鹑火还没没见过这种架势,吓得浑身颤抖着。他望着顾歌斐,放佛看见了她被吊出来作成傀儡的样子,眼泪觉间的在眼眶中打转儿。“好了,我没事儿,被哭唧唧的。”顾歌斐不不耐烦的安慰着,对他伸出手手来。鹑火抹了抹眼泪,一把牵住了顾歌斐的手,一瞬间幻化成回青玉扇子。元力在“好了,我没事,被哭唧唧的。”顾歌斐不耐烦的安慰着,对他伸出手来。。...

鹑火还没见过这种架势,吓得浑身颤抖。他看着顾歌斐,仿佛看到了她被吊起来做成傀儡的样子,眼泪不觉的在眼眶中打转。

“好了,我没事,被哭唧唧的。”顾歌斐不耐烦的安慰着,对他伸出手来。

鹑火抹了抹眼泪,一把牵住了顾歌斐的手,瞬间幻化回青玉扇子。灵力在扇子上闪烁,只是扇柄位置有些湿,应该是他的眼泪。

顾歌斐顾不得其他,凝聚灵力对着丝线砍过去。

没想到,丝线非但没有断反而惹怒了蜘蛛。它八条腿狠狠的踩在法阵上,瞪着铜铃一般的眼睛开始收线!

顾歌斐脚下站立不稳,被丝线扯着倒退了好几步。她手中的青玉扇子掉在地上,整个人身体向后仰,眼见着就要摔倒!

突然,青玉扇子幻化回了鹑火。他双手牢牢抓住顾歌斐的手腕,用尽全力拽着她不向蜘蛛而去。

他的力气并不大,一张脸脸憋的通红,也没有拽住顾歌斐。两个人一同向着蜘蛛的方向移动,却没有半点儿办法。

顾歌斐感觉自己的脚踝都要被蜘蛛丝勒断了,只能挣扎着要松开鹑火的手。

“主人,你抓牢啊!”鹑火虽然胆子小,但却无法在主人遇到危险时自己逃走。

顾歌斐咬咬牙,厉声道:“你放手,要不然咱们两个都要被这蜘蛛吞了!”

“我做不到!你是我的主人啊!”鹑火喊道。

这种古早小说台词听的顾歌斐既感动又尴尬。

两个人撕扯但蜘蛛有些烦躁,加大了丝线上但力量。他们二人一时抵挡不住,直接飞了出去。

顾歌斐感觉自己这一次是没什么希望了,索性放弃了挣扎。

抬起眼眸时,鹑火再一次变回青玉扇子。整个扇子凝聚起灵力去攻击缠绕着她的丝线,全然没有了刚才害怕的样子。

这时,顾歌斐心中一动,突然想起这本小说中描写过的一段话。

“法器被主人赋予生命的存在,并且一辈子就只认这么一个主人。主人死后,法器是可以去寻找新主人,但它们却大多数选择随原主人而去。”

看着鹑火如此拼命的样子,顾歌斐咬着牙发誓不能葬身于此!

她从荷包中掏出一枚铜板,捏诀形成一道法阵。整个法阵顿时凝聚起重重黑云,随即从云中迸射出强烈的雷击向蜘蛛!

蜘蛛毫不示弱,释放出大量的丝线抵挡在身前形成结界阻挡攻击。

顾歌斐凝着一口气,再次甩出去一枚铜板,形成第二道法阵。两道法阵的招数一模一样,两道雷直直的落在丝线上,瞬间将其点燃。

火焰烧开了结界,并且包裹住了蜘蛛!

顾歌斐脚下的丝线散开,她整个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向下落去。

她摸了摸荷包里仅剩的一枚铜板,认为自己摔一下,也比使用这枚铜板好。于是她闭上眼睛,等待着疼痛的袭来。

还在胡思乱想,身下被什么垫了一下,随后她便稳稳的落地了。

顾歌斐疑惑的转头,就见原来是青玉扇子变大后,载着她平安落地。

不远处,蜘蛛还在燃烧。而鹑火变回少年模样,一张稚嫩的脸脏兮兮的。他眼神澄澈,望着顾歌斐不好意思的笑着。

她微微有些发愣,忍不住伸出手来替他抹干净面上的污渍。此刻,在她面前的不再是作者笔下的“纸片人”,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们两个第一次联手,便铲除了如此厉害的妖怪。

鹑火被顾歌斐盯着看有些踌躇,微缩了一下脖子,偷偷瞄一眼她,紧张兮兮道:“主人,您不骂我了吗?”

“我什么时候骂过你啊?”顾歌斐有些无奈。

鹑火毫不犹豫道:“十六年来,只要您闲下来就会骂我没用。”

“……”

她看着这位情商低几乎无法沟通的鹑火,把一腔的感动都收了起来。只是她心中也有些同情,原主到底做了多少不讨喜的事情。

顾歌斐收回手,转身要离开这个法阵,突然听到火焰中发出了一阵阵嘶吼声。

随着嘶吼声的落下,火焰系数熄灭。那只快被烧糊了的蜘蛛,站在法阵上杀气腾腾的瞪着二人。

被挂在丝线上的傀儡,在嘶吼声中似乎也起了反应。它们在丝线中来回晃,还跟着一同嘶吼起来。那细细的丝线,竟然在摇晃中一根根断裂开来!

