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歌斐把荷包里的三个铜板数了三四遍后,最终决定让曲悠悠以及使用她的铜板赶回天界大门口。在看见曲悠悠从腰间取下那快被铜板称坏的荷包时,她由衷的不会产生了妒忌。她不明白了,为何做仙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二人回天界大门口,就见叶云翎还等在那里,一脸怕的样子。在看到曲悠悠从腰间取下那快被铜板称坏的荷包时,她由衷的产生了嫉妒。她不明白,为何做仙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顾歌斐把荷包里的三个铜板数了三四遍后,决定让曲悠悠使用她的铜板返回天界大门口。

在看到曲悠悠从腰间取下那快被铜板称坏的荷包时,她由衷的产生了嫉妒。她不明白,为何做仙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二人回到天界大门口,就见叶云翎还等在那里,一脸担心的样子。

等到她抬起头望见毫发无损的曲悠悠时,长舒一口气,紧接着奔过来抱住了她。她激动的身体微微颤抖,好半晌才哽咽道:“你真是让我担心死了!”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曲悠悠拍着叶云翎的肩膀,大大咧咧的安慰道。

顾歌斐的白眼都快翻上天,在心中吐槽,要不是她能言善辩,恐怕此刻的曲悠悠已经成为落昭的刀下亡魂。

二人拥抱了叙旧,叶云翎才松开她,转头望向顾歌斐。她因为战斗,身上的白色长裙上满是血污,看上去狼狈不堪。

叶云翎当即取出铜板,捏诀为其修复好衣衫。之后,她一脸感动的鞠躬,诚恳道:“那十枚铜板就算是你帮我的酬劳,不用还了。”

听到这句话,顾歌斐眼前的叶云翎形象顿时变得高大。原本的女主光环更加的明亮,她就差当场跪下高呼万岁了。

曲悠悠因为被落昭追杀,又被恶灵抓住,折腾的浑身上下没什么力气,决定暂时回去自己的道观休整一下。

叶云翎最为担心的事情解决了,自然带着顾歌斐前往齐州城的无名湖,完成决定她除名与否的任务。

乘在叶云翎用铜板幻化出来的大鸟背上,顾歌斐细细回想了一下剧情。

这是第三章的内容,叶云翎为帮助齐州城受苦的百姓铲除水中恶灵,学会了新技能,并且邂逅了作为散仙的男主。

想到这里,顾歌斐的嘴角不由得抽搐起来。如果真按照剧情走,预示着她这位“单身狗”,要全程看着男女主在自己面前秀恩爱!

这堪比满清十大酷刑啊!

顾歌斐想要打退堂鼓,奈何二人已经降落到了无名湖处。

她步伐沉重的从大鸟背上落地,抬起眼就发现,这里距离她清明节负责镇压的坟地不过几步远。

二人还未靠近无名湖,就见湖面上升腾起一层黑色的煞气,将整个湖都包裹在其中。

叶云翎当即一个跨步护在顾歌斐身前,提醒道:“歌斐,你先退后一些,这里我来压制就好。”

本来顾歌斐就起不到什么关键性作用,当即听话的退到一边。

叶云翎掏出四枚铜板,在无名湖的东南西北四个角上设下了法阵。随后,她从腰间解下匕首在指头上划了一下,利用血液画出法阵,随后捏诀将法阵打到了湖面上。

四枚铜板与法阵呼应,旋转着散发出灿烂的红色光芒,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朵快要盛开的花朵。花朵笼罩着整个湖面,吸收着煞气。

顾歌斐远远的看着,心中暗自发誓,这个任务完成就要去不管修行。哪怕法术达不到叶云翎如此高的境地,也不能像现在这般被动。

思索间,湖面上的煞气系数散去,似乎还有青烟袅袅升起。

叶云翎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将法阵收起。她从怀中掏出本子,捏诀将其中一条任务勾掉,自语道:“终于完成了。”

不愧是有成为四神官天赋的女主角,如此强大的对手都能轻松搞定。

顾歌斐第一次尝到了“躺赢”的滋味,突然间就不想奋斗了。

“没想到能够当天完成,也不怕超了时间。”叶云翎温柔的笑着收起本子,“咱们现在就回去,将我的功德分给你。”

顾歌斐深深鞠躬表示感谢,只是心下纳闷,为何男主并没有出现。

全然不知道接下来剧情走向的叶云翎转过身,又掏出一枚铜板幻化成灵符。她缓缓转头,要对顾歌斐说什么时,却发现她在不觉间消失了!

叶云翎皱着眉头,围着无名湖呼唤了几遍顾歌斐的名字,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顿时不放心起来,低下头向着无名湖水里张望,脸色顿时苍白起来。

本该被净化的湖水,此刻一片漆黑,不但散发出来阵阵的腥臭味,而且根本看不到里面有什么!

她顿时意识到不对劲,甩到湖面一枚铜板。不曾想,铜板还未幻化成法阵,就沉入湖底!

更多的煞气涌出来,在湖面上形成了一道屏障!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净化了湖中的恶灵!

