萍儿自会走路时起便始终与公孙玉盈做伴,自会说话的起就始终陪着公孙玉盈读书学习写毛笔字。因她自小耳濡目染,再加天资聪颖,勤奋勤奋好学,才学竟和公孙玉盈不分上下,更也不是府中其他公子小姐可比。且她生得娇俏伶俐,活波善良真诚,颇受公孙礼的喜爱,便许她可携带文房四宝在学堂因她自幼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敏,勤奋好学,才学竟和公孙玉盈不分上下,更不是府中其他公子小姐可比。。...

萍儿自会走路起便一直与公孙玉盈作伴,自会说话起就一直陪着公孙玉盈读书写字。

因她自幼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敏,勤奋好学,才学竟和公孙玉盈不分上下,更不是府中其他公子小姐可比。

且她生得俏丽机灵,活泼善良,颇受公孙礼的喜爱,便许她携带文房四宝在学堂外听学。

而其他丫鬟小厮们为了不打扰少爷小姐们听学,都在学堂的院子外边伺候。如果少爷小姐们需要些什么,再由萍儿出去给他们传话。

眼下萍儿见学堂闹得鸡飞狗跳,而玉盈和先生都束手无策,只得谎说老爷回来“突击检查”,结束了“战乱”。

公孙玉嬛不见爹爹公孙礼的身影,这才知道上了萍儿的当。她仗着有生母杜氏的溺爱,一向专横跋扈,此刻打架吃了亏,便索性把气撒在萍儿身上。

“贱丫头,你敢戏耍本小姐!”

公孙玉嬛满腔怒火,火般凌厉的目光直射向萍儿,冲上前抬手便要给萍儿一记耳光。

然而她手掌才高高举起,已被公孙玉秀擒住了手腕。

“萍儿是我姐姐的丫鬟,要教训也轮不到你来教训!”

公孙玉秀怏怏说道,便将公孙玉嬛用力往后推开。

公孙玉嬛重心不稳,趔趄退了两步,愤然向公孙玉盈喝道:“你就由着自己的丫鬟忤逆欺主吗?”

公孙玉盈沉吟了一瞬。

尚未想到如何开口,便听萍儿有恃无恐道:“三小姐这可是冤枉我了。纵使我有天大的胆子,也担不起这‘忤逆欺主’的罪名啊!”

“你方才谎报我爹回来,吓得我们不清,还不算忤逆欺主吗?”公孙玉嬛怒嗔道。

萍儿悠悠说道:“三小姐还知道惧怕老爷,就该知道老爷要是知道几位少爷小姐大闹学堂,定会勃然大怒。萍儿只是好心提醒少爷小姐,可别把事情越闹越大,等到老爷回府时一发不可收拾。否则,几位少爷小姐恐怕就不是挨一个耳光就能了事的。”

闹事四兄妹听了萍儿这话,刚刚松懈的心又变得紧张起来。

就在此时,忽又听李青岚气急败坏道:“罢了罢了,今日的学也不必再上了。待公孙大人回来,我非告诉他不可!”

兄妹四人闻言,越发唬得心惊肉跳。正要劝阻先生,却见他已拂袖而去。

公孙琨最是害怕公孙礼,连忙跑上前来央求萍儿:“好萍儿,你一向最多主意,快想个法子救救我们啊!”

公孙琦也害怕起来,连忙求救道:“萍儿姐姐,你快想想办法吧。要是爹爹知道了,定会打死我们几个!”

“现在知道害怕了?方才打架的时候,不是一个个还斗志激昂,不弄死对方誓不罢休吗?”萍儿责备道。

公孙琨和公孙琦闻言,都不好意思的埋下了自己的大花脸。

公孙玉嬛怒道:“不过是个卑贱的丫鬟罢了,也配教训我们么?况且,她能想到什么馊主意救我们大家?”

话音才落,就听萍儿懒懒说道:“办法呢,我这里倒是有一个。不过既然三小姐认为是馊主意,那就算啰。”

说完,耸耸肩,转身在雕花石栏杆上坐下,背靠着大圆石柱继续看书。

公孙琦责备地瞪公孙玉嬛一眼,连忙追上去赔不是。

“萍儿姐姐还不清楚我姐姐么?她不过就是一个空心萝卜——中看不中用。姐姐何苦跟她置气?你若是有什么好主意,说出来我们大家参详参详。”

公孙琦虽然不喜欢刘氏那一房人,但因其性情贪玩与萍儿相似,彼时在龙吟县萍儿常带着他捉蛐蛐玩,因此公孙琦对萍儿的感情竟比自己一母同胞的姐姐玉嬛还要好。

萍儿见公孙琦说得真切,正要说话,就听公孙玉秀道:“有本事打架闹事,难道还没本事受罚?萍儿,有主意咱们也别说。要是不给他们一点教训,让他们好好长点记性,只怕将来还有闹腾的时候!”

公孙玉媛不悦道:“二姐姐这话可就错了。好歹咱们都是一个爹爹所生,正所谓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我们四个打架固然逃脱不了干系,可你和大姐姐不拉劝也就罢了,反而在旁煽风点火,爹爹难道就不罚你们了吗?”

公孙玉秀急道:“混账!我们什么时候煽风点火了?我姐姐扯着嗓子劝了你们半天,你们可听了半句?”

“我们听没听到有什么所谓?关键是你们两个在场,谁知道爹爹会怎么想呢。”公孙玉媛语气轻慢,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就是!别以为我不知道,方才我嘴角挨的那一拳就是你打的!”公孙玉嬛一手摸着自己又痛又花的脸,一手指着公孙玉秀,怏怏说道。

公孙玉秀有些慌了,色厉内荏地道:“无凭无据,你可不要信口雌黄!你们四个人打架与我们两姐妹何干?可别拉错了人垫背!”

“跟你们有干系也好,拉你们垫背也罢,反正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要不好的话,谁也别想好!”公孙玉媛威胁着说。

萍儿蹙眉低嗔道:“别吵了!再吵下去,老爷可真回来了!”

公孙琨道:“萍儿,你有办法,是么?”

萍儿看他一眼,叹气说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只有别让老爷知道了。你们还不快把自己的丫鬟小厮都叫进来,帮忙收拾学堂。可别留下痕迹,让老爷看出来。”

公孙玉嬛不屑地道:“我当是什么好主意。就算我们不说,底下的丫鬟小厮们不说,先生可是非告诉爹爹不可。我就不信,你还能堵上先生的嘴不成?”

“先生那里交给我。你们只管照我的话去做。不过此事是不能瞒着刘夫人和杜夫人了。”

萍儿说到这里,又向公孙琨和公孙琦道:“你们快去求两位夫人,务必说得动容些,请她二人出手堵住府中下人的口。”

公孙玉盈有些疑问,道:“两位二娘会同意吗?”

“她们必会答应的!”萍儿肯定地点头,胸有成竹。

话音刚落,忽听到身后响起一声惊呼:“我勒个去!你们这是把学堂给拆了吧?”

在场所有人唬得一惊,连忙循声望去,看那来者是谁。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1章 骨肉分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