“赶紧跑!”顾歌斐拉起鹑火的手,转身向着法阵相反的方向跑去。

鹑火变幻成青玉扇子,浑身不住的颤抖。方才那一击,已经是把它毕生的胆量都用光了。

二人跑了一阵,顾歌斐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之前的街道完全消失,傀儡挂的到处都是。

顾歌斐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整个法阵处转了几圈,那些傀儡就这样挣脱开丝线落了下来。它们走路姿势与电影中的僵尸一样,一双眼睛通红,看上去异常骇人。

她捏诀用扇子对着傀儡扇过去,但因为力量有限,根本无法阻止它们继续向前!

顾歌斐将最后一枚铜板从怀中掏出来,形成结界挡在身前做抵挡。那些傀儡挠着结界,使其上面逐渐出现了裂痕。

为什么女主角还未搬来救兵?!

顾歌斐绝望的想着。

千钧一发之际,天空中落下了无数的闪电。傀儡停止了挠结界,瞪着眼睛疑惑的看向空中。

如此华丽的招数,难不成男主角登场了?

顾歌斐发着呆也跟着望向天空,就见落昭着一身玄色长衣,自空中如同天神一般降落下来。

他停在顾歌斐身前,一双充满杀气的鹰眼自白绫后若隐若现。

今日的他,与乐安殿的神像极其相似。

顾歌斐心跳不由得加快,差一点就要伸出手去拽住他的衣袖求保佑了。

落昭将手中的黑色长剑挽了个剑花,捏诀甩出去几枚铜板。天空中登时聚集过来更多的黑云,对着蜘蛛和傀儡们一阵狂轰乱炸。

不消一刻,所有的一切化作青烟。法阵从中间碎裂开来,煞气系数消散。丝线燃烧起来,将周围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落昭站在其中,火光映衬着他精致的面庞,仿佛将其脸上的冰冷融化。

他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枚耳坠,不动声色的戴在耳朵上。这时候顾歌斐才发觉,他方才战斗的时候,貌似只戴了两个。

随着耳坠戴回去,他身子周围强烈的煞气顿时散去大半。

顾歌斐顿时明白,他耳朵上的耳坠不是装饰,而是封印!

盯着火光看了一阵,落昭的眼眸再次转过来。他与顾歌斐对视,眼神既危险又疏离。

顾歌斐好奇,为何这次落昭就像是装了定位一样及时赶到。她琢磨了一阵,还是抬起袖子郑重道:“感谢邪神大人相救!”

“嗯。”落昭冷着脸吐出一个字。

???

您老人家会不会多说几个字?

顾歌斐心里骂骂咧,脸上笑嘻嘻。她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小女子其实还有一件好奇的事情,不知道邪神大人会不会给我解答?”

落昭没有回答,只是冷冰冰的看着她。

她就当作是默认,继续道:“为何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您能准时出现呢?”

听闻此言,落昭脸上的神情可谓是精彩万分。还好他的眼眸被白绫挡的模模糊糊,否则现在顾歌斐一定可以看到其中闪烁的逃避。

大概是实在看不惯自己主人的别扭,他手中的黑色长剑直接落地恢复了苍术的模样,彬彬有礼的接话道:“我家殿下之所以能够赶来,是因为姑娘在无意间与他做了约定。”

“啥意思?”顾歌斐显然有些迷糊了。

苍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瞥了一眼表情难看的落昭,见他并无阻止的意思,于是耐心的解释起来。

其实书中并没有花太多的笔墨来介绍落昭落魄后经历了什么,只是说了他在一次次陷害中被迫黑化。

而书中没有提到过的情节,不代表他没有经历过。

落昭一开始是尊贵的战神,拥有信徒千万。信徒们上香,有的不是为了祈愿,纯粹是因为崇拜。更有甚者,还会在逢年过节为其奉上一盏长明灯。

他被赶出天界后,道观就被各路仙人砸了,进入了落魄的生活。

本来对生活没有希望的他,却收到了一名小男孩的祈愿。这名小男孩上了一炷香,用身上仅剩的铜板,许下愿望让落昭为其杀一人。此人杀了他的家人,因为官府没有证据逍遥法外。

落昭直到接下此许愿代表着什么,但为了让乐安殿不至于全都消失,于是选择接了下来。

他杀了人,正式堕落成为了邪神,也因此出了名。

众人听闻他是可以接受诅咒的神,纷纷用铜板来祈愿心中的诅咒成真。只是人们虽然对他信奉,但也在心里忌惮着他。

没有人真心供奉他,他也再也没有收到长明灯。

每到夜深人静之时,他都会看着自己的神像迷茫。后来,他许诺说,只要有人不祈愿的奉上香,自己就会拼了命保护那个人。

几百年过去了,本来放弃希望的他却遇到了顾歌斐。

她没有祈愿的奉上香,二人的契约瞬间生成。只要顾歌斐遇到危险,落昭就会直接出现。这个契约,直到顾歌斐诚恳到乐安殿祈愿才会终止。

听到这里,顾歌斐眼眶有些湿润。一想到落昭这位风光无限的人落得这步田地,就会感觉到心疼。

她平复了一下情绪,在心中暗自发誓:只要有钱,就会去乐安殿奉上长明灯!

这不是为了拯救邪神大人,只是希望他能稍稍开心一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炮灰不小心攻略了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