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卫瞥了几眼她下身,愠怒的皱起了眉:你怎么穿的那么漏?他拿起来了本子,笔立在本子上面一颤也不动,“哪个班的。”“班主任叫什么?”她提了一胆子,一瞬间她心里被两块重重地石头砸中。“叫什么名字?”她又缩起了种种情绪.“叔叔能不……”她刚想说情就被插“班主任叫什么?”。...

门卫瞥了一眼她下身,不悦的皱起了眉:你怎么穿的那么漏?

他拿起了本子,笔立在本子上面一动也不动,“哪个班的。”

“班主任叫什么?”

她提了一胆子,瞬间她心里被一块重重地石头砸中。“叫什么名字?”

她又缩起了种种情绪.“叔叔能不……”她刚想求情就被插了一嘴:“严重影响校风”

随之,校长就过来了,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就穿成这样啊?”他语气既不严厉也不妥协,但能看出来她接下来惨了。

教导处内,储柜里放满叠叠试卷就连办公桌上都是一些撰课用的材料与电脑,也没有什么可参观的就一堆木头一堆纸。

张主任体态肥硕,这么做倒像个成了精的大豆虫。他慵懒的翘起了二郎腿。“那这样吧!你写1000字的检讨,明天来这儿读。”

啊!这……能不能拒绝啊,这不浪费时间吗,她扶了扶额头,表示这件事很难。

“这是在以示校风,你今天这么穿,明天别人也这么穿,这校风不就落后了!”他一本正经的道。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谁让是校长逮到的,只能给个交代了。

什么狗屁校风,也就这破学校重守规矩也没见是省里的第一校,她真是要对这些符涂守车郁的老途木给无语的鸦口无言。

“嗯!”她不情原但没有展露出来,不想在待在这里一刻拿起书包就风马电掣般地跑出雷区。

张主任还没反应过来“记住,你要再有下次你就要被开会批评了。”

他以乎是找到了感觉,站起身来背对她站方过的方向,胸有成竹地昂首,他花了四分中在那里滔滔不绝。

这时候她都已经在班外站着了。

见她没说话他以为对方听进去了,满意地转过头。“宋——织一幽!”此时他好像小说剧情反派队物一样表情目呲尽裂。

“啊一嚏!”她轻轻地揉了揉鼻子。

她偷偷的透过窗口看了一眼教室,现在已经讲到了一半。同学们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

这怎么还多了一个人,在第四组很显眼的位置,他用书遮盖住了脸。他在睡觉?

见他突然把书放下,又抬起头来时,后面站着了检查员,这些检查员是通过记老师们的课堂记录并对之打分来评选优秀教师的。

“同学?”检查员a拍了拍她的肩膀。检查员b和c面面相视,随后又严肃的朝她看去。

背后感觉又麻又痒,她转过头。尴尬了几秒就立刻低下头去。

“大家快看!”吃瓜1指着窗外,小声的呼吁着周围的人,老师在黑板上写字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

a表情没有b和c的差。“站在外面还猫着窗内你也不怕受训!”他态度极好。

c推了推眼镜,“3班!学生不思进取,弄巧成拙,减一分。”

刚刚他看了一眼班里,老师在上面写着,同学在下面互抄,还有的传信。

唰唰唰——b记了下来。

“额,我是在学习。我来晚了在这罚站,我就是想通过这窗户学习学习。”她理直气壮的说,她以为减分是因为自己。

季赎想继续睡,就被周围的人吵醒。

“老苟!给朕翻译一下他们的对话!”他小声的冲前面的桌子喊。

季赎向窗外瞟了一眼,是她!

少女扎着马尾,显得格外的抛世俗,搁的远但还是能看到睫毛,貌似挺长,侧脸轮廓清明,鼻子也挺,就是……穿的不怎么正宗。

估计是怕仇家找上门,故意穿成这样的。

仇家是那些她偷窥的人,小流氓!冤家路窄,少年脸上抹出了邪魅的弧线。

“我在看我们班主任什么时候跳钢管舞,他之前在班里跳的就好妖娆,还穿着紧身衣!”翻译官豪不觉得难翻译。

“快快快!”同学们满意了这个节果。

他注意着他们的嘴型波动。“一个男的,搞的那么骚记上,让校长开除他。”他学的有模有样。但对不对他们自己知道,只是图个开心。

卢域第二初级中学——

“宋易,破阵子会不会?”

他犹豫了一会儿,站了起来。一直不说话。

不会吧不会吧,破阵子都是学过的,他不会?

“好,你坐下吧!”毕竟是新生,不是太了解。

坐下来后,有一些女的给他递信。

——同学,你长的好帅……

回——你不配。

虽然还有回的,但他直接撕了,还冷了那些人一眼。

他以前就不喜欢和别人聊天或是玩,就传信也会激发他内心的愤怒。

下课铃响遍整个学校,老师正讲到兴头上,这铃声打破了他的兴致,不过还有拖堂这个好主意。

“嗯哼哼!”他清了一嗓子,“同学们!这个题应该不会,下一节课还是我上那大家就继续吧!”他面带笑容,其实内里是个十恶不赦的拖堂怪。

大家似乎没有任何反驳,这态度让老师瞬即来了刚刚失去的兴致。

“他们班也太狠了吧!”窗外的人向里面投出了同情的表情。

没办法,习惯了。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即使这样,也有一些学习混混不安分,他们是这个班级的低层人物。好像在讨论这个新来的。

——

食堂里,食堂阿姨拿着大勺小心的抖着饭。

有人抱怨:饭不好吃,还这么少吃不饱,他妈的。我要投诉!

“你知道苟无示是怎么学的你口语吗?……”林溪芋边用筷子捣着米饭,边看着宋织幽。

说曹操曹操到,苟无示打好饭就向这边走来,就坐在宋织幽的对面。

“那人怎么回事?”宋织幽趁着这个机会问问季赎的事。

她的目光盯着前面那一桌的男生,苟无示也看了一眼。

“他啊,是一富豪。”说罢便看了她一眼,脸上的笑容瞬间抹掉。“不是吧,老大你要劫他财还是色。”毕竟他有钱有钱,要颜有颜。

她给了他个白眼,“滚边去啦!你今天表现不错,要不要赏你个馍馍。”意思就是拳头,她声音温柔,说出的话也好“温柔”。

如果他没心虚错的话,应该是老师跳舞那事。

因为这她还被班主任叫去了班公室,挨了好一顿批评。

他反应快,还没有等她再次开口,就已经一遛烟的不见了。他意识到不跑就会“撑”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明渡措不及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