丢了。”

“丢了!?”肖怜怜温雅面容有一丝恐慌,要是自己买的就算了,这可是她女儿亲手做的。

许衍嘴角微挑:“没事,会有人给我送来的。”

肖怜怜半信半疑地离开了。

书房里很安静,只有翻书的沙沙声,书桌一盏夜灯亮着,橙色柔光洒在檀木桌上,映在已经泛黄的书页上,许衍勾着身子,摩挲着“百年之禁”四个字。

翻到最后一页,“独灵珠”。

他是百年禁咒选中的人,这个禁咒只有独灵珠可解,他的家族百年都未寻到,为何会被他看到。

许衍想着曼可左手的手链,眉头拧紧了几分,陷入沉思。

是真是假,要亲自验过才知。

曼可抱着枕头,打量着手里的银饰项链,心理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那男子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哪里不对劲又说不说来。

曼林敲了敲曼可的房门,探出脑袋:“可可,早点睡,爸爸等下要出差,这几天照顾好自己。”

“好。”曼可甜美一笑。

爸爸经常出差,不在家,她早已经习惯了。

曼可把项链放进书包里,无意瞥见床柜上的手链,透明的珠子映着白光在柜面上洒下一个小小的光晕,那黑色的编绳因长久磨损有些陈旧。

曼可抿了抿嘴,怕回忆起什么,迅速将那手链塞进了抽屉里。

关了台灯,便睡下了。

——

文化节是周日一天,曼可表演完就溜回家了。

这清晨,曼可前脚刚到,前桌陈思凡便凑了过来,贼兮兮问:“听说你昨天遇到了一个帅哥。”

曼可把书掏出来,白了陈思凡一眼:“又是廖桐那个大嘴巴讲的?那他怎么不和你说,我摔了一跤,把膝盖都磕破了。”

陈思凡一脸不可思议:“你是用腿走路吗?”

趁曼可还没把书甩在她脸上,又说:“行了,这也不是一两次了。处理了没?”

曼可点头。这个廖桐老是挑不重点的讲。

“思凡,你知道隔壁校什么时候放学吗?”

陈思凡噗嗤笑了一声:“怎么?找那帅哥啊?”

曼可觉得没什么不好说的,毫无膈应地点了头。

“听说这几天有活动,应该是下午五点半。”

“哦。”曼可桃花眼微微挑起,“下午不用等我了。”

陈思凡盈盈眸子瞪了她一眼,咬牙切齿:“见色忘友——”

——

五点半,末夏之际,太阳还在西方高挂,路边的柳枝随风摇曳。

曼可散漫地踩着斑驳的树影,阳光时不时透着缝隙洒在少女洁白如雪的脸上。

曼可是趁着晚饭的空档,偷跑过来的,说实话,她不想去那什么国际学校,要不是那男生好心帮她,她才不来。

还没跨过街道,便看到清一色的豪车排队,还有撑着遮阳伞的司机等待着。

曼可叹了口气继续前进。

停靠在一棵柳树前,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毫无畏惧。

他们都穿着学生制服,男生白色衬衣,棕黄色的西装裤,显得青春又有活力,女生则是棕黄色格子短裙,端庄且文雅。

显得曼可格外扎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静止时间去爱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