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七奶奶不知道何时也出来了,“小舟媳妇刚拼死生下孩子,都是一个祖宗传下的子孙,你不说帮衬一二,还这么大吼大叫的,惊的小儿哭的直打嗝。”“打嗝那是在吐奶。”三伯娘脱口而出,“...

沈七奶奶不知道何时也出来了,“小舟媳妇刚拼死生下孩子,都是一个祖宗传下的子孙,你不说帮衬一二,还这么大吼大叫的,惊的小儿哭的直打嗝。”

“打嗝那是在吐奶。”三伯娘脱口而出,“不会哭那还是活的吗?”

“姚氏!”沈七奶奶厉目望向她,指着村口方向的人群道:“沈老三,还不快过来带家去掌她嘴。”

刚走到村里的村长他们,没想到大路提前跑回来一会儿,就惊动快半个村的人。

沈大路他爹可是听到自家婆娘刚刚的话了。

说人家刚出生的娃活不活的,是要结仇呀。

没看一起回来的沈小舟被大勇侄子给拉住了。

丢人现眼,他冲过来就要打姚氏,却被沈大路跳起和他大哥沈大力一起抱住。

然后沈老三顺阶将灌了泥浆的鞋脱下,边打沈大路边骂道:“让你不学好,竟是敢堵别家的垄沟。”

大路他哥沈大力这回不拦他爹了,还捎带手的挡住弟弟的逃生路。

沈大路抱头边躲边叫:“爹,爹,别打了,你刚在地头已经抽了我两棍了。”

打田里回来的一众老少爷们里,小一辈儿的齐齐撇嘴。

那两棍全抽在没翻的麦子上了,沈大路个大滑头。

姚氏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此时跟个鹌鹑似的,躲在村长媳妇身后。

村长看着沈大路生生挨了几鞋底子打,就出声道:“早食后,沈大路到祠堂领戒鞭十下。”

姚氏不干了,“他叔,大路都挨了打……”

村长哼道:“挨打是他活该,堵住浇水的垄沟不说,还把边上的麦子给毁了。

毁坏庄稼,搁外姓人那里,是会告到衙门的。”

一句话镇住了姚氏。

“都回吧,天明还一堆事等着呢!”村长看看村民,心塞,熬半夜不累吗,一个个看的津津有味的。

众人缓缓动身,准备回家吃口热食。

沈笑在沈七奶奶耳边耳语一番,沈七奶奶在大家要离开之际道:“都等下。”

“七奶奶您老有什么吩咐?”村长近前。

七奶奶大声道:“刚刚姚氏说管氏不给她助儿媳生产的药,我给大伙儿说说。

不是管氏不给,是真没有什么药,今儿个给小舟媳妇喝的,是樱桃汁勾兑的蜂蜜。

那会儿故意说是求来的灵药,是想大人有心劲儿生孩子。”

“女人生孩子,两只脚都站在鬼门关边上,有时就差那股劲儿。”有那经年的老太太说道。

至于真信不信,只有个人心里清楚。

男人们都一阵阵的咳声,村长发话:“不累呀?家去吧!”

呼呼拉拉的,几十号大小男劳力各回各家,临了还把自家看热闹的娃抓回家。

至于媳妇儿们,算了,一提生孩子难产,不叨叨一阵儿是不会回家的。

有人就问了,“那别人怎么传小善婶有救命灵药?说的有鼻子有眼儿的。”

这事儿管氏自然知道,她也一直想趁机澄清这个误会,沈家村总共五十七户人家,现在就有二十来家的女人在这。

“那是十年前守县城时,你们小善婶在县城救人,从医书上找到了止血的良方,和益善堂,回春堂一起制出来救治伤者的。

那药材是从云南广西运到京里的,听说极其的少,极其的贵。”

有个小媳妇儿大声问道:“文婶子,是不是一两黄金一两漆的山漆?我娘家爹在通州码头给人看仓房,听说广西云南那边有一种止血圣药山漆,运到京里,特别的贵。”

神助攻啊!沈笑心里乐,用一脸你真厉害的表情,望向小嫂子,还不忘拉拉管氏的手。

“三七,好像里边是有这味药。

县里回春堂,益善堂的大掌柜都知道。”管氏是不懂的,但沈笑拽了一下她袖囗,她就索性说是了。

“这事儿是我和大伙显摆的,那装樱桃汁的瓶子还在,大伙儿可以看看。”成嫂子没想到吹个牛而已,也能让大路娘攀扯出来。

村长媳妇后来醒了,是见过那装樱桃汁的小瓶子的,叹道:“没影的事,也能传个满天下,三嫂,你都不想想,文嫂子有灵丹妙药,她娘家侄媳生产时,怎么不送去。”

众人这才想起,去岁管氏大侄媳妇难产,孩子生了三天三夜,结果生下不到两天,就夭折了。

有灵药,她会不给自己娘家人用。

以前大家以为真的有灵药,如今……大伙儿看向姚氏的眼光,就有些不对味儿了。

倒是没人说进家里去瞅瞅那瓶子的。

姚氏黑了脸,“稳婆说的,又不是我说的。”

“那人家稳婆说的是十年前,不是现在吧!”沈七奶奶斜睨她一眼。

姚氏张张嘴,嘴唇嗫嚅几下,到底没再说话。

村长媳妇趁机道:“都散了吧散了吧,家里爷们才冒雨从田里回来,还没吃上口热乎饭呢。”

“哎呦,我锅里粥别熬干了。”一个婶子咻的一下回家跑去。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谁都是拖家带口的一手人,姚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连成嫂子都回隔壁自己家了。

眨眼间,大门口就只剩下管氏,沈七奶奶和沈笑三人。

“行了,我也回了。”沈七奶奶忙了一宿,主刀的也是她,这会儿实在困极了。

“七太奶,要不您就在我家歇着吧。

茂叔和我三哥他们一起跟随先生到谭拓寺去了,家里就您一个人……”

“哎呦七两,我家就挨着你家东院,抬脚就到,和歇你家有什么区别。

有事儿我会隔墙头喊你们的。”说着沈七奶奶就朝东走去。

沈笑和管氏就跟在后面,目送沈七奶奶进了家门。

“伯娘,我能说忘了七太奶住隔壁了吗?”主要家院墙下是菜园,感觉上离的远。

“你呀,”管氏点她一下,拉她进家关门。

娘俩儿绕过影璧,,一进院就闻到一股肉香味儿,沈笑偷眼看了一下管氏,嘿嘿一笑,飞跑进西院。

一定是二哥在厨房掀开了锅盖。

果不其然,背对房门的沈志还捞到碗里要往嘴里放。

“二哥!”

“哎呦,”沈志一惊,黄豆差点掉地上,“你炖的吧,二哥替你把把关,尝尝甜咸。”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凭种田脱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