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令狐礼的次子令狐玔,最不不喜欢读书学习,平时里只明白斗鸡走狗,赏花观景玩柳,去上学五日倒有五日带着小厮们偷跑回去玩。杜氏溺爱孩子,由着他。李青岚也是避无可避怎奈,只好无论不问。昨日令狐玔又逃课回去逛花灯,估么着快到放学时时间,才拎着一个花灯带着小厮们优哉游哉优哉游哉杜氏溺爱,由着他。李青岚也是无可奈何,只得不管不问。。...

原来公孙礼的次子公孙玔,最不喜欢读书,平日里只知道斗鸡走狗,赏花玩柳,上学七日倒有三日带着小厮们偷跑出去玩。

杜氏溺爱,由着他。李青岚也是无可奈何,只得不管不问。

今日公孙玔又逃学出去逛花灯,估么着快到放学时间,才拎着一个花灯带着小厮们悠哉悠哉地回来。谁知道进了院子看到学堂这般情景,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二少爷回来得正好。快叫上小厮帮忙收拾吧,要是老爷回来看见可就糟了!”

公孙玔听了萍儿的话,唬得三魂失了两魂半,也顾不得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唯恐公孙礼追究起来连带着他逃学的事也瞒不住,连忙扔了花灯叫上小厮们一起帮忙收拾残局。

萍儿连连摇头叹气,便出了院子去找李青岚。

敲门进了屋,见李青岚正端着一本书坐在木椅中,却不正眼瞧她一眼。

萍儿只得唤道:“先生。”

“何事啊?”李青岚拖着嗓音问,目光仍是落在手中的书上。

“先生当真要把今日学堂之事,告诉老爷?”萍儿开门见山地问。

李青岚哼了一声,态度坚决地道:“这帮顽徒,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不行!”

萍儿点头道:“是啊,几位少爷小姐是该得到些教训。哎,看来今天晚上,府里的下人要多备几条长凳和板子了!”

“哼,那是他们几个咎由自取!”李青岚怒气冲冲地道。

萍儿连连点头。

“先生说得极是!只是萍儿心里,为自己叫屈。”

李青岚听了萍儿这话,不禁放下手中的书本,看向眼前这个容貌标致的小姑娘,冷笑道:“你怕你家老爷迁怒于你?”

萍儿轻叹一声,道:“只怕老爷一怒之下,跟这件事情有关的人,都逃脱不了干系。先生您倒是无所谓,拍拍袖子离开公孙家也就罢了。只是可怜了萍儿,以后恐怕再没机会听学了。”

说罢,萍儿掩面佯装啼哭,却从指缝里偷看李青岚的反应。

李青岚进公孙府教书,报酬已十分不错。再加上两房公子小姐顽劣,刘氏、杜氏为堵住李青岚的嘴,私下更是送了不少好处。

若是今日学堂之事被公孙礼知道了,必定会牵扯出平日公孙玔逃学、公孙琨学堂睡觉、公孙琦学堂斗蛐蛐、公孙玉嬛学堂绣花等等一干事情。

恐怕公孙礼会以他这个西宾“教而不善”为由,把他给辞退。到时候,他“声名狼藉”,还有哪家大户人家敢用他?

李青岚捋了捋下巴的一缕胡须,心中暗道:“这小丫头说得不错。牵一发而动全身,我可不能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

于是劝道:“你快别哭了,我不跟公孙大人提起今日之事就是了。”

萍儿早知李青岚听了她的话,必定吓得不敢再说一个字,于是喜道:“那么萍儿便替几位少爷小姐,多谢先生啦!”

