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她真的跑去当个戏子。”“丢人现眼,我可没有这样的女儿。”月光透过轻薄的纱帘浅浅映在床上。正在睡梦中的少女脸色冷白,睫毛长翘,嘴鼻精致小巧如同芭比娃娃,躺在那里如...

“谁知道她真的跑去当个戏子。”

“丢人现眼,我可没有这样的女儿。”

月光透过轻薄的纱帘浅浅映在床上。

正在睡梦中的少女脸色冷白,睫毛长翘,嘴鼻精致小巧如同芭比娃娃,躺在那里如同一具完美的人偶,此时眉头却紧紧皱着,隐隐可以看到少女额头、脖颈还有衣领敞开露出的锁骨上透出一层薄汗。

冷血的话不断盘旋在少女的梦境中,直到一片火光出现在眼前,她忽然睁开眼睛,“腾”地坐了起来。

颜画慢慢挪动双腿,直到光着的脚丫触碰到冰冷的地板,她终于又有了活着的实感。

她重生回来三年了,上一世她刚刚拿到影后的奖杯,回家路上就出了车祸。

回想刚才梦里的话,颜画垂下眼帘。

她上一世进娱乐圈,完全是因为母亲有次来找她的时候无聊打开了电视。

看着电视里她朋友家的女儿对她说,“如美家的女儿长相和演技也就那样,要是你去当明星肯定比她强多了。”

就因为这句话,渴望得到母亲关注和奖赏的颜画一头扎进了娱乐圈。

一路摸爬滚打,吃了多少苦暂且不说,等拿了视后,同年又拿了影后的她兴奋地抱着奖杯要坐车去找母亲,却无意听到经纪人和母亲的通话。

经纪人想要让母亲来看看她,母亲却一口回绝。

“我当初只是随口开个玩笑,谁知道她当真了。”

“我们圈子里谁看得起戏子,别让她来找我,我可不想让人知道我有个当戏子的女儿。”

奖杯“哐啷啷”砸在地上,经纪人看到车窗外的她,赶紧关掉免提挂了电话。

颜画不记得当初是怎么上车的了,只记得车祸时被死死压住不能动弹的身体以及爆炸时耀眼的火光。

等再睁眼,她就发现自己回到了15岁前。

重生后她就顿悟了,她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人,无论她做什么都没用。

所以她决定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进个好企业,普普通通地过完这一生。

看了看表,凌晨4点半,正好起来刷会儿题,马上就要升入高三了,之前很多不认真学习的同学已经意识到成绩的重要性,竞争会越来越激烈。

她前世因为父母离婚,自暴自弃学习并不好,这一世必须把所有知识记牢且运用娴熟。

————

返校日。

温热的风拂过,透过层层树叶,穿进了教学楼的走廊。

“啧。”少年的发丝被风撩动,原本清俊充满朝气的眉眼闪过一丝不耐,毫不意外地在屏幕上年级排名里看到自己的名字又在“颜画”之下,他烦躁地拨弄了下头发,双手插兜往回走。

周围的女生看到少年出现兴奋地窃窃私语,也有拿出手机偷偷拍照的。

没想到席辞今天来学校了,作为顶流偶像,席辞的人气自然不用多说,出现在哪里都能引起轰动。

好在学校里的学生们因为校领导的嘱咐再加上学校算是经常能看到席辞的地方,大家行为都很克制。

席辞在学校和同学们向来疏远,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何洛,基本上谁都接近不了。

旁边的何洛见他转身就走,立马跟上,“辞哥,别烦了,反正你万年老二又不是一天两天了,哈哈哈!”

席辞转过头,凉凉的眼神落在表情幸灾乐祸的何洛身上,何洛顿时浑身一哆嗦,乖巧地合上了呲出八颗大白牙的嘴。

靠在走廊的窗边,席辞望着分班名单前拥挤的人头,神情平静。

没错。

他被颜画压在下面已经两年了。

自从颜画这个人名出现在成绩单第一名后,他竟然一次都没能超过颜画!

无论是周测、月考、期中考、期末考、市里的竞赛、全国的竞赛,只要颜画参加了,他就不可能成为第一名!

金牌家教、熬夜学习,就算在剧组他也抽出时间刷题啃书,能用的方法都用上了,结果还是比不过颜画!

他身为顶流偶像,最让粉丝引以为傲的不仅是他唱跳佳演戏棒,学习更是一众明星中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

在颜画这个人突然冒出来前,所有粉丝都会说我爱豆不光业务好,还年年是全国物理竞赛、全国英语演讲第一名!

但自从颜画霸占第一名后,他的粉丝就只能说他是第二名了……

难道他的人生中要永远留下这样一道败笔吗?!

何洛站在席辞旁边,眼见席辞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表情越来越紧绷,默默地不敢多嘴,拿出手机发了条微博。

他倒是能理解席辞的心态啦,作为朝辞集团的大少爷,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傲气非常,就算小时候被亲戚忽悠进了娱乐圈后,也要事事做到最优秀,谁能想到居然被一个女生在学习上碾压了整整两年。

就在席辞的脸色黑得快能滴出水的时候,走廊那头在看分班名单的人群忽然喧哗起来,紧接着,一道道目光齐齐射向了席辞。

席辞:“……?”

就在兄弟俩疑惑的时候,有女生大声开口了。

“席辞和颜画分到一个班了!”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0.1秒后,席辞忽然反应过来:“!!!”

————

席辞和颜画同班,这还是第一次。

因为白桦中学的分班传统向来是将第一名和第二名分开的。

席辞和一群学生按身高列队站在高三一班的门口,等着班主任老侯按身高分配座位。

很可惜的是何洛那只泼猴没有和他分到同一个班,不过他也不常来学校,倒是无所谓了。

眼神忍不住瞟了瞟,席辞看向站在他斜前方女生队列里的颜画。

从后面只能看到小丫头梳着乖巧的马尾,头发顺滑,看起来细细软软的,脑后别了个粉色的发卡,露出一截细白修长的脖颈。

和普通女生没什么区别啊……也没长个三头六臂,为什么每次都能考第一?

席大少陷入了郁闷中。

终于轮到老侯给他安排座位了,老侯看了看教室里的座位,转头笑眯眯道:“席辞你就坐颜画旁边吧。”

原本教室里分配好座位正在聊天的同学们瞬间安静下来。

齐刷刷的目光分别在席辞和颜画之间游荡。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顶流死对头竟然在恋爱”,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