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李青时身上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襦裙,料子看上来还很不错,带着些素雅的花纹,但却大前年流行的的款式,上半身的小袄是白青色的,衬得她本就带着病气而不正常地的脸色更为惨白。红儿递回来一件领子是赤狐毛皮做的长领大衣,被李青时拦下了。“无须了,太过招眼。”“青儿递过来一件领子是赤狐毛皮做的长领大衣,被李青时拦下了。。...

青时安

推荐指数:10分

《青时安》在线阅读

李青时身上穿着一身素白的长襦裙,料子看上去还不错,带着些素净的花纹,但却是前年流行的款式,上半身的小袄也是白青色的,衬得她本就带着病气而不正常的脸色更加苍白。

青儿递过来一件领子是赤狐毛皮做的长领大衣,被李青时拦下了。

“不必了,太过招摇。”

“可是,咱就这一件大衣了,天寒地冻的,还带着病气,好不容易能起身了,出门见人这病又重了可怎……”

“青儿,你放心,我有分寸。”

李青时取下身上本就不多的首饰配件,只留了一朵粉色的梅花样式的簪花在头上。

“再梳妆恐怕来不及了,走吧,去给大姐姐和老夫人请安。”

如果没记错,一月前正是永安候府的先生和本府的先生聚在一起教少爷小姐们答对子的时候青儿被诬陷的。

当时她恰好和李栖乐一同被安排在后花园里同候府的小姐们答对子,事发后并不在场,张婆子又跳出来做了人证,虽没闹出笑话,在候府的贵客走后才秋后算账,也算借着青儿狠狠打了李青时的脸。

谁人不知,李青时是相府最不受宠的二小姐,连带着每月的月禄都比大小姐少了许多,厉害一点的婆子都能在李青时病了的时候耀武扬威。

李斐对这个二女儿不喜,安排给李青时的院子恰好背靠后山,李府的院子在京城东城的主街道上,一直到了东城的尽头东郊后山,院子之大可见一斑。

一般小姐的院子都不愿意同山林连着,夏日里有虫不说,兴许什么时候发了大雨,院子就容易积水。

可也正是背靠东郊山,有这些个竹林野味,才能让李青时主仆二人有机会种些药材去卖,不至于在禁足的日子里被饿死。

禁足时本就不多的月禄更是被扣掉一半,趁着李青时昏迷不醒,青儿忙得焦头烂额,又被那些个贪嘴的恶奴偷拿些了去,自然不够用的。

李青时知道平日里老夫人最爱面子,也正是因此,才在候府拜访那天忍着脾气,把人送走后才发了怒要严惩青儿。

且不说青儿是个老实性子,她偷李栖乐的砚台做什么?她又不识得几个字!

给她用那就更是说不通了,她平日里用的砚台是她娘留下来的,虽说不算太好,也从未换过,更何况比李栖乐那块还要珍贵,是李斐当年听说她娘可能怀了个儿子特意赏的。

李栖乐不由分说就要把青儿打死赶出府去,等她赶到的时候青儿已经被打了几板子,只能先忍下来,不成想又感染了风寒,这才一直憋屈到了现在。

“老夫人,二姑娘站在门外呢,说是时间到了,来给您请安。”

老夫人身边的翡翠在老夫人身边耳语几句。

本是其乐融融的一派祥和,老夫人听了这话哼了口气,摆了摆手示意李青时进来。

“栖乐姐姐,那位小姐是谁啊?”候府的二小姐齐雨嫣捂住了嘴巴,指着李青时的方向问出了声。

李栖乐抬头去看,见李青时苍白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得被搀扶进来,未施粉黛却相宜美色,一双滟滟的桃花眼此时沾上几分病气,显得圆钝可怜,细眉颦颦微蹙,一副可怜姿态不知道的以为谁又欺负她了呢!

李栖乐皱了皱眉,自然注意到了李青时身上的衣服实在过于素白,连个大衣也没披就进了屋,连带了一身的寒气,刚要开口教训李青时不懂规矩,穿得这么寒酸就出来见客,却被李老夫人抢先了一步。

“青时!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样子就出来了?大衣也没套一个,寒气还没过去呢!”

