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一轮圆月缓缓升起,世界安静的连虫鸣声都没有。虫子都被饿极了的人给寻摸着吃光了。即便天黑了,却依然暑气难消,而庙中央却燃着一堆篝火。姚长生抓起一把草折了...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一轮圆月缓缓升起,世界安静的连虫鸣声都没有。

虫子都被饿极了的人给寻摸着吃光了。

即便天黑了,却依然暑气难消,而庙中央却燃着一堆篝火。

姚长生抓起一把草折了一下扔进了篝火,腾的一下升起一团烟雾。

“咳咳……”老付呛出眼泪来,不满地说道,“这烧的什么?这么呛。”

陶十五好心地向邻居解释道,“老付,跟以前一样驱蚊的,忍着点儿吧!”

“这露天的情况能跟在屋里比吗?蚊子叮怎么了?真是穷讲究。”老付不满地嘟囔道。

“大热的天,烧着火,更热了。”小付冲着陶十五不满地说道。

“这燃着火也是为了防狼。”陶六一黑白分明的双眸充满戾气看着他怼道,阴阳怪气地又说道,“嫌热出去啊!”

哟呵!老实巴交的哥哥竟然也有獠牙的时候。陶七妮在心里腹诽道,这蚊子的生命力真强。

“出去,就出去。”小付起身深一脚、浅一脚,如幽灵似的飘出了土地庙,喘着粗气坐在了石墩上。

这呛人的味道,熏得人难受,老付也受不了,起身出了土地庙。

父子俩坐在庙门口也依然受不住,干脆走远点儿,蹲在荒野上。

“爹,俺受不了,什么时候动手。”小付舔了一下干涩的唇瓣道。

“今儿晚上。”老付很干脆地说道。

“太好了,俺这辈子还没尝过肉味儿呢!”小付双眸冒着绿光吸溜着口水道,“早知道上一次咱傻乎乎的跑什么跑啊!留下来就啥都有了,这逃荒的路上可又不少富户。”

“蠢货!”老付看着他骂道,“就咱们俩,饿的也没啥力气,怎么跟人家地主、富户拼,人家可是有家丁的。”

小付混不在意地说道,“爹,咱打算怎样动手?”

“什么意思?”老付以手代扇扇着风道。

“逃的时候,俺听他们喊,死透了,就不新鲜了,天气热,容易坏!”小付砸吧了下嘴道。

“俺咋没听见?”老付抬头看着如木盆大的月亮,想了想道,“这简单,捆起来,想吃的时候割一片,这样还能多吃几天。”

“还是爹聪明。”小付一咧嘴笑嘻嘻地说道,忽然想起来道,“爹,爹,咱没有菜刀。”

“这更简单了,有嘴,用嘴咬下来不就得了。”老付说的好不轻松。

“对哦!”小付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在银白的月光下,狰狞的很!

小付忽然收起脸上的笑容,担心地说道,“爹,爹,咱要动手的话,陶大爷他们不同意咋办?咱家的两碗粟给他们,他们都不吃。”撇撇嘴道,“看他们护着他,跟护犊子似的,咱能好动手吗?”

“真要不识好歹,一起!”老付麻木的双眸蹦出一抹凶狠的光芒道。

“爹,爹,那妮儿怎么办?你得给俺留着。”小付很干脆地说道。

“瞧你那点儿出息,活着出去了,女人多的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值当的。”老付一巴掌将他给拍的趴在地上。

“要死也得俺弄完再说。”小付干脆躺在地上看着他直接说道。

“今晚就动手吗?俺可是等不及了。”

突如其来的女声吓了他们父子俩一跳。

“娘,你走路没声音的,差点儿被你给吓死了。”小付坐起来看着走过来的刘氏说道。

“声音,俺现在连喘气的声音都饿没了。”刘氏一屁股坐在地上道,“你们俩合计啥咧?说给俺听听。”

小付将刚才与他爹商量的事情说了一遍。

“不行,不行,妮儿得留着,她得伺候咱们。”刘氏看着他们俩忙说道,“不听话,揍两顿就好了,俺还不信打不改她了。”

“爹,听娘的。”小付兴奋地看着老付说道。

“行。”老付爽快地应道。

一家三口坐在荒野上,畅享着美好的未来,嘴里发出嗤嗤的笑声,瘆人。

月上枝头,老付打着哈气,站起来,“走啦!回去睡觉。”

“爹,这凉快,就在这儿睡好了。”小付嘟着嘴不满地说道,“庙里燃着火,太热了。”

“混小子,在这儿被狼叼走了咋办?”老付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回去。”

一家三口回到了土地庙,席地而卧,很快呼噜声渐起。

&*&

夜已深沉,月上中天,皎洁的月色透过破了洞的屋顶直射下来。

此时的慈眉善目的土地爷爷如披了一层银辉似的,感觉一下子仙儿了。

一天只有两碗树皮粥,饿的两眼冒金星!陶七妮强迫自己睡觉,睡着了就不知道饿了。

迷迷糊糊中,陶七妮听见了沈氏低低的声音,“他爹,俺跟你说个事?”

“啥事?”陶十五往火堆里添了把柴火,这晚上得有人看着火,不能让篝火灭了。

到底外面蚊子多,咬得慌,后半夜都回庙内睡觉了。

沈氏坐在陶十五身边,看着付家的人和姚长生与自家孩子都睡熟了,才小声道,“他爹,如果老付找你说孩子们的事,你给俺一口回绝了。”

“孩子们的事?”陶十五不明所以的看着她道,“啥事?”

“就是咱家妮儿和付家小子的事。”沈氏眸光映着火看着他严肃地说道,“你不许应了。”

“这咋能反悔呢!不是说好了。”陶十五扭过身子,眸光凝视着她问道。

“如果没有逃荒,这小子咱们知根知底的,妮儿嫁了就嫁了。”沈氏面沉如水地看着他说道,“可现在他们连自己的闺女都换粮食了,你能保证咱家妮儿某一天不换了。”

“这个……”陶十五闻言挠挠头迟疑地看着她。

“什么这个,那个的,生了那么多孩子,到现在活下来就这俩了,你要敢把闺女就这么嫁了,俺跟你没完。”沈氏坐直身子看着他态度强硬地说道,面色和缓地又道,“你以为他们现在好心的提起这事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没人干活了,她想让咱家妮儿去伺候他们一家三口。”

“这个……你是不是把人想的太坏了,人家或许是好心呢!妮儿嫁过去,咱不是少一个吃饭的!”陶十五看着她直接说道,小声地又道,“说不定能过好日子。”

“咱缺那碗饭吗?”沈氏黑着脸看着他说道,真是快被这个榆木疙瘩给气死了,“好日子,把你闺女卖了,就是好日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反派大佬的农家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