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窗外黑的看不清路人,宋织幽与她的后桌放学时也没回去,到很晚家长打电话才明白了‘四处流浪’了很长时间。她们在车上心里想回家要应付的说词。云溪芋就这么始终坐着,什么都也没想,她还始终盯着前方。“你干什么呢?”她瞅着她低声道,见她失了魂般的望着前面她们在车上想着回到家要应对的说词。林溪芋就这么一直坐着,什么都没有想,她还一直盯着前方。。...

车窗外黑的看不清路人,宋织幽与她的同桌放学没有回家,到很晚家长打电话才知道已经‘流浪’了很长时间。

她们在车上想着回到家要应对的说词。林溪芋就这么一直坐着,什么都没有想,她还一直盯着前方。

“你干什么呢?”她瞅着她轻声道,见她失了魂般的看着前面,她也跟着看。

就看见了一个头,不过身上的香味倒是挺好闻的。

“没想到,你有这嗜好。”她打量着这个散发香味的不明人物。又觉得自己的同桌既然会被香味所倾迷。

他可能发现了什么,向后看了一眼。

竟然是秃头地中海,长的也比较狰狞。他在冲她俩笑。宋织幽吓的直往后厄,林溪芋不为所动。

我滴个天!这什么不明人类,大晚上的,怕是要做噩梦了。

“怎么啦!”她才反应过来。

“小妹妹!一会我送你们回家啊。”他长的本来就狰狞,这又一笑还是那种邪恶的笑,非常像清朝的人皮骷髅。

一只手刚要摸到她的头,“啊!”他的手被人用笔扎了一下,疼的收了回去。

声音太大引起了车里人的这意!“你这个女人刚刚还亵渎我,现在又对我进行人体攻击。”他又环顾了一下周围,没有人说话。

“我,我要报警!”他掏出手机便假装拨号。

他看了宋织幽一眼,“你不要后悔。”他咬紧牙关等她求饶。只见她不但没有害怕的表情,还翻了他一眼。

在气势上他已经输了。

“什么时候了,还有这种人出来混水。”言外之意是,这种人骗不了谁的,顶多也就自己演戏自己看。

林溪芋看了看她,“怎么回事,你不会真亵渎大叔了吧!”她憋笑看着她,随时都等着笑。

一个眼神秒杀了她所有表情,:你想要这名头?我随时都能扣你头上。

大叔看起来有30多岁,穿的体面,没想到是这种人。人不可貌相。

可不就是了,瞧他长得贼眉鼠眼的,跟从监狱里走出来的犯人似的。

“话说,你到底看是谁。”她们两个完全无视了亮点的存在,这时到站了。她指了指车门旁边的两个帅哥,确实是她们坐位前面的方向。

此时她尴了个尬!她拉着林溪芋的手,走出了车。过程她没有看任何人理任何人。

季赎也在其中,他就在车门旁边,从他面前经过的时候差点对上视线。

车走后,她俩喘着粗气。“你说,我们这么晚才回去,迎接我们的会是什么。”她们两个对了一视,然后感到浑身发冷。

——

“嘭——”她刚到楼下就听到一声句响。“宋宇杰!你能耐,你有本事自己养大他。”莫嫣发了疯的吼着,一边站着一个看上去才十四五的男生,他的眼睛生的漂亮,和宋宇杰有的相似。

莫嫣拿着包就要走,根本劝不住,她开门的时候门口站着宋织幽,“妈!你……干嘛去。”她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

“跟妈走!”她扯着他的手腕就往门口走,她抓的太紧,越来越紧越来越疼。“妈。”她停下脚步,“你弄疼我了。”。

莫嫣冲她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好!”随后又松开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织幽就这样愣愣地站在原地。站累了才回去。

“小易,来,坐爸爸这。”他招呼着站在角落里的男生,宋易就默默地看着他,他那极为讨好般的样子好好笑。

吱——

她回到家看到了这一副情景,她没有表示什么。回到自己房间后,听着歌睡着了。

宋易就一直待在原地,哪里都不肯移,叫人头疼。“小易呀!爸爸知道你受了许多苦,但你也不能委屈了自己呀。”他苦口婆心劝导,他还是不听。

他们两个就这样耗着一晚上没睡。

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幽幽,你带弟弟去初中部报名去。”他跟没事儿人一样。

“哦!”她冷冷的回了一句,洗漱好后,走到他面前。

宋易愣愣的看着她,见她走了起来他便尾随着。

路上两人保持距离5m ,“你……是哪家小孩?”。

“啊!”他惊抬头。“我不管你什么理由,总之我妈要是不回来,你就自己去售卖自己吧!”明明就是很温柔的声音,让人听着有着冷冷的感觉。

他一直低着头,不回答问题,要不表示什么。就跟个木头人一样。

到了初中部,报名处都在校门口。

“几年级的?”

他仍是不说话,“那就给你报初三的吧!”

填好后,她便问他,“熟悉一下环境不?”见他说是板着一副严肃脸,便没好气的说,“你真是个奇怪的人,从一开始你的出现就是让我家倒霉的,你莫不是个灾星吧。”她尝试激怒他,让他说话。

“嗯!”他毫不在乎的说,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说,无所谓了。

宋织幽两手搭胳膊,斜视着他。这人没自尊?想是跟他那妈妈学的,想到这儿,就有一些讨厌他。

他扭过头来,尽量不去看她。

前面是一处长满草的石块处,他见了眼睛发两,他过去来到石块旁边,刚想教训他的宋织幽见他这一举动,也忙过去看看。

三条十厘米长的蚯蚓,他也不嫌脏就下手捏了一条,还故意放到她面前。

她不怕这个,只接给打掉了那里还有两个,他不慌不忙的去捡,随之放进了口袋。

她觉得非常恶心,“咦!快扔了。”

他装作没听见,待回到家后,他把那蚯蚓切成一段一段的,然后放在窗台上让它哄干。

宋织幽差点看出了阴影,她待不下去了。

——

“你确定?”

季赎收到了莫名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却说:你既然不愿意离开她,那我就把你们分开,学校也别待了,给你报了升凌二中。不上她就得滚出四中。

季林拿白安汐危协他妥帖。

“好!我去。”

他挂上电话就上了二楼,这是他专属的别墅。他和他兄弟住一起。

“想好了,你那白月光怎么办?”陆浅作为好兄弟,提醒他一下。

眉头紧皱着,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晚上,宋易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房间,虽然说是翻新的旧房间,但整理干净还是挺好看的。他有些无聊的坐在床上。

看着他没有感觉的爸爸为自己补着的新桌子。

桌角那边有两个老鼠在搬东西,这么小的细节,宋易怎么可能会放过。

他前脚去够桌子上的杯子,后脚用脚堵住了老鼠洞,老鼠吓得向后跑,他便拿着杯子追,最后在它俩快要逃脱时,捂住了一个!

“小东西!”此时他的表情让人觉得此人并非善类。他笑了,笑的很肆意,让人惊恐。又后怕。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明渡措不及防”,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