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医馆门口,周成把小乞丐抱下车,裴绣跟着一起进去。坐堂的大夫看着周成怀里小乞丐,又看看裴绣包扎着的脑袋问:’’你们谁看病呢。’’周成抱着小乞丐坐下,说:’’给他看看吧,倒...

到了医馆门口,周成把小乞丐抱下车,裴绣跟着一起进去。

坐堂的大夫看着周成怀里小乞丐,又看看裴绣包扎着的脑袋问:’’你们谁看病呢。’’

周成抱着小乞丐坐下,说:’’给他看看吧,倒在了路边。’’

大夫把了下脉,’’他是饿的,给他吃点东西就能醒’’。

‘’那我去买馒头。你抱这孩子去车上等我。’’

‘’一起去吧,既然他没什么事,就给他买几个馒头,等他醒了,就放下他。’’周成把小乞丐抱出去,放在了推车上。

裴绣买了十个馒头,十个肉包。先撕了一小块馒头放小乞丐嘴里,又喂他喝了口水。可能是呛到了,小乞丐咳了几声醒来了,裴绣把馒头递给他,小乞丐看了眼裴绣说谢谢,拿着馒头一小口一小口吃了起来。很斯文,都没有狼吞虎咽,可能是难得能吃到白面馒头,才会吃的分外珍惜。

‘’既然你醒了,没事了,就下来吧,这几个馒头你拿着,我们要走了。’’周成对着小乞丐说,小乞丐爬下车看着周成不敢说话,又看着裴绣。渴望的表情,却什么话也没说,用袖子抹了一把眼泪,站到了路边。

周成把馒头塞小乞丐怀里,推着板车。问,‘’接下来还有什么要买的。’’

‘’还要去买调料跟肉。’’两人接着又往杂货铺去,买了盐,糖,酱油,醋,看到有姜跟红枣,也买了一点。出来发现小乞丐抱着馒头在杂货铺对斜对面蹲着,裴绣看了一眼周成,周成朝裴绣道:’’走吧。’’两人条件也不宽裕,家里还有三个孩子,没办法再发善心。

两人又去猪肉摊,小乞丐不远不近的坠在后面。

肥肉一斤十五文,瘦肉十二文,猪下水一副十文。裴绣要了三斤肥肉,一斤瘦肉,一副猪下水。筒骨被剃的干干净净的扔在一边,没人要,摊主也舍不得送人,拿回家煮一下,好歹也能看到油花。

裴绣又花了两文钱把所有的筒骨都买下了,表面面无表情,心里乐的只呼太便宜了。一家子除了周成都太瘦了,脸色蜡黄,营养不良的,三个孩子还在长身体,骨头熬汤还能补钙呢。

把东西都买齐了,两人打算回去,往城门口走去,家里还有三个孩子在呢。

小乞丐默默的跟在后面,他也没地方去,一个人一直在城里流浪,过一天算一天。现在遇到对好心的夫妻,他也不想给人家添负担,他不知道自己爹娘是什么样的,他们就像他想象中的爹娘,温柔,善良,他就是想多靠近他们一点。

直到出城了,小乞丐终于不跟了,站在城门外目送他们。他不能给他们添麻烦,看他们的衣着,也不是富裕的人家,在城里流浪这么久,人情冷暖他都尝遍了。除了海爷爷,也只有他们给他送过温暖,他不能增加别人的负担,可是眼泪忍不住掉下来……

裴绣看那孩子站城门外,看着他们流泪,心里就觉得难受,看了看周成,欲言又止。她也知道这个家不宽裕,但是看那孩子可怜样子,也不忍心,扯了扯周成的衣角。朝那孩子走去。

小乞丐看裴绣回头朝他走来,眼睛亮的像吸进了满天繁星。

‘’你几岁了,为什么会在镇上当乞儿。’’

小乞丐开心的回答,’’我五岁,是跟海爷爷乞讨到这里的,之前一直在府城,吃不饱还经常要挨打,我们就离开了,慢慢就走到这里,海爷爷又病死了。哦,海爷爷是个老乞丐,是他养大了我。’’

小乞丐看着跟板凳差不多大的样子,裴绣以为他差不多就三四岁,没成想居然五岁了。’’你叫什么?’’

小乞丐难过道‘’我没有名字,大家都只叫我小乞丐’’。小乞丐鼓起勇气,大着胆子又说’’婶婶,你能收留我吗,我什么都能做,只要有一口饭吃就行。

裴绣看着他眼睛像被星光照亮,饱含期待,又像在夏天的野外,屋宇里洞开的窗子,是那么坦白,没有尘垢。流浪了那么久,体会过世态炎凉,没想到这孩子还有这么天真纯粹的眼睛。

裴绣转头看着周成,周成看着她那双清水似的眼睛含着期待,他从来都没发现,原来她眼睛是这么清亮,让他无法拒绝。’’随你,你看着办吧。’’

裴绣眉眼弯弯温柔的道:’’看我们的衣着,你应该知道,我们家并不宽裕,我不能保证顿顿都能吃饱,但是我的孩子们吃什么,也会让你吃什么。你有一双清澈明朗的大眼睛,我相信你会是个好孩子,不是白眼狼。’’

小乞丐重重的点了下头,也在心里暗暗发誓,等他长大,他会好好孝顺叔叔婶婶。

两人带着小乞丐推着车,边走边问,也缓解了裴绣对周成的尴尬别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