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你是也不是真的有那意思?”云溪芋有些很好奇。食堂里人渐渐地的少了,季赎与她来了一个对望。倒霉透顶,他规避视线,站起身就走了。“我跟你说话的呢!”“啊!”她才回过神,她又望了望食堂的窗户外面,柳树枝被风被推倒在玻璃上,本来待在树上的两只鹊儿被风隔开开。食堂里人渐渐的少了,季赎与她来了一个对视。倒霉,他避开视线,起身就走了。。...

“话说你是不是真的有那意思?”林溪芋有些好奇。

食堂里人渐渐的少了,季赎与她来了一个对视。倒霉,他避开视线,起身就走了。

“我跟你说话呢!”

“啊!”她才回过神,她又望了望食堂的窗户外面,柳树枝被风推倒在玻璃上,原本待在树上的两只鹊儿被风分隔开。

一只手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你是不是让啥给吓着了,刚刚都出神了。”她担心的看着她,放下了手。

——

宋易站起身来朝着一个长相极为猥琐的男生走去,他一把抓住他的领袖,用力向上体。

“啊!”他快要被抓窒息了。

突然他对之挥去一拳。

嘭——一拳下去,打在了他的下脸颊!打完之后拿起书包就出了门,他的走姿很拽,女生们看了犯起了花痴。

他好像瞬间有什么魔力一样,有了一个班级的“女友粉”,其他男生也对之露出羡慕的表情,陆戈擦拭着嘴角的伤。

晚上

门被疯狂的拍打着,宋织幽正在写作业被吵的不耐烦,“宋易!”她扭头看向沙发上的便宜弟弟。“你去开门!”

宋易才站起身去开门,门一开就看到了可怕的面孔。

“小子,让老子好找啊!”说着便一脚过去,宋易一个没站稳,被震的连连后退,撞到了后面的花盆。

啪嗒——一阵清脆又响亮的声音倾袭来整个屋子。

“宋——易。”她又转了一头,这次她看到了宋易踩着碎渣,恶狠狠的盯着对方,虽然模样狼狈,但气势有点那么回事。

她转过头继续写着做业。

“哎呦!这谁,你姐姐吗?”他夸张的用手比量着宋织幽的姿势,又换个一幅表情,好像是要开荤。

“小姐姐,你弟弟今天打了我小弟,要不你替他还吧!”他舔了舔嘴唇,露出欲望的表情太过于恶心。他小弟们看了都觉得有些欠。

“老大,我们不是来教训这小子的吗?”陆戈敢想不敢说出来,只能无奈的看着于鸥。

宋织幽嘴角微微上扬,她转过头,“怎么还?”露出一幅颇为害怕的表情。

他觉得越来越有兴趣了,“还能怎么着,肉偿呗,虽然很吃亏。”他一幅吃了亏的表情。

“那你太老了!”她又转回去写作业。

什么?他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她的背后,他今年多说也才24,老吗?“给我打!”

他们迈出了一步,“等等!”宋织幽作业写完了,她站起身来。朝宋易走去,“叫爸爸回家做饭。”

宋易不知道去还是不去,直接楞住了。

“快去啊!”她不耐烦道,说着又吵于欧抛了个媚眼,被色迷了眼的人怎么可能错过这个好机会,直接让出了路。

他慢慢的走向她,又朝后面的小弟摆了摆手,一会房间里就只有两个人了。

“妹妹,哥哥轻点别害怕啊!”他快要摸到那什么了,笑容逐渐消失了人的模样。

她向后一闪,“咦!”她嫌弃的摆了他一出,“你这也太恶心了,我突然又不想了,你走吧!”她说的很洒脱。

啥玩意儿,说走就走,自己不要面子的?他脸色变的极其不好看。

“你的脸都要拧成了干柿子了!”说着,便捂着胸口笑了起来!她笑的很灿烂很甜。

他却越来越生气,他想要强来,奈何身体不如一个小女生的灵活,根本就追不上人家。

“你就别白费力气了,你小弟们会觉得我欺负你了,人家才不要背这么个大锅。”绕了一大圈她不觉得累,还非常有兴趣的打压着他。

什么牛鬼蛇神?这么能耐。他失去了兴致,叫上了小弟。

“你们乱来啊,我好怕哦!”她委屈的抱着她藏在“暗关”里的细鞭。足足1.2米长。

鞭子来了一个蛇形走位,众人捂着小腿。还有人不怕痛,直接让他屁股添花。

她还想再来个横冲直撞,但人吓的落荒而逃了。

“哼,我还没有认真嘞!一点都不体贴。”她抱怨着,随后又按了一下机关笔,鞭子自动缩了回去。

路上,宋易走在前面,宋爸跟其后。

“这小娘们儿,这么毒!”

两分直接碰着了个面,还对上了视线,

但幸好的是,他们谁也没有搭理谁。

回到家,宋织幽没有说这件事,但她一直盯着宋易,见宋父去了厨房才叫来宋易。

“你小子行啊,上学第一天就惹了这么些个人。”她笑着看着他,不是为之自豪,只是觉得他来者不善。

他不说话,仍是纹丝不动的看着她,她……什么意思?今天好像帮了自己唉!可能是个好人。

他一直是在心里打量着她,可以说一个嘴上说,一个心里接,还真是特别的一个人。

“饭好嘞!”宋父端来最后一盘菜,“吃饭咯!”冲着里面喊。

他们也不多说了,出来时把宋爸给惊着了,这俩孩子能相处在一块了?唉!好啊好啊。

他心里欣慰,一双儿女齐全,合合暮暮,多好。

“爸!我妈她不会是一直不回来吧!”之前她们吵架妈妈都会回娘家,但过几天又回来了,她自认为因为自己才回来的,那时她高兴了好久。

因为妈妈平时表现的很严厉,完全看不出给了什么母爱。

“吃饭!”他突然凶起来了,“你妈她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他又犹豫了一会,“你也大了,该懂点事了。”又恢复了慈祥的样子,“别整天妈妈妈妈的找了。”

她刚要放在嘴里的筷子,掉在了桌面上。

她突然站起了身,推了宋易一下,“都赖你。”说罢她伤心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用背子捂住头,就一直不出声的哭了起来,直到睡着。

她起的很早,“爸!我想住校。”她轻声的冲着锅前的宋父说着。

“怎么啦?不是不喜欢住校吗。”他想应该是那件事对她影响不大好,他全过程都没有反驳。他掏出了住校的钱。

宋易这会子还没有起床,他还在自己的恶梦里。

学校有多余的被子,她不用带任何东西,她不是真的想住校,而是不想看到宋易!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明渡措不及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