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丹坊,霄云城最大的丹药店。“向道长又来卖丹药吗?”店员热情的迎接向禅,倒不是向禅卖的丹药有多好,纯粹是看着向禅未来的前程。十六岁的筑基修士,前途不可限量。向禅点头。“这...

灵丹坊,霄云城最大的丹药店。

“向道长又来卖丹药吗?”

店员热情的迎接向禅,倒不是向禅卖的丹药有多好,纯粹是看着向禅未来的前程。

十六岁的筑基修士,前途不可限量。

向禅点头。

“这次聚元丹和明心丹比较多,其中三成上品。”

店员连忙恭喜道:“三成上品,不愧是向道长,炼丹技术又精进了!向道长可以尝试着炼一炼会元丹了。”

会元丹收益可是明心丹的两倍。

向禅不大习惯被人夸赞,腼腆笑了下。

“对,所以卖丹所得灵石你全都给我换成会元丹材料就行。”

“没问题!”

店员收好丹药,把材料准备妥当,划进向禅储物袋中。

“哦对了!差点给忘了,向道长让我留意的化灵果有着落了,就在半个月后的拍卖会上,那东西肯定没人买,所以向道长准备好灵石就行。”

向禅眼睛一亮,激动不已,“谢谢!我会准备好灵石的!”

回到家中,向禅走进被黑暗笼罩的房间。

“父亲,有化灵果的消息了,再过半月,我就能拿到化灵果,到时候父亲肯定就能变回原来的模样了……”

回应他的是‘桀桀’的怪笑声。

而向禅,待在只剩黑暗的房间里,一夜未出。

-

痛,好痛,不要打我,真的好……不痛?

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茫然睁开眼。

为什么不痛?

他是不是已经死了?

随着清醒,荀声想起昏迷之前的事,他被表哥卖了五百灵石,他能感觉到买他的人对他浓烈的恶意,落到那个人手中他肯定活不成。

荀声眼眸微黯,死了也好,这样便不会痛了。

他扭过头,看到近在咫尺的头顶,愣住。

虽然只能看到侧脸,荀声还是一眼认出姜岐。

可是为什么?

荀声更加茫然。

买他的人不是那个男人吗,为什么他会看到那个女人?

难道他还没醒,是在做梦……

是了,他肯定是在做梦。

那个女人不可能要他,她拒绝了表哥两次询问,而这两次,都明显的对他表现出强烈的抗拒。

她不喜欢他,甚至可以说是讨厌。

也是,如他这般恶心的半妖,怎么会有人喜欢,其他孩子看到他,只会骂他杂种,说他长着恶心的兽耳和尾巴。

他们觉得他恶心,碰都不碰他一下,说他是脏东西,只拿石头砸他,表哥也不碰他,表哥在外受了气,回家便拿起鞭子抽他出气,等他鲜血淋漓,奄奄一息时才罢休。

除了用鞭子打他的表哥,不会有人挨他这么近,还守在他床边。

他肯定是在做梦。

“呃……”

趴在床榻边的姜岐皱眉扶着腰睁开眼。

一眼,便看到荀声脸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新伤全好了,剩下些陈年旧伤,安安静静躺在那儿,看着像是睡着了,很是乖巧。

姜岐掀开荀声衣服,看到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这才放下心来。

给荀声穿好衣服,姜岐往头顶看了眼,发现荀声泛红的耳朵抖了下。

“怎么回事?”

姜岐靠过去,温热的呼吸扑洒在毛茸茸的耳朵上,于是荀声耳朵抖的更厉害了。

“别抖了。”

姜岐伸手捏住耳朵。

这一捏,耳朵果然不抖了,姜岐却没有立即放开,反而rua了两下才心有余悸的放下手。

她怎么就没管住手!

要知道,小说中荀声最讨厌别人碰他,这是逆鳞。

曾经有个修士不小心碰到他的手,两只手都被砍掉了。

还好荀声没醒,以后可不能随便碰了,不过,怪不得现代那么多人喜欢养猫狗,摸起来的确舒服。

她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间。

房间里,人一走,荀声睁开眼,愣愣的发着呆。

好真实的梦……

真实到他差点以为这一切就是真实,但身体没有感觉疼痛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荀声抬手碰了碰自己的耳朵,触碰残留的一丝温度。

嘴角扯起一抹弧度,像是在笑,看着却僵硬吓人。

有声音从院子里传来,是姜岐有事要出去,拜托向禅帮忙看着荀声。

荀声眼眸划过一丝不解。

他又看了眼四周,如果这是梦,未免也太真实。

“吱呀”一声,门开了,荀声下意识闭上眼睛。

脚步声走近。

不是姜岐。

是另一个人。

“我知道你醒着。”向禅突然出声。

“既然你不愿睁眼,那我就直接说了,如你所见,姜娘子过得很拮据,她怀有身孕,自己的日子都艰难无比却还是将你带回。

我说这些,不是让你有多么感激她,只是想让你明白,她没法弄来大量珍稀灵草为你吊命,所以我希望你不要为难她什么,当然,如果你因此而死,也不是她的错,可懂?”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在修仙世界养崽”,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