李青岚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你这小丫头聪明过人,只是可惜了是个伴读丫鬟……”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有脚步声进来。

原来是公孙琨和公孙琦说动的自己的生母,现在刘氏和杜氏急急忙忙来为孩子求情了。

一切都在萍儿意料之内,因此她并不感到意外,恭敬向先生和两位夫人告退,便回院子帮着收拾学堂去了。

一群孩子将学堂恢复原貌后,便各自回屋沐浴更衣。

只是除了萍儿、公孙玔和公孙玉盈之外,其他几个孩子脸上、手上、脖子上都沾染了墨汁,几乎搓下一层皮也没洗掉。尤其是“男女混合双打四人组”,脸上不但沾了墨汁,还挂了彩,哪里敢让公孙礼看见?

杜氏和刘氏虽然痛恨对方的孩子让自己孩子受伤,可眼下也不得不一起和李青岚商量,让几个孩子晚上跟李青岚在学堂院子里用晚膳,对公孙礼谎说是学堂组织的花灯节晚宴。

公孙礼最近公务繁忙,便不在意,草草吃过饭就回书房处理公务去。

学堂这边。

李青岚和几个孩子因为白天的事情,彼此心里都有些不痛快,于是晚宴不到半个时辰,就草草结束。

公孙玔将萍儿拉至长廊一角,笑着道:“今天晚上花灯节,街上可热闹了。走,我带你出去逛逛!”

萍儿与公孙家的几个子女一起长大,彼此之间毫不忌讳。再加上她活泼贪玩,虽然生得娇柔可人,骨子里却有着一股男儿家的爽朗,因此跟公孙家的三个公子都相处得不错。

于是萍儿道:“你等着,我去叫上小姐。”

公孙玔连连点头,便带着两个小厮在后门等。

若是换了以前,公孙玉盈必定答应跟公孙玔出门的。可她虚长萍儿和公孙玔几岁,如今已渐通人事,于是道:“我们始终是女儿家,抛头露面恐怕不妥。更何况这里是天子脚下,不比以前在龙吟县。我看还是不要去了吧。”

萍儿虽然还是小孩子天性,但听公孙玉盈说出心中顾虑,于是劝道:“都说京城的花灯是最好看的,错过了岂不可惜?再说了,咱们只在附近几条街逛逛就回来。小姐若是觉得女儿家抛头露面不好,那咱们就女扮男装出门。这下可妥了吧?”

公孙玉盈心里自然是想去凑凑花灯节的热闹,被萍儿这么一劝就更加动心了,于是说出最后一个顾虑,道:“此事要是让爹和两位二娘知道了……”

“嗨,最近老爷哪天不是在书房忙到深更半夜?两位夫人今晚要照顾几个受伤的少爷小姐,哪里能逮到咱们?再说了,咱们从后门悄悄出去又悄悄回来,不会有人知道的。”萍儿打断她说。

公孙玉盈这才放心下来,于是道:“那把玉秀也叫上吧。”

“二小姐脸上的墨汁还没洗掉,怕是不会出去见人的。”萍儿道。

公孙玉盈想来也是,便道:“那你去找玔儿借两身衣裳吧。”

萍儿喜不自禁,忙答应着找公孙玔借来两身男装,和公孙玉盈扮作公子和小厮,随公孙玔和几名小厮从公孙府后门溜了出去。

入京一年有余,萍儿早已见识过京城的繁华景象,却不想京城的花灯节竟比龙吟县热闹不止十倍!

大街上熙熙攘攘,人声鼎沸。街道两旁都是卖首饰、卖香囊、卖胭脂、卖各种小玩意……的小贩。

头顶上张灯结彩,色彩斑斓。各式各样的花灯,绘着各色各样的花卉、各种各样的动物……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

萍儿拉着公孙玉盈的手,一会儿逛首饰香囊,一会儿看新奇小玩意,一会儿欣赏各式各样的花灯,一会儿又猜起了灯谜。简直乐不思蜀!

正玩得高兴,忽然听到人群中响起一些争执声,在这喜庆融洽的气氛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循声望去,只见前面一片人群拥挤在一起,似乎在看什么热闹。

萍儿好奇心起,于是拉着公孙玉盈凑上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1章 骨肉分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