李老夫人面色有些不好看,李青时穿了一身素白,在各位穿着鲜艳的哥儿姐儿们面前尤其突出,偏生生了副好面相,此时病恹恹的,又有点病弱西子的模样,显得格外可怜。

“青儿!你就是这么照顾你主子的吗?”

李青时抬头,一双眼睛早就带上了点点的眼泪,“祖母,不是我想,可是我实在没有银两再置办新衣物了,禁足的日子里我不幸感染了风寒,早就把月禄用光了。”

“可怜二妹妹,感染风寒你还起身来请安,母亲过世后,月禄都是我在安排的,怕不是我这个做姐姐做得不够周到了?你这样一副病容旧衣,倒有些丢李府的脸面了。怕不是怪我分配的月禄不够多?”

李栖乐冷哼一声,慢慢悠悠得喝了口茶。

李青时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大姐姐有所不知,我院子里的丫鬟和妈妈们也都受了风寒,请先生抓药就花费了我所有的月禄了,可怜大姐姐体恤,我院里管事的张妈妈常念叨着你的好,我怎么会怪你不好?”

“李老夫人,先让李二姑娘坐下说话吧,我看她身子确实不太舒朗。”

齐雨嫣眨了眨眼睛,看着李青时的模样实在觉得她可怜。

这李府表面上富丽堂皇,没想到家里的二小姐过得这般凄惨,身上那衣服没记错估计是前年的款式了,她府上的丫鬟都不喜欢。

病成这样还要来请安,家教倒是算严的。也不知道李栖乐怎么管的家,怕不是真和外界传得那样,故意打压家里的庶妹?

这也太小心眼了。

这庶女母家就是国公府的陪嫁侍女,又早早就去了。

对她能有什么威胁?

再听说她前些日子还被禁足了。

看着齐雨嫣变化莫测的表情,李老夫人有些不好看。

这李青时,什么时候来不好,非挑永安候府来的时候跟着凑热闹,外界本就在传儿子的官做得不够清白,难不成还要他们说儿子家里后院也不够清白吗?

“李二妹妹你刚说你院里的婆子丫鬟病了许多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齐二姑娘,我们姑娘前些日子因为我被禁了足,扣了一半的月禄,正赶上府里许多丫鬟婆子都在聚会时病倒了要多出一份花销……”

“你还知道是因为你这个手脚不干净的婢子才让你家姑娘受了罚?再说,前些日子府里报上来的名单,就你们院里的患病人员最少,怎么又付不起药钱呢?”

“大姑娘,我真的没偷您的砚台!张婆子她……”

李栖乐揉了揉眉头,挥手又要罚。

“把她叫上来问问就行了,见青时妹妹病得这般可怜,我也跟着心痛。”齐雨嫣一脸得心疼,拦住了李栖乐的手。

李栖乐看了一眼齐雨嫣,并没有说话。

别以为她不知道齐雨嫣在打什么主意。

齐雨嫣在和她争女学首位的位置,这个时候她治家不严,苛责家妹的消息传出去,自然会有损她那贤良淑德的名声。

“大姑娘,咳咳,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家二姑娘,以后奴婢一定不会再让她强出风头了,咳咳。”

齐雨嫣挑了挑眉,上个月她也见过李青时的,同外界传的不同的是,明显这个不大出门也不会并常在京城贵女宴会上出现的李家庶女,才更配得上“京城第一美女”的称号。

再者说,她随手写的对子,要不是自家二哥哥无意间捡到,确实不会有见光的机会。

难道说,李栖乐不仅在刻意打压这个庶妹,还因为她出了一次风头就找了个理由禁了她的足?

“青时妹妹,这话是什么意思?栖乐姐姐怎么会介意你出风头呢?”

“来人,把张婆子叫上来,连带着二姑娘院子里能叫上名的丫鬟婆子,都叫上来。”李老夫人看了一眼一直一言不发的候府夫人,下意识觉得丢了脸面,又怪罪得看了李栖乐一眼。

就算给李青时一百个胆子,她也跳不到她这个嫡女头上,栖乐这孩子怎么就是不明白。

再被齐雨嫣逼问下去,就算是假的,今日过后也会成了真的。

李大小姐不容庶妹,暗中欺负打压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

李家丢不起这个脸,李栖乐更是不能!

她未来可是能成为世子夫人,甚至可以进宫为妃!

怎么能因为一个庶女,有了污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青时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