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人间三月花正浓

都说人间四月百花秾,说的不是汉江边上的百花园么?抬头一看蜂蝶无数,香飘万里,一入其中更是心旷神怡,百骸具舒。“周亦之!你给我停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重新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成的小道上。“我偏不,有本事你就来追我呀!”周亦之望着一起“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都说人间三月百花秾,说的不就是汉江边上的百花园么?只见蜂蝶无数,香飘万里,一入其中更是心旷神怡,百骸具舒。

“周亦之!你给我站住!”一脸怒气的小少爷整理着湿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了青石铺就的小道上。

“我偏不,有本事你就来追我呀!”周亦之看着一起长大的弟弟快要被气哭了的模样,听着后面仆人追来的喧哗声,向弟弟周亦轲吐了吐舌头跑开了。

原是百转千回的幽静小廊,因为这一番闹腾,似活了过来,随着春天的明媚一起明媚了。姐弟俩的闹剧天天上演,姐姐周亦之总有不同的花样欺负小她两岁的弟弟。但奇怪的是,长辈们不会责罚,而弟弟也不会记仇,只要不出大事就由着亦之胡闹。

少女跑得飞快,转角也不收势,笃定自家别院不会有不长眼的下人。然而,恰是这时,一个身影踉跄躲开,扑入花丛,三两步间不见了。少女因收势不住,摔倒在地,白玉发簪应声而断,光洁的额头擦破了,血顺着眼角缓缓而落。“滴答”此时才反应过来的少女“啊”的一声尖叫“有小偷!”进而捂住额头“好疼啊!来人,抓小偷!”

“小姐!小姐,你流血了。”追来的小书童周福本是应了少爷的差追小姐的,结果看到这一幕,慌了神,手足无措的只管跳脚叫喊。“小姐,你等下,我去叫碧珠姐姐。”转身欲走,又觉放小姐一人在此地不妥。正害怕之际,少爷身后赶来。九岁的少爷气喘吁吁,看到眼前情景,立时喊道:“小福子,快去叫人!”一步抢到亦之身侧,蹲下问:“姐,疼不疼?”伸手扶住少女胳膊。“来,慢点,我们先起来。”亦之一手扶额,一手扶靠在弟弟身上,慢慢起身。“有小偷,往那边跑了。个头比我高些,身上衣服很破,没看到长什么样。快叫人来抓他。”

“姐,你都这样了,还顾着抓小偷?”周亦轲心里想着:就算我们家把门开着给小偷光明正大的拿,小偷也拿不完吧?

正说话间,周福已带着一群人赶到,大丫鬟碧珠一路小跑,不停的催促背着医药箱的白胡子老医师。“小姐,您没事吧?我把林医师请来了。”碧珠一边说着一边拉过林医师,看着亦之流血的额头,“这要留疤了可如何是好?林医师,您倒是快点看看呀!”

“别急,别急,先容小老儿看看。”林医师喘着气,放下医药箱,凑上前去。

碧珠绕过林医师,扶着小姐轻声说道:“小姐,老爷和大姨娘也来了。”周亦之秀眉微皱,对着周亦轲说道:“我没事,就是头有点疼。要不我们先回去吧。”转而又对碧珠说道:“碧珠,扶我回房,头疼死了。”

林医师赶紧说道:“小姐,先等下回去,额上的伤小老儿先给您包扎下,免得一直流血。”

“还不扶小姐廊下坐好!”威严的声音响起,是周彦邦赶到了。

“老爷。”一众仆人齐声问好。周彦邦摇摇手,走到周亦之身前正声道:“整天胡闹,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周亦之嘟囔道:“爹,疼死了,你还骂我。”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周彦邦心紧了一下,“没事吧?林医师,小女如何?”

