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带着穗子离开手术室,开了些保胎药。穗子眼尖,看到桌子上有瓶叶酸。“那个,要一瓶。”这会还没有全民普及叶酸,不主动要医生也不会开。于敬亭抓起瓶子,只上了几年学没认几个字...

医生带着穗子离开手术室,开了些保胎药。

穗子眼尖,看到桌子上有瓶叶酸。

“那个,要一瓶。”

这会还没有全民普及叶酸,不主动要医生也不会开。

于敬亭抓起瓶子,只上了几年学没认几个字,连蒙带猜勉强看懂说明,确认对孩子没伤害才放下。

不同于庄稼汉的粗糙,他十指修长,手上一点茧子都没有。

年底生产队结算工分,他是男劳力最高分,但跟勤劳无关。

他总能找到各种借口逃避劳动,两位队长都被他揍过,对他的恶行敢怒不敢言,给他低工分会被揍。

穗子看着他的侧脸出神。

他长相遗传自昔日王家围子狐眼魅色第一美人的老娘,英俊是毋庸置疑的,剑眉星目,睫毛又密又长,只是从内到外都透着凶气,让人不敢靠近。

身高186,看着瘦有肌肉,剃了个寸头,配上一脸凶相,乍看跟刚从里面出来的似的。

走在街上,是会被拦住查看证件的可疑之人。

她想到他的八块腹肌,结实的手臂,轻而易举地抱起她,酱酱酿酿......

“去窗口交钱吧。”医生打断穗子带点颜色的回忆。

于敬亭摸了下兜,里面除了俩五分钱的钢镚就只有几根烟了。

穷生诡计,说的就是他,眼珠一转,嗓门拉高。

“你们给她动手术,有大队和公社的介绍信吗?”

于敬亭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声大如雷:

“不合规矩给我媳妇动手术,差点害死老子的孩子,还敢跟老子谈钱?”

“不能打人!”穗子按着于敬亭的手。

医生长舒一口气,还好遇到个怂的——

“好好跟他们讲道理——你们是收红包了吧?院长在不在?我想跟他谈谈,卫生局在哪儿我也知道。”

穗子软绵绵的说着让医生肝颤的硬话。

这个“怂”的,还不如那个要打人的好糊弄呢,医生欲哭无泪。

于敬亭赞许地看着胖媳妇——她今天为什么格外顺眼?

最后一分钱没花,不仅拿到了安胎药,还有医生双手奉上的肉票、鸡蛋票、糖票,收的红包怎么拿的又怎么吐出来了——还是加倍吐。

出了医院,于敬亭酝酿情绪。

虽然她刚怼医生表现不错,可谁知道是不是做戏给他看的?

不吓唬她一下,万一又背着他过来打胎怎么办?

“你这个女人,属实是——”不像话三个字已经到嘴边了,看到她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吼不出来了。

“你好凶。”

老子想吃人!于敬亭心里咆哮,声音却软了几分。

“你刚跟医生不是胆挺大?”

穗子低着头用脚踢地上的石头。

“他们是外人,我不怕他们,你是家里人跟他们不一样,你不吼,我才跟你说话。”

她说他是家里人!

于敬亭心头一喜,刚想伸手搂她,又觉得哪儿不对。

前一秒还想打胎,下一秒就想跟他过日子?很可疑!

从兜里掏出根旱烟叼上,作为有原则的硬汉,他不能因为她撒娇就放弃原则,他要冷静——咦,烟呢?

烟被她抽走了。

于敬亭:???

“二手烟对孩子不好。”她小声叨叨。

“想管我?”他眯眼。

穗子被他看得后背发凉。

男人的眼如饿狼般犀利,为了孩子她强忍着对他的恐惧,直视他的双眸。

“怀孩子的女人闻二手烟,可能会让孩子畸形、流产、早产,以后你不要抽了。”

于敬亭太阳穴发胀,回去得让老妈跳个大神驱鬼,他怀疑她被鬼上身了。

以前看他一眼都不敢,现在都敢给他立规矩了?!

“这会你倒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了,如果不是老子及时赶来,你是不是要把孩子拿掉了?知道你不愿意嫁给我天天琢磨跑路,你要走也得把孩子给老子生下来再走!”

于敬亭嘴上装大方,心里却憋了一肚子坏水——想跑?门都没有!敢跑抓回来×到下不了炕!看她还跑不!

想到这女人天天琢磨跑路,心口就跟压了块石头似的,烦躁的又想抽烟了,手刚伸兜里还没摸到烟,软乎乎的小手摸过来,先他一步把他兜里那几根旱烟抓到手。

她把那几根烟扔地上,在他惊诧的眼神中用脚使劲踩,踩得稀碎。

“反了你了——”他眼如铜铃,这还是他那个动不动就哭鼻子胆小如鼠的媳妇?

“你凶什么凶?我都说了不要当着孕妇抽烟了!还有,我没有不要孩子!我是被人骗来的!”

穗子嘴一瘪,想到前世的委屈,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这哭唧唧的状态才是他熟悉的模样。

前一秒还凶的要吃人的男人慌了神,手忙脚乱地给她擦眼泪。

“不许哭!”

“她们欺负我,你也欺负我,我都吓坏了,你还吼我!你冤枉我不想要孩子!”

“我哪儿欺负你了?不哭啊,天冷脸该皴了——喂!你这女人,眼泪怎么越来越多?你再哭,老子,老子——”

如水做的女人泪腺过于发达,每一颗泪珠子都跟烫手似的,烫得于敬亭词儿穷,憋了半天也没想到怎么惩罚她。

“你还凶!”穗子一头撞他怀里,男人身体僵硬,手不知道放哪儿合适。

结婚这么久了,她还从没主动过呢——投怀送抱了?

“我天生嗓门大,不是喊你,别哭了啊,你说别人骗你来的,谁骗你来的?告诉我,我揍他。”

主动投他怀里的媳妇好像比他硬搂着的时候软?

听到他要揍人,穗子心一抖,想到他前世被警察扭走的画面了。

“你不出去打架,我才告诉你。”

穗子觉得复仇应该有更体面且安全的方式,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二愣子跑过去跟人打架,不能让他再被关进去。

有她在,他就得当个好人,不能走前世老路。

糯糯的声音让男人恍惚,差点以为她是在跟自己撒娇,连她说什么都没听进去,差点来一句你只要听话老子都随你——等会,不对,差点中计!

男人突然想到了,她今天这么反常,装的好像很乖似的,这是迷惑他,想跑吧?

“是不是李有财那个王八羔子对你贼心不死?你要打掉孩子跟他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我在八零追糙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