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琳琅小的时候就听村里的人说过,叶家运木头是走水路,直接在葭萌码头扔到河里,下游再捞,这上扔一捞间一根木头都会少。后来叶家的木材生意在附近的几个省都是出了名的。更有甚者叶琳琅的爷爷奶奶那辈结婚了后,但是去了沪市度蜜月。她们在沪市的叶公馆一住是当时叶家的木材生意在附近的几个省都是出了名的。。...

叶琳琅小的时候就听村里的人说过,叶家运木头是走水路,直接在葭萌码头扔到河里,下游再捞,这上扔一捞间一根木头都不会少。

当时叶家的木材生意在附近的几个省都是出了名的。

甚至叶琳琅的爷爷奶奶那辈结婚后,还是去了沪市度蜜月。

她们在沪市的叶公馆一住就是三年,司机、佣人,样样不缺,由此可见那时叶家的生意有多兴旺。

而叶音就是那年叶爷爷叶奶奶在外地给叶云开捡回来的童养媳。

再后来战争爆发,叶家把所有的财产全都捐了。

叶云开的亲弟弟叶雾生也背着叶家人参了军,之后就再也没了音讯,听说,战死沙场。

曾经在葭萌镇显赫一世的叶家,也成为了过去。

叶音见叶琳琅呆呆地看着自己,便伸手摸了摸叶琳琅的额头。

“琳琅,你吓着了?”

叶琳琅一听见叶音的关切的声音,又忍不住的像一个孩子似的哭了。

“妈,你怎么才来呀?”

叶音抱住哭成泪人儿的叶琳琅,温暖的手掌轻轻地的拍着叶琳琅的后背。

“琳琅,别怕,医生不是说了么,你爸没事。”

饶是听见叶音这么一说,叶琳琅还是紧紧地抱住叶音,像一个孩子似的贪婪的抱住叶音这块浮木。

前世她死的时候,回顾自己的一生,还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遗憾。

她获得了医学界最高的奖项,所有人都在祝贺她。

可她的心里,却只想被自己的爸爸妈妈夸奖。

她捧着奖杯和证书时,曾默默的望着天空,她多希望她的爸爸妈妈能为她取得的成就骄傲自豪。

“妈。”叶琳琅叫了一声。

叶音应了一声,“嗯。”

叶琳琅又叫,“妈。”

叶音疑惑的问,“你这孩子怎么了?”

叶琳琅依靠在叶音的手臂上,甜甜道,“妈,就是想叫叫你。”

叶音以为叶琳琅是被叶云开受伤的事吓倒了,她伸手扒开叶琳琅的头发,温声道,“你饿不饿?我拿钱给你,你去买点吃的?”

“妈,你饿不饿?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叶音想着她来的急,什么也没带,便抽了几张一块的给叶琳琅。

“琳琅,你去供销社找陈雪兰,买条毛巾和搪瓷盅,如果有红糖的话,也买点。”

叶云开失了那么多血,喝点红糖水,刚好可以补补血。

“保证完成任务。”

叶音笑的眉眼弯弯,道:“快去,小心点钱,别被扒子给扒了。”

“我知道了。”

叶琳琅怀揣着一笔五块钱的巨款出了县医院。

她问了好几个路人,才问到供销社所在的位置。

“姐姐,我想问问陈雪兰在吗?”

供销社里的营业员对着后院仓库扬声音道,“陈雪兰,有人找?”

陈雪兰系着白色的围裙和袖套从后院出来,她一出来就看见叶琳琅,忙问,“琳琅,你咋进城来了?”

“兰姨,我爸受伤了在县医院住院,我妈走不开,让我来买条毛巾和盅子,如果有红糖的话,也买点,还有,我没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