“回老爷,止了血,包扎一下就好,手掌和膝盖有点擦伤,总的来说没什么大碍,但是受了些惊吓,吃点安神汤,好生休息下,伤口及时换药即可。”林医师俯身回答:“若无其他吩咐,小老儿开药去了。”

周彦邦摇摇手,挥退林医师,对着周亦之道:“听见没有?好好休息!”“息”字音拖得老长,还不忘瞪了一眼周亦轲。吓得周亦轲一哆嗦。躲在姐姐身后,扯了扯姐姐的衣袖。

“怎么样了?亦之啊,平日怎么胡闹都行,这怎么还受伤了呢?”大姨娘赶到了,掩袖欲哭。“姨娘,没事了,就是疼。”周亦之对着大姨娘说道。“爹,真的有小偷,我都看见了。”

“胡闹!”周彦邦斥责道。对着碧珠道:“好生看着小姐,再出什么事,仔细你的皮!”大丫鬟碧珠俯身称是。扶着小姐回房去了。

“去,安排护院仔细搜,就算是一只蚂蚁也不许放过!”周彦邦对着一众仆人说道。转身回望周亦轲:“整日不学好,跟着你姐胡闹,瞧你那像个什么样子?回去抄书去!”说完迈步欲走,却被大姨娘扯住了袖子。“老爷,亦轲还小,正是贪玩年纪,饶了他罢。”三十岁年纪的大姨娘,偏偏一副俏皮模样,对着老爷挤挤眼,掩袖又要假装哭起来。

“慈母多败儿,罢了,罢了。”拂袖而去,明显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偏仰着头,挎着大步,显得很生气似的。

“轲儿,告诉为娘,发生了什么事,怎会闹到如此地步?”大姨娘柳氏牵着周亦轲的手,一边往回走,一边问道。

“娘,是姐姐说老先生教书无趣,只会“之乎者也,仁义道德”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又说百花园前日新进的牡丹极妙,扯了我逃课来百花园,连碧珠姐姐都没有叫,我只来得及叫上小福子。本来看牡丹挺好的,她又引我扑蝴蝶,结果我脚滑摔池塘边上,这不是一身泥巴了嘛。她还笑我,笑得前俯后仰的,气死人了。我就让小福子去追她,也要糊她一身泥巴。谁知道后来她就跑摔了,还说园里有小偷。”亦轲委屈巴巴的说着,眼角余光看到花丛似乎摇动了一下,以为花了眼,甩甩头,跟着母亲回去梳洗去了。

不远处的花丛里,一个小乞丐模样的少年,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捂着左肩缓缓起身,轻轻咳了咳,又猫腰躲了起来。只待天黑再潜出百花园。不经意间,他看到廊上断作两节的白玉发簪。那个女孩···真快乐啊。忽的,心里竟生出了些恨意。凭什么?同样是孩子,同样是官宦世家,我家破人亡,而你却阖家团圆?我流浪江湖,跟恶狗抢食,而你却可以胡闹,无忧无虑?等等,我在想什么?我的悲惨又不是她造成的,我恨她作甚?也许是因为她笑得明媚,冲破了他构筑的阴暗世界吧。

舒甚予挪步想去捡起地上的断簪,却听见一阵吆喝声传来。“往那边看看,是不是从汉江跑了。快去,没捉到人你我都没有好果子吃!”教队指挥这一众护院呼啸而过,往汉江方向跑去了。舒甚予看人远去,才缓慢挪步,取了断簪在怀。就地一个翻滚,躲在廊下草丛。有几滴血滴落,混杂在周亦之的血迹之中,竟似是开出了一朵花一样。然而这一切舒甚予并没有看见。他此时皱着眉头在想怎样才能无声无息的出了这百花园。

早知这般光景,便应借道即走,而不是贪看笑颜惹了这些烦恼。

可真是:

人间三月花正浓,游女嬉娱爱此秾。

闲扑春风人面妙,懒迎香雪牡丹从。

回廊百转断簪处,曲径三分仙梦封。

缘是笑时风景好,少年有意觅行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药谷小子闯天下”,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