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时间结冰般也不流动了。前方的信号灯停留在红灯,不再闪动。曼可皱着眉梢,书包从手中脱落掉在了斑马线上。她以极快的速度奔到了那个电动车的近旁。电动车的主...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时间结冰般也不流动了。

前方的信号灯停留在红灯,不再闪动。

曼可皱着眉梢,书包从手中脱落掉在了斑马线上。她以极快的速度奔到了那个电动车的近旁。电动车的主人是一位少年,戴着黄色醒目的头盔,但透着头盔依旧可以看到那双惊恐的瞳眼。

只有30秒,曼可可以静止时间,但只有30秒,看着迎面的巨大货车只距离那少年不到两米的距离,曼可还是忍不住出手。

虽然整个世界静悄悄的,但曼可心中的钟表依旧紧促促地“嗒嗒”直响。

曼可又想到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

夏日热浪滚烫,柏油马路仿佛晒化般,与之相接的轮胎似乎都变了形。虽周边有垂垂杨柳飘荡,但那仅有的一方暗影阴凉穿不到马路中心。

曼可跪在地上,纤细双手拉住电动车一侧,使出了全身的力气,豆粒般汗水顺着少女洁白饱满的额头,流到下颚积聚,摔碎在地上,但一会儿就水雾蒸发了。

十六岁的少女并没有多少力气。

曼可没忍住,大喊了一句:“该死!”

因为班级举行文艺演出,文艺委员非得让她穿裙子,短短蓝色的JK裙下是一双修长白玉的双腿,但此时膝盖正在坑洼的路面上摩擦。

曼可能感受到火辣辣的疼。

5秒。

终于,那电动车向右侧挪动了一步,与那货车错开了一点距离,曼可这才舒了一口气。

结束了。

时间一点一点开始流动。

曼可被迫复回到了原位,仍然背着书包,站在斑马线上,不同的是,她那双白嫩细腿已经被烫得通红,膝盖也被磨破了,血肉不堪。

她右手边的骑车少年似失控般冲出了马路,“砰”撞到了路旁的电线杆,但因为临时减速,也没到车毁人亡的地步,那少年被惯性摔出了车,发出了很大的响声。

那货车也歪歪扭扭行了一段停了下来,下车去察看。斑马线旁的路人都惊呼了一声,一轰跑过来去察看那少年,该报警的报警,该叫救护车的叫救护车,还有好心人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床单,遮住了骄阳,护着那少年。

只有曼可像个无关冷漠的人,置身事外。

信号灯变绿了。

曼可迈着步子,向人流相反的方向走去。

人群中一个女子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曼可挺拔俏丽的倩影,若有所思。这时,突然一个蹒跚的老奶奶走了过来,和蔼地问:“小姑娘,这发生什么事了?”

女子收回目光,俯下身子抿嘴笑着回答:“奶奶,这是……”

曼可膝盖很痛,又由于刚才的用力,胳膊也酸痛。直到离开了人群才微微欠了欠身子,紧蹙着眉梢,额头密汗紧布。

在不远处有一个公园,因为是中午,几乎没有行人来往,一连周围几棵柳树也很少摆动枝条,一切都懒洋洋的。

曼可随便选了一个长椅坐下,虽在阴影处,但毕竟三伏天,长椅依旧很灼热,曼可坐着很不舒服,但身体更不舒服。

偶尔有一阵热浪,但在林间阴影的洗涤下有一丝清凉,荡涤着曼可的疲惫。渐渐的,曼可汗水散去,体温也如初。

曼可轻抬眸子,扫到远处的长椅上有有一个男子的身影,远远看去,那男子着一顶黑色鸭舌帽,黑色t恤,淡蓝色裤子,一副大爷的样子懒洋洋地靠在长椅上,左胳膊随手搭在了椅背上。

活脱脱像个街溜子,似乎是个颓废大叔,曼可觉得很好笑,扫除了情绪上的一些雾霾。

突然那男子转过了头。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静止时间去爱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