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外面,百包村的大队长和叶云开的妻子叶音随即也急急忙忙地骑着自行车赶往了县医院外面。两个村的村民代表中国此时统统冷静下去,争相后悔当初不己。咋就那么理智呢?叶大队长多好的人啊,可千万不能够有什么事啊!百包村的大队长对叶音道,“大妹子,叶哥吉人有天出手相助,两个村的村民代表此时全都冷静下来,纷纷后悔不已。。...

手术室外面,百包村的大队长和叶云开的妻子叶音随后也急匆匆地骑着自行车赶到了县医院外面。

两个村的村民代表此时全都冷静下来,纷纷后悔不已。

咋就那么冲动呢?

叶大队长多好的人啊,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百包村的大队长对叶音道,“大妹子,叶哥吉人有天相助,一定不会有事的。”

叶音是从秧田里直接过来的,脚上还穿着草鞋。

小腿上和脚上,都是薄薄的黄泥。

一墙之隔的手术室里。

医生手忙脚乱的给叶云开做手术,眼看一切都很顺利的快要结束了。

突然“滋啦”一声,一条血管没有丝毫预警的破裂了。

一股鲜血喷溅了出来。

医生和护士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懵了好几秒。

叶琳琅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实力,她身体本能的从一旁的架子上拿过止血钳和镊子,有条不紊给叶云开继续做手术。

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的好看。

手上的速度之快。

快到医生也只能看见一道一道残影。

手术结束后,叶琳琅自然而然的吩咐护士。

“用阿莫西林消炎,打一支破伤风针……”

医生惊诧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小姑娘,你这手术是跟谁学的?”

叶云开平安无事,叶琳琅也如释重负的轻轻笑了。

“你们可以替我保密吗?”

医生和护士点点头。

他们当然要保密。

手术室重地,闲人免进。

他们不仅让闲人进来了,还让人小姑娘做手术了。

真要闹出去,他们的铁饭碗不也得砸了么?

手术后的叶云开刚一推出手术室,叶音和两个村的村民代表都齐齐围了过来。

大家七嘴八舌的问医生。

“医生,叶大队长怎么样?”

医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道:“手术很顺利,但接下来的24小时才是最关键的。”

叶音两眼一黑,差一点晕过去。

幸好叶琳琅眼疾手快扶住叶音,叶音才没受伤。

“妈,爸会没事的。”

八十年代初,手术室条件有限,环境简陋。

加上现在这天气炎势,很容易滋生细菌,伤口也特别容易感染。

叶云开一天没有真正脱离危险,叶琳琅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

故而当百包村的大队长问叶音,叶琳琅要不要顺便坐拖拉机回去时,叶琳琅一口回绝了。

她得在医院守着叶音和叶云开,直到叶云开彻底脱离危险。

叶云开送进医院的病房不久,护士给叶云开挂上了消炎的液体。

叶琳琅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叶音。

如今的叶音,才刚刚三十出头。

一头乌黑的头发编成辫子盘在头顶,因为常年做农活的原因,皮肤晒的有些黑,却依旧给人一种麻利爽快的感觉。

叶琳琅从未想过,她记忆里的妈妈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这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美好,又幸福。

她的爸爸叶云开是叶家的独子,母亲叶音是叶家的童养媳。

叶家的祖上是做木材生意起家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