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家伙,全校除了颜画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谁不知道席辞一直不服颜画啊,势要超过颜画成为第一名,偶尔遇到颜画的时候眼神都快把颜画杀死一百遍了,老侯把他俩安排成同桌就不怕席辞...

好家伙,全校除了颜画这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谁不知道席辞一直不服颜画啊,势要超过颜画成为第一名,偶尔遇到颜画的时候眼神都快把颜画杀死一百遍了,老侯把他俩安排成同桌就不怕席辞借机报复颜画?

正在专注整理书本的颜画并没有听到老侯说的话,只是教室突然安静下来,第六感在接收到同学们注目礼后不禁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来。

只见少女皮肤白嫩,额头饱满圆润,一双圆润的芭比眼流露出一丝疑惑,似是没明白怎么回事,不自觉地微微歪了下脑袋,脑后高高的马尾也俏皮地晃了晃。

好萌!!

众位同学忍不住在内心嗷嗷叫着,再看向气势汹汹的席辞,又开始为颜画默哀……

席辞挑挑眉,毫不在意同学们的目光,眼含挑衅,带着一身的凌人傲气拎着书包朝颜画走去。

将书包重重放在桌子上,四目相对,向来王不见王的两个人,此刻仿佛拉开了没有硝烟的战争序幕。

————

今天只是升上高三的返校日,各班老师安排完事情就让学生放学散了。

何洛在的二班放的比一班早了点,等一班一放学,何洛就立刻奔向席辞。

“辞哥,和年级第一分到一个班感觉如何啊?”

席辞掀起眼皮,语气不爽:“何止一个班,老侯还安排我和她同桌了。”

“呦吼!这么精彩?!”何洛仿佛听到了大新闻,“那颜画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席辞挑眉,不懂何洛在说什么。

何洛挠挠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形容,“就是人怎么样啊。性格一类的?我之前听说她很少说话,好像挺内向的。”

席辞回想了一下,点点头,“好像是。”

确实今天一天颜画都没和他说过一句话。

“哎,真羡慕你啊……”何洛叹气。

“嗯?羡慕我什么?”危险的语气传来。

何洛一愣,尴尬地看向席辞,当然是羡慕他能和蝉联三届校园萌王的颜画坐在一起了,这可是颜画第一次和男生同桌!

席辞身为顶流偶像有大把女生和粉丝追捧,当然不在乎。

但是这话他可不敢当着席辞的面说出来,席辞可是将颜画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于是灵机一动说道:“羡慕你能近距离挨着颜画,这样不就能轻易得知她为什么学习好的秘密了吗!?”

果然,席辞原本危险的神情瞬间消退,取而代之是一脸的恍然大悟,眼含欣赏,重重拍了拍何洛的肩膀,“好兄弟!还是你坏主意多!多亏你提醒了我。”

“……”不用谢。颜画,我对不起你。何洛在心里为颜画默哀。

“从明天开始,我会盯紧颜画,搞清楚她怎么学习的。”席辞眼含斗志,已经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

————

然而第二天颜画就没有来上课。

早会的时候老侯提了一句颜画生病请假了。

席辞看着旁边空空的座位,幸灾乐祸。

生病了好啊,最好多病几天,要是跟不上课成绩下降就更好了。

第三天。

颜画依然没有来。

席辞撇撇嘴,虽然不来是好事,但是他明天就不来学校了,学习秘诀还没探查到呢。

只能等下次了。

午休后,席辞插着兜慢慢悠悠往办公室走,找老侯说明情况请假去。

刚到办公室,就看到老侯站起身穿上外套要去哪里的样子。

旁边的女老师问道:“侯老师,你是要去颜画家看看吗?”

老侯整了整外套的衣领,语气充满了忧心,“是啊,今天早上和我媳妇说了一起去看看那孩子,昨天一天没来,今天又没来,怪让人担心的。”

一抬头,看到席辞走到了他的办公桌前,老侯瞬间明了,“席辞你是来请假的?请多久?”

席辞点点头,“大概要7天,有个导演的试镜要准备。”

“好,我知道了。你好好准备试镜,学习别落下就行。”

老侯说完就打算走,手机此时却响了起来。

“喂,老婆,我正打算走呢……什么?!……好好好,你别急,我马上就过去。”

老侯急慌慌挂了电话,转头对另一位老师说,“刘老师,我父亲突发心脏病送医院了,我得赶紧过去看看。你下午有没有课?能帮我去看看颜画吗?”

刘老师摇摇头,“我下午满课呀,你先赶紧去医院吧,颜画那晚点去应该没事儿吧?”

“唉,你不知道那孩子……”老侯欲言又止,转头,看到席辞还站在旁边,立刻眼睛一亮。

“席辞,你下午没什么事吧?我多放你半天假,你帮我去看看颜画。”

“地址和她家密码我一会儿手机发你,我先去医院了。”

都没给席辞说话的机会,老侯就急匆匆走出了办公室。

席辞:“……”

他这是摊上了什么事儿?!

慢悠悠回到教室时,手机一震,席辞拿出来一看果然是老侯发来的地址和密码。

还嘱咐他先敲门,如果敲门没人开就用密码进去,如果颜画状态不好就照顾照顾她,等晚些有空了再找他询问具体情况。

席辞动动手指,回了条信息过去,打算拒绝。

【就不能找个女生过去看她?我一个男生又是公众人物不太方便吧。】

【是不太方便。】老侯回了条信息过来。

席辞心里一松,紧接着老侯又发来条信息。

【但现在进入高三正是学习的紧要时期,安排其他同学放弃学习时间恐怕会有情绪。你学习好,脑子灵活,虽然一直不服颜画,不过老师知道你是个正直的好孩子。】

【而且你本来就老请假。】老侯又补了一句。

席辞:……恐怕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吧。

席辞收拾了下课本,提起书包,去了卫生间。

戴上假发,又给自己打了层暗色粉底,戴上一副呆板的黑框眼镜,席辞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很好,认不出来了。

微微佝偻着背,席辞出了校门口,打了个车往颜画家去。

没有工作行程的时候他从来不用专车接送,现在的狗仔和私生都精着呢,接送他的车牌号都背的滚瓜烂熟的。

不过席辞严词警告过不许跟到学校,还给跟到学校的人发过律师函,席辞家也资助学校在周围严防管控,到处都是监控和巡逻的保安,狗仔和私生被抓过几次受到教训后就再也不敢蹲学校了。

所以学校也是相对来说非常安全的地方。

此时坐在出租车上的席辞正一边刷微博一边内心吐槽他莫名其妙要承担起的探视责任。

事实上严格来说,席辞确实是有些连带责任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顶流死对头竟然在恋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