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绣坐在床上,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过来,自己又回了十四岁那一年?她记得我自己为了给哥哥报仇雪恨,和那个恶人同归于尽,都所以是死在那场大火之中的。怎么会突然又回了过去的?“绣姐儿,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呢?快拾掇一下,待会柳家村的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

苏锦绣坐在床上,脑子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为什么一场高烧再醒来,自己又回到了十四岁那年?

她记得自己为了给哥哥报仇,和那个恶人同归于尽,都应该是死在那场大火之中的。

怎么会突然又回到了过去?

“绣姐儿,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呢?快收拾一下,待会儿柳家村的人就来了,让人看到你这邋遢的样子,实在是不像话。”

苏锦绣唔了一声,这才慢悠悠地下床,然后去洗漱。

前几天苏锦绣去山脚下挖野菜,回来的时候淋了雨,接着便是一场高烧。

苏锦绣记得前世也是如此,病好之后,柳家人就来提亲了。

听到刚刚大嫂说一会儿柳家村要来人,苏锦绣的眼神闪了一下。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上辈子也就是在这一天,自己跟那个宋二郎跑了,之后害得自己家人都跟着遭人指指点点,在村子里都抬不起头来,在镇上读书的二哥,更是因此而抬不起头来。

不管自己为何会重生,既然有机会再来一次,那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前世的悲剧重现。

她一定要让自己的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再不受人欺凌。

苏锦绣想到了上辈子自己和那宋二郎一起私奔时,先是在山上碰面,之后再趁着夜色才出了村子。

在山上躲避村人时,无意中发了一笔横财。

苏锦绣想到这个,不由得冷笑,上辈子宋二郎将那些银锭子都收了起来,最后却把这些银钱都花在了那个贱人身上。

现在她重生了,也不知道那个瓦罐是否还在原处埋着。

换好了衣裳,苏锦绣背上了竹篓,“娘,我去山上采些菇子回来。”

“别走远了,回来的时候记得再打一些猪草。”

苏杨氏知道她不喜这门亲事,想着让她避出去也好,眼不见心不烦。

“知道了。”

苏锦绣顺手又将一把小号的镰刀拿在手上,这是大哥专门给她和阿嫂做的,上山时带着可以防止被那些枝草划伤。

苏锦绣记得清楚,宋二郎和她约在东边儿的梅子树下相会,她这次循着记忆,却走了西边。

现在时间还早,大部分的人都还在自己家里清理院子或者是吃早饭,所以方锦绣一路上也没遇到什么人。

进入林子之后,方锦绣的动作明显就快了许多。

主要是担心一会儿正晌时,上山的人多了,再发现她。

苏锦绣按自己有些模糊的记忆,找到了那棵看起来很是茂盛的大树,然后围着转了一圈之后,这才用力地推了一把树根旁的大石头。

石头没动,主要是苏锦绣的力气太小了。

正好手上有镰刀,先挖了一边的土,然后再用力一推,石头还真地挪地方了。

苏锦绣四处看看,然后又快速地开始挖土。

果然,露出了里面的一个瓦罐。

苏锦绣打开盖子,一眼看到了里面的银子,顿时两眼放光。

小心翼翼地将银锭子都挪到了自己的竹篓里,然后又将这里原样恢复好。

这里不能让人看出痕迹,她还特意地撅了一截树枝,把一些叶子给拨拉了一下。

苏锦绣又顺带着采了一些菇子,放进篓子里,心里兴奋的同时,又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

毕竟这些银子不是她的,而且她一个小姑娘,真被人发现篓子里有这么多的银子,那还有命在?

一路上,苏锦绣都走地很快。

为了掩饰,还是特意地去打了猪草,将整个竹篓都塞地满满当当的。

苏家这会儿可是人多热闹。

苏锦绣订亲的对象是柳家村的柳承恩,在族里行四,人们都叫他一声柳四郎。

村子里的规矩少,今日来下聘,那柳承恩也跟着一块儿来了。

除了银子之外,柳承恩还带来了两匹粗布,外加一对鸡和一对鸭。

柳家给的聘礼是五两,这在十里八村的,算是给地少的了。

毕竟,谁都知道苏家的姑娘长地好看,便是在镇子上,那是难得一见的好模样。

之前因着她这张脸,前来求娶的不知道有多少家。

也就是苏家人老实,早些年跟柳四郎的爹爹有过口头之约,所以便一直没有松口。

如今柳四郎家里落魄了,苏保柱也觉得人无信而不立,不能因此就失信于人,坚持要将方锦绣给嫁过去。

“四郎快坐吧,你爹的伤势如何了?可有请大夫?”

“多谢伯父惦记,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有什么难处就说话,咱们往后都是一家人,千万不要客气。”

“是,多谢伯父。”

正说着话,外头一道女子的声音很是突兀。“宋大娘,你一定要问清楚了,我相信绣姐儿绝对不是那等轻浮之人,她昨日虽与你家二郎在林子里碰了面,可也未必就是提前计划好的。”

“这个天杀的呀!我家二郎好好的孩子,怎么就被这个狐狸精给迷了眼!”

苏保柱的脸色一沉,烟袋在桌子腿儿上敲了敲,然后背着手就出去了。

柳四郎则是被方家大郎二郎拉住,让他在屋子里坐着喝水。

苏杨氏早就坐不住了,冲着方大娘就怼了回去,“这里是苏家,不是你们宋家,要找你儿子,回去找!我家绣姐儿今天下聘,你是故意跟我们家过不去?”

怼完了还不算,眼睛尖刺刺地瞪着刚说话的小姑娘,“我说敏姐儿,平日里我家绣姐儿待你可不薄,你这当着大家伙的面儿来故意坏我女儿的名声,你是想要做甚?”

被指责的,正是方敏。

方敏和苏锦绣同年,住地又不远,自小也算是要好。

苏杨氏没想到今天这样重要的日子,这个小丫头竟然故意来坏绣姐儿的名声,当真是一肚子的坏水儿。

“三婶子,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昨儿的确是有人看到绣姐儿和宋二郎去林子里头幽会了,你怎地上来就怪我?”

方敏故意摆出怯怯懦懦的样子,让人对她不由得就多了几分的同情。

苏杨氏两手叉腰,气势足足地,“有人看到了?行呀,那你说是哪个看到了?站出来咱们对质呀!”

话音一落,围在这里正议论的乡亲们一下子都收了声。

既然是幽会,又怎么会给人看见?

说到底,方敏不过是因为提前知情,所以才会这样说。

如今要对质,哪里有人能站得出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娘子送我上青云”,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