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你的面,将妮儿生吞活剥了,你是不是也要拍手叫好啊!”沈氏黑着脸被冥顽不明的他给气得胡言乱语道。“你说啥咧!”陶十五摆着手说道,偷偷瞄了一眼付家,压低声音道,“老付在怎样...

“当着你的面,将妮儿生吞活剥了,你是不是也要拍手叫好啊!”沈氏黑着脸被冥顽不明的他给气得胡言乱语道。

“你说啥咧!”陶十五摆着手说道,偷偷瞄了一眼付家,压低声音道,“老付在怎样?也不可能做这么可怕的事情。”微微摇头道,“不会的!有树皮、草根。”只不过这语气明显底气不足。

“会不会俺不管,反正妮儿不能嫁。”沈氏拉着他的手态度坚决地说道。

陶十五吞咽了下口水,想了想道,“这嫁人伺候公婆,男人不是天经地义嘛!”

“你说得对,可现在啥情况,咱家妮儿饿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你让她伺候别人,你不心疼,俺心疼。”沈氏红着眼眶鼻音浓重地说道,紧紧地攥着他的双手,“他爹,如此心性的人家不能把妮儿推入火坑。”

“你别哭啊!俺答应你了,答应你了。”陶十五赶忙说道,伸手粗鲁的擦擦她的眼角,“老实说那小子俺现在也看不上,俩妹妹跟咱妮儿差不多呢!就这么拿去换了粮食,他居然眼泪都不掉,怎么吃的下去。太冷心了,怎么可能对咱家妮儿好呢!”

沈氏闻言松了口气,平复了情绪后,看着他又道,“他爹,咱们到了人多的地方,把俺卖了换粮食吧!”

“你好好的这是说啥咧!”陶十五甩开她的手轻声斥责道,“咱不是找到靠山了,姚公子懂得又多,只要有草根、树皮,就一定能走出去的。”

“靠山?那姚公子自己还是个孩子,咱们能否活下去还犹未可知。”沈氏苦笑一声说道,紧紧地抓着他粗糙的手道,“他爹听我说,卖了俺最合适了,去了也是给人家当婆子,干粗活。”

“你要说干粗活,俺力气大,更合适。”陶十五看着她忙说道。

“不行,不行,俺一个妇道人家根本就护不住孩子们,万一在遇见饿疯的人。”沈氏摇头如拨浪鼓似的,“你得留下。”死死地盯着他狠心地说道,“答应俺,真到了万不得已,送妮儿上路,也别将她卖到腌臜的地方。咱现在就这俩孩子了。”

“你这是胡咧咧啥了?还没到最难的时候呢!”陶十五漆黑的瞳仁紧盯着她凶巴巴地说道,反手扣着她的手,紧紧地攥着,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

“爹,爹,要卖卖俺吧!”陶六一沽涌着爬到他们身边道,“俺是男孩子,俺力气大。”

“够了!”陶十五低喝一声,眼神慌乱的扫了一眼土地庙,回神看着他们俩道,“你们一个两个,你们放心爹无论如何,一定将你们带出去。”只是这话说起来没有一丁点儿说服力,眼神飘忽的很!

“不许你做傻事。”沈氏伸手捂着他的嘴小声地哽咽道,打起精神道,“都睡觉去,不许胡说了。俺来看着火。”

说着将姚长生特意嘱咐过的干草扔进了火堆里。

背对着他们躺在供桌下的姚长生,撇撇嘴角,真是傻的可以,眼底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暖。

声音渐渐的没了,陶七妮感觉自己的心因为他们一家三口的话跳动的厉害,这是怎么回事?

她没有情感的,对任何情感都不会回应的。

她却不知道此时她清冷的眼睛荡出一层暖意,在心里琢磨着:也许这具身体的原因。

被陶家人这么一‘搅合’,怎么也睡不着了。

陶七妮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沈氏单薄的背影,被火光映衬着突然厚实可靠了起来。

“陶婶,还没睡呢?”小付坐起来揉着眼睛看着沈氏说道。

“嗯!这火不能灭了。”沈氏斜了他一眼,低垂着头又加了一把干草,烟雾更加浓了。

小付撇撇嘴,他这丈母娘啥都好,特别能干,就是不拿正眼看他,不想了,人有三急,起身飘出了土地庙。

咚的一声,重物栽倒在地,什么声音?陶七妮脑袋昏昏沉沉的,看向篝火升起的烟雾,朦朦胧胧只看见,沈氏倒地不起。

什么味道,这味道……与驱蚊草的味道不一样,陶七妮漆黑如墨的双眸一凛,挣扎着抬起头,看向庙门口的陶家父子躺在地上,没了动静。她眨眨眼居然重影,人影越来越虚。

朦胧中感觉有人踏进了庙门,陶七妮甩甩脑袋,看身形是小付,脚步声由近及远。

陶七妮无论怎么摇头,这眼皮不受控制的合起来,黑暗中感觉有人在自己身上摸摸索索的,一股恶臭扑在脸上,熏得她想吐!

陶七妮手指抠进手心儿里强迫自己睁开眼睛,透过篝火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小付,王八蛋,一巴掌呼了过去。

特么的,贼心不死,色心又起!

浑身没有里力气的陶七妮,这一巴掌出去软绵绵的跟挠痒痒似的。

小付抓着她一只手,篝火下的双眸燃着火苗,看着陶七妮亮晶晶的双眸,“妮儿醒了,正好,给俺弄弄。”

“滚!”陶七妮艰难地吐出一个字道,心思微动,手中多了一把匕首。

“妮儿给俺吧!早晚都是俺媳妇儿,跟着俺以后有肉吃。”小付看着她急切地许诺道,“等宰了那细皮嫩肉的小子,咱们就都……”

话没说完,就听见砰的一声,小付被人打了闷棍,直接趴在了陶七妮的身上。

陶七妮使劲儿的眨眨眼看着眼前的举着手腕粗棍子的姚长生,篝火中他的眼睛黑的发亮,“你没事吧!”扔掉手中的棍子,将她身上的小付给推了下去。

头越发的昏沉,这烟雾有毒,陶七妮迷蒙的双眸看着眼前的姚长生,清清如竹,贵贵如金,淡淡如玉,漠漠如月。

我一定是疯了!陷入黑暗之前,手中的匕首也消失不见了。

姚长生伸脚踹一下被自己打晕的小付,‘好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本来计划好的,差点儿出了意外。

看着突然起身的小付,姚长生这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好在一个人好对付,只是麻烦了点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