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小只看着锅里炖着鸡,六眼冒光,口水都垂到地上了,排排蹲在灶前面,屁股都舍不得挪一下,守在那里。周成想着锅里的鸡在炖,一时半会也熟不了,拿着扁担挑着两个空水桶出去挑水了。‘’...

三小只看着锅里炖着鸡,六眼冒光,口水都垂到地上了,排排蹲在灶前面,屁股都舍不得挪一下,守在那里。

周成想着锅里的鸡在炖,一时半会也熟不了,拿着扁担挑着两个空水桶出去挑水了。

‘’周成回来了啊,听说你媳妇昨天摔了都流血了,没事吧啊?’’村中心有棵大树,三三两两的老头吃完晚饭坐树下闲聊。刚好种完冬小麦,农忙过了,今年是个丰收的年景,大家可以歇一歇。

‘’没事了,大山叔。’’周成应了声往村西边走去,村里有两口公用的井,在村东边跟西边,西边离的比较近。村里有一百多户人家,有几户人家比较富裕,会花点钱在家里打口井,其他人都是吃这两口井的水,或者去河边上游打水。

周成来回挑了四趟的水才把大水缸灌满,出了一身的汗。天也黑透了,直接进厨房拿了个盆出来,倒了盆水,把衣服脱了,冲了个冷水澡。

裴绣坐那拖着腮帮,看着周成光着膀子,心想这身材,倒三角,八块腹肌,吊打现代一群小鲜肉,妥妥的型男一枚。

周成冲完澡转身,看裴绣直勾勾的盯着他身体看,他浑身血液感觉都往脑袋上涌,脸红不红看不出来,耳根是都红透了,假装淡定的回屋拿衣服穿。

周成觉得裴绣病了一场,都有点不一样了。

裴绣看着周成落荒而逃,乐不可支,没想到这个庄稼汉都是三个孩子的爹了,还这么纯情。

‘’娘,鸡肉是不是熟了,我闻到好香的味道。’’板凳年级小,蹲了一会就蹲不住了,围着锅边转,鼻子跟着嗅来嗅去。

木头也还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抓耳挠腮的,急着在那跳脚说’’可以吃了吗,娘。’’

锤子比较懂事,毕竟都九岁了,半大小子,虽然也着急着想吃,但是还坐的住。

裴绣眉眼温柔的看着几个孩子的反应,笑着:’’急什么野鸡肉比较柴,要多炖一会,炖烂烂的才好吃,再等会。’’

三个孩子失望的又围着灶前蹲着,板凳看了看灶台,又看了看娘,一脸犹豫挣扎的表情,然后跑到裴绣身前蹲着:’’娘,你头还疼,喉咙还难受吗,娘,我把鸡肉都给你吃,我不吃了,你快点好起来。’’

裴绣摇摇头说’’我们一起吃’’。摸了摸板凳的脑袋,头发稀稀疏疏的没多少,又发黄,三个孩子都一样的脸色发黄,身上没几两肉,皮包骨的,看着就不忍心。也不能说原主做错了,在这个时代,家家户户都是这样,粮食省着吃,肚子能填个五分饱就行。衣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大的又再改小,一小块布头都能留着缝补。

原主是个泼辣的性子,毕竟父母双亡,不凶悍一点,都能被闲言碎语逼死,就是穷惯了舍不得吃用。裴绣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不会过这样拮据省吃俭用的日子,在现有的条件下,她会尽量的让自己过好一点。她在现代父母离异再婚,又有各自的孩子,不会惦记她,她的丈夫也不值得她牵挂,上辈子她就想有个自己的孩子。这三个孩子既然叫她娘,她也会护着他们,在这个世界好好的生活下去。

另外两个孩子也凑了过来,他们发现娘摔了后,醒来变得很温柔,也不骂人了。裴绣每个孩子的脑袋都摸了下,道:‘’娘明天跟你们爹去镇上,给你们买布买棉花,做新衣服穿。’’

三个孩子兴奋的跳了起来,眼睛亮晶晶的异口同声问:’’真的吗。’’

板凳急了,抓了裴绣的衣角问,’’娘我也有吗’’。他最小,一直都是捡哥哥剩下的穿,从来没穿过新衣服。木头也一样,一直捡大哥的旧衣服,改了又改,又兴奋又担心的看着裴绣。怕娘哄他们的。

‘’都有,每人都给你们做一件新衣服。现在乖乖的等着吃肉,去叫你们爹出来,看看锅里的鸡肉烂了没有。’’

三小只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过年都没现在这么开心,又有鸡吃,又将有新衣服穿。娘太好了。兴奋的一窝蜂的冲到房门口,一直叫爹。

周成看着孩子的兴奋样,五官都柔和,不那么冷峻了。孩子们簇拥的周成往厨房去,几步路都蹦蹦跳跳的,恨不得翻个跟头。

野鸡肉其实没那么好吃,没有配料,也没有姜,只放了盐巴,味道很寡淡。但是孩子们吃的很开心,他们长这么大都还没吃过几回肉,他们觉得晚上的鸡肉是他们吃过最好吃的,满脸的幸福感。

鸡汤会油,裴绣把他们吃太多,半夜会拉肚子。叮嘱他们一人只能吃半碗,剩下的明天早上吃。’’吃完就回房睡觉’’。

裴绣把碗里的半碗鸡汤喝完就回房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我成了已婚农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