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镇上走回屯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穗子归心似箭,只想快点找柳腊梅讨个说法。柳腊梅跟她一起来,看到于敬亭来了就溜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家就在那,穗子想回去堵她。于敬亭却是...

从镇上走回屯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

穗子归心似箭,只想快点找柳腊梅讨个说法。

柳腊梅跟她一起来,看到于敬亭来了就溜了。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家就在那,穗子想回去堵她。

于敬亭却是不急,领着穗子来到供销社门口。

“咱身上就五分钱了,你要干嘛?”穗子问。

“一会无论你看到什么都别说话。”于敬亭边说边用眼睛四处看。

穗子捏了一把冷汗,脑子里幻想他冲动供销社抢东西,被警察扭走的画面......

前世他砸医院被抓,给穗子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

当时他双臂被扭着骂骂咧咧,还试图踹人家,因为这混球的行为,还多关了几天。

穗子越想越心慌,刚想拽着他叮嘱几句,他走向从里面出来的中年女人。

领着中年女人去了没人的角落,隔了两分钟回来了,手里还多了一块钱。

穗子眼泪都要气下来了。

他是不是抢那个女人的钱了?

整天游走在违反法律的边缘,这还有个好?

“你钱哪儿来的?”穗子做好了挠他的心理准备,他要是不学好,她就挠!

“拿糖票换的。”

于敬亭把手里剩下的糖票展示给她看。

这会糖票都是一大张,上面写着几月几月,一共是六个月的。

前几年管的严,买东西需要用钱和票一起,没有票就不能卖,这两年宽松了,没有票多给点钱就行。

拿糖来说,有票一市斤0.78元,没有票就是1.2元。

他拿三个月的票换一块钱,买卖双方都有赚。

穗子收回准备挠他的手,长舒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那个大娘需要糖票呢?”

“她篮子里装着鸡蛋还有罐头,满脸焦虑,很可能家里有病人,这样的人肯定需要糖票。”

穗子恍然,原来如此。

于敬亭脑子活泛胆儿还大,用屯里人的话说,心眼从来不放在正地方上。

她前世就知道他有来钱的道儿,她胆儿小,觉得这种行为不好,这也是她前世那么怕他的理由之一。

有前世的经历再看他的这些行为,不仅不觉得可怕还有点崇拜。

“站这等着,我买点糖去。”

“咱省着点花吧,不要买糖了。”她拽他。

于敬亭呵呵一笑,他笑起来有俩小虎牙特可爱,一点也不凶。

“你该不会以为老子养不起媳妇和娃吧?乖乖等着。”

穗子脸微微发热,原来是给她买的啊。

鸡蛋白糖用开水一冲,就是村里人认为最好的补品,只有病人和小孩才有的待遇,他觉得对孩子好,想方设法给她弄。

隔了一会,他拎着个三角布袋子出来了,里面鼓鼓囊囊的装了不少东西。

“看什么?老子可没偷没抢。”于敬亭板着脸把头转到一边,布袋子往肩上一扛,看着沉甸甸的。

他知道媳妇不喜欢他怕他。他搞东西的举动会招来她反感,村里人都看不起他这种行为,她瞧不上也是正常。

无论她怕不怕,都挡不住他要把怀孕的媳妇养好的决心。

“你这东西都怎么来的啊?”穗子用手摸了下,看起来可不止是白糖那么简单。

于敬亭把包裹放下,恶声恶气道:

“赶紧看,看完你就举报老子去。”敢去,他就把人扛回来,×到下不了炕!

于敬亭早就看不爽她天天畏畏缩缩怕自己的模样了,别人瞧不起他,她也跟着凑热闹,就得一次来个狠的,给她吓唬住了,这才能踏实跟自己过日子——抓回去做她个三天两夜,看她还哭不哭怕不怕!

男人憋了一肚子坏水,打开包等着小胖媳妇上钩。

穗子翻了翻,里面除了用草纸包着的一大包白糖,还有针头线脑小物件,零七八碎的装了大半口袋。

这都是他用肉票和鸡蛋票抵押来的。

他手里虽然没有现金,却知道怎么把资产变现利益最大化。

“咱屯离镇上近,这些玩意没人要,可明天我拿到偏远村子,一转手就是不少钱。”于敬亭又怂又凶道,“工商局就在前面,我给你带路。”

“我举报你干嘛?我又不傻,你进去了,我娃岂不是没爹?”

已经在脑补如何用炕戏把她震慑住的于敬亭大吃一惊。

要是往常,她早就吓的哆哆嗦嗦话都不会说了,可现在,她还笑呢——不得不说,她笑起来真好看啊,俩小酒窝,眼睛也是甜甜的,比哭起来好看多了。

于敬亭把吓唬媳妇的事儿暂时忘了,沉迷在她的颜值里不可自拔。

“有些话,我还是要跟你说清楚的。”她收起笑认真道。

来了来了,哭唧唧举报警告!于敬亭一激灵。

“你在外面做事是为了咱家,我理解,可你心里得有底线,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你咋知道我肚子里的孩子,以后就当不了领导?”

“跟当领导有什么关系?”

“孩子爹如果有案底,娃以后就当不了官,万一我肚子里揣着是未来的领导,你忍心让他失去机会?”

这话于敬亭从没听人说过,震惊了。

村里人倒是经常说,他早晚得进去,他就算生儿子也是个小街溜子(注1),他老于家祖祖辈辈都没好人。

“咱儿子还能当领导?”于敬亭惊奇地问。

穗子骄傲地仰头。

“当不了领导,当个跟爸爸一样的大商人,跟妈妈一样当个文化人,不也挺好?等孩子长大,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教他好好读书做人,你得给孩子当榜样,咱家可以出领导出人才,就是不能出坐笆篱子的!(注2)”

“咱一会找柳腊梅,跟她要说法跟她妈把彩礼要回来都可以,但动手砸人家打人就不行,以后你做事前想明白,只要不进去,怎么都好说。”

于敬亭不愧是脑子活泛的,把媳妇的话翻译了下:她不反对?

“把你的小心眼放肚子里去吧,我这点金额上面都懒得管的,就算再大点,也不过就是百八的罚款——等会,你刚说什么?把彩礼要回来?!”他媳妇是受了多大刺激,要彩礼都说出来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八零追糙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