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氏笑道:“我家七两有菩萨心肠。”她拿刀将人参切去几片,“这参不好全拿到人前。”“伯娘教的好。”沈笑接住剩下的参。管氏离开时,沈笑强调刀具要沸水消毒,执刀的人一定要手...

管氏笑道:“我家七两有菩萨心肠。”她拿刀将人参切去几片,“这参不好全拿到人前。”

“伯娘教的好。”沈笑接住剩下的参。

管氏离开时,沈笑强调刀具要沸水消毒,执刀的人一定要手洗干净。

东院产房内行完针的沈七奶奶,发现小舟媳妇只是眼皮颤一下,并不见醒来。

见到管氏拿人参来,立即要给小舟媳妇含着。

管氏伸手拦住她们,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走到床边,她叹息着拿着瓷瓶,真切的在小舟媳妇耳边道:“七奶奶,这是我弟媳生七两时求来的,听说可以补血补气力。

七两那会儿也不老小,弟媳就靠这药撑了过来。

看我家七两现在长的多好。”

沈七奶奶和陈婶子俱是眼前一亮。

全村人都知道,七两出生时四斤七两,个头也不小,陆氏当时生了一天一夜。

她们立时接过要给小舟媳妇服下,只是倒进碗里时,闻着味儿怎么那么熟悉……

也不知道是扎针还是这良药的作用,小舟媳妇悠悠转醒过来。

她一睁眼就被塞了一片人参,对上沈七奶奶急切的询问……

沈笑不知产房产妇正在艰难抉择中,大火烧开水,她手脚麻利的打着荷包蛋。

不一会儿一锅红糖鸡蛋水做好,她装罐送到产房外。

听到小舟嫂子道:“七太奶动手吧。”

将鸡蛋水递进去,沈笑被管氏再度赶去厨房,和成嫂子沉默以对。

大概过了一刻钟,一声婴儿的啼哭传来。

成嫂子一下抓紧沈笑的手,“生了,生了,七两,生了!”

沈笑……

“热水!”陈婶子一声高呼,让沈笑脱离了铁骨爪。

这声啼哭初时不大,奈何此子仿佛受了天大委屈,要借此机会宣泄。

天光放亮,雨已经停住,这不住的啼哭声让左近几家女人都跑来询问。

知晓母子平安,大伙有种说不出来的欣喜,有位大娘道:“唉哟,这娃子有福气,刚一出生雨就停了。”

沈大勇媳妇更是笑道:“是有福气,他这一声哭,把他奶奶都给哭醒了。”

“真的?”

“可不是咋的。”

成嫂子更是形容一番今天生产时的惊险,着重在说:“亏得文婶子拿出小善婶儿当年求来的灵药。”

有人问道:“啊,还有这般灵丹妙药!”

就有人抢答到:“我听说过那药,以前我婆婆在时……”

新生命的到来,给染了风愁雨绪的村民们,带来了一丝欢颜。

大伙儿竟是开始闲话起各村的生子奇迹了。

只要有人在,就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

沈笑咧嘴笑着,想了一下,她悄木声的从两院间的夹道绕到后院。

她家的宅基地,据说是太爷爷分家时,舍了一部分良田,主动挑的村口这处。

百十年前,这还是片荒地,左右都没人住的,所以划的地方极大。

后来太爷爷考中秀才,都觉得这地有福,就不断有人分家后在此处居住。

她家东西两院前后加一起有两亩多地。

爹和大伯两人起院子时,咬牙一并将后面这半亩多地圈起了高高的院墙。

东院墙边,还有几分也是菜地,直通后院。当初那菜地养了一二十来年,起房子时,大伯他们都舍不得毁了,又多留出几分,说将来子孙出息了,还能再起一处小院了。

打开夹道的门一进后院,正中间种的都是各种时令菜疏。

东边搭有车马房,一头骡子正卧在马房下,见是自家人,那骡子勾勾头又缩了回去。

沈笑急行几步来到它身前的食槽边,那骡子瞠的又站起,讨好似的望向她。

这头马骡是爹买的,只比自己大两岁,那年被突如其来的叛军杀进村时,这骡子驼着他们兄妹几个逃命,是立了大功劳的。

马骡是公驴和母马交配所生,比公马和母驴交配所生的驴骡体型大,力气大,也耐跑。

往常耕地进城,出力的都是它。

马无夜草不肥,骡子也一样,沈笑心念一动间,手上多了一捆苜蓿草。

骡子迫不急待的埋头苦吃,就是这个味道,小丫头给的草总比别人的香。

“骡兄辛苦了,等下次给你拿胡萝卜吃。”

回答她的是骡子畅快的咀嚼声。

沈笑继续向不远处的猪圈走去,望了一眼,两只半大的小猪正在棚里憨睡。

她悄悄退走,朝向院西头的几棵果树走去。

木栅栏围起的桃树,杏树,几棵樱桃树,外加两棵冬枣树错落之间,是平常散养鸡鸭的地方。

除了枣树,其它三种树都是她幼时闹着种的。

后世,通县至香河一带的樱桃水蜜桃,都很有名的。

她空间又有这些果树,等大伯买来树苗后,她给调换了过来。

几棵树出了空间之后,适应良好,近年挂果之后,更是甜的磬人。

此时,地上散落着一层被雨水打下的果子。

沈笑打开栅栏门走近鸡窝,在骚动的八九只鸡中间,选了一个最大的,手一碰,那鸡收进了空间。

她快速关门退走,从夹道返回西院房间。

刚要进空间,就听到门外管氏轻声问:“七两,你要不吃了红糖鸡蛋水再睡?”

“伯娘,我不饿的。”沈笑打开门道。

管氏摸摸她的头,“赶紧睡会儿吧,伯娘还得去东院支应一会儿。”

沈笑想了一下,就点头答应了。给大伯他们炖鸡,还是偷着做吧,要不伯娘该心疼不同意了。

送走伯娘进到空间后,她迅速跑去鸡圈,那只被抓进来的母鸡,在鸡圈里转来转去,怀疑自己的鸡生已经不同以往。

可惜沈笑不会知道它的想法。

她正在鸡圈里挑出两个最大的母鸡,看准时机将它们抓到手里敲晕后捆好,又速度回到树下,默念出去。

这个空间就是这么个性,只能在空间的果树下进出。

除非修炼竹楼里的功法有成,才可意念一动,想到空间哪里到哪里。

好在空间不大,也就几亩地的样子。

也不知道娘的老祖宗为何要这么设定,考验后辈?可这方世界老祖宗自己都说,灵气稀薄几等于无。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凭种田脱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