意识到水中的东西自己不是对手,叶云翎当即捏诀离去。她必须去搬救兵,否则顾歌斐很有可能被自己害死。

此时的顾歌斐,在一片冰建造的街道上茫然无比。方才她等待着叶云翎使用法术带自己回去天界,兴冲冲的计算着用功德建造一座简单的道观,没想到脚下被什么一扯,就进入到了这里。

她环视一圈,看着时有时无的煞气,以及身边的防水咒,顿时明白自己应该是被拽到了无名湖中。

抬起头来,可以看到岸边没有一人。她瞬间明白,也许自己跌入湖中,目的就是要做一个男女主见面的引子,俗称鹊桥。

论一个炮灰在书中的自我修养,接受自己是工具人。

还在摇头叹息,腰间的青玉扇子竟然不安分起来。她疑惑的低下头,就见青玉扇子从她腰间挣脱落地。

随后,整个扇子在地上晃了一下,幻化成为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袍的少年。看他大约十四五岁,模样俊朗,一双圆眼带着中满是不安。

顾歌斐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什么。她尽量保持淡定的样子,试探着问道:“你难道是我的法器?”

“主人,你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少年瞪起眼睛,脸上惊恐被放大了好几倍。

“……”

她完全想不到,书中的炮灰,末位仙人,拥有的法器居然也能变成人!

顾歌斐压抑住心中的惊喜,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道:“我年纪大了,记不清楚你具体的情况了……”

“主人,您飞升成为仙人才十六年……”少年诚恳道。

面对被无情的揭穿,顾歌斐故作淡定:“十六年也很长了,对于我们凡人来说……”

“主人,您是乐安殿门前的一颗歌斐树,不是凡人。”少年打断了她。

“……”

顾歌斐后槽牙都快咬碎了,不明白作者对于一个炮灰用这么多设定做什么,难怪那么多坑都能忘了。

不过多亏了这位一脸NPC模样的少年解说,才让她了解到自己的身世。她本来以为自己不过是个飞升上来的凡人,没想到居然是一棵树,还是落昭原本道观门前的树。

她在脑海中稍稍消化了一下讯息后,又问道:“那我该如何称呼你呢?”

见顾歌斐对自己真的是丝毫不记得,少年脸上的惊恐越来越多。他伸出手来,一把抓住顾歌斐的手,确定她不是恶灵幻化的后,才战战兢兢道:“主人,我是鹑火啊,原本在您树下的一颗蘑菇。”

顾歌斐捂着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自己是棵树就算了,没想到法器居然是朵蘑菇,难怪力量不强还胆小。并且此名起的太不讲究了,鹑火是不死鸟的心脏,用在一朵蘑菇身上完全不合适。

鹑火偷偷观察着顾歌斐那复杂的表情,似乎误解了主人的小心思。

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郁闷道:“主人,我是没大有什么用处。只是……”说着他坚定的看向顾歌斐,信誓旦旦发誓道,“主人遇到什么危险,我会拼了命的保护你!”

一朵蘑菇能起什么作用?

顾歌斐想要一个人静一静,无奈的转身向前走去。

虽然此地在湖水下面,街道也是冰雕刻而成,但是行走在期间也是别样的美感。有了防水咒护身,顾歌斐在其中行走如履平地。

走过一段路,面前便出现一座巨大的宫殿。这里煞气环绕,甚至能听到里面簌簌的声响。

顾歌斐推测,水中恶灵应该就在里面。

她正准备踏步,转头瞧见一直小心翼翼跟在身后的鹑火,正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

想来她实力本就不强,方才居然下意识将其与其他法器相比,实在是有些过分。她的眼神缓和了一些,对着鹑火招招手,道:“你可以跟在我的身旁。”

鹑火大概是第一次被主人这样对待,受宠若惊的靠过去,眼神就如同一只被猎人追捕的小兔子。

他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让顾歌斐有些于心不忍。她叹了口气,温柔道:“虽说你要保护主人,但是作为主人的我怎么忍心让你保护,以后……”

“啊啊啊啊!”

鹑火的大叫打断了顾歌斐的话,并且顺势躲到了顾歌斐的身后。

“……”

说好的保护我呢?!

顾歌斐不满的翻了个白眼,转头顺着鹑火的眼神看过去。紧接着,她心中的埋怨也系数消失。

原本的大殿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血红色法阵。

法阵之上一只巨大的黑色蜘蛛,四肢百骸延伸出去无数的丝线。而在那些丝线的末端,拴着一个个被绑成蝉蛹的人。

那些人显然都没有了生命迹象,脸色苍白的如同白纸,俨然就是被炼成了傀儡!

当初看小说时,读到这里还觉得刺激过瘾。如今这画面直观的呈现在眼前,吓得顾歌斐一时间都忘记了要做什么。

她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却不曾想脚下被什么绊住。她低下头的瞬间,血液都涌上了头顶。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根丝线竟然缠绕在了她的脚踝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炮灰不小心攻略了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