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在遇上非常危险时,总是会会对着仙人祈福,希望能可以得到保佑我。而已的话仙人遇上非常危险时,除了高喊“吾命危矣”,便想不到其他办法。适才刚生擒了恶灵的黑色长剑,此时就架在了顾歌斐的脖子上,闪动着寒冷的天气的光芒,再次提醒她小命可能会不保。她深刻地的体会到何为叫天天不应方才刚刚斩杀了恶灵的黑色长剑,此时就架在了顾歌斐的脖子上,闪烁着寒冷的光芒,提醒她小命可能不保。。...

凡人在遇到危险时,总是会对着仙人祈愿,希望得到保佑。只是如果仙人遇到危险时,除了高呼“吾命危矣”,便想不到其他办法。

方才刚刚斩杀了恶灵的黑色长剑,此时就架在了顾歌斐的脖子上,闪烁着寒冷的光芒,提醒她小命可能不保。

她深切的体会到何为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举起双手,尴尬的笑着道:“邪神大人,有话好好说。”

落昭素来不愿与人聊天,听到歌斐开口,手中的长剑向前递了递。

跑也跑不过,打也打不赢,别说是拯救他了,自己能活着就谢天谢地了。她心中疑惑,落昭靠什么认出来的自己。

她不知道的是,每个仙人的灵力不同。方才她扯下他白绫时,身上的气息唤醒了他的记忆。

眼见着这位邪神大人一副非杀她不可得模样,歌斐吞了吞口水,想到在课本上学过,遇到歹徒要想办法采取迂回战术。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道:“邪神大人,您应该还未弑神过吧?”

如若弑神,便会堕入魔道,从今往后与天界划清了界限。没有推测错的话,现在的落昭还未完全要与天界为敌。

他要的,自始至终不过是一个公道。

见落昭的剑没继续向前递,歌斐明白自己的话有效。

她心中暗自松下一口气,又道:“我知道您现在满肚子委屈无从诉说,但如果弑神便是万劫不复了。不如,您放开我,听我给您解释解释?”

“解释什么?”落昭冷声问道。

歌斐在脑海中稍稍构思了一下,随后睁眼说瞎话道:“我当初给您喂毒药,全都是被逼迫的。”

“你当初喂我毒药时笑的后槽牙都看到了,不像被逼迫。”落昭冷冷道。

“……”

原主是多么的缺心眼啊!

歌斐笑容僵在脸上,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时的心情。

她琢磨着是不是该把吊坠拿出来给落昭看看,顺便求求情。但她只要手一动,落昭手中的长剑就会向前递一下,不一会儿,那冰凉的触感已经紧紧贴在脖颈处。

别拯救邪神了,还是救救我吧!

她郁闷的叹气,张了张嘴准备继续说些什么,却见落昭手中的长剑似乎远离了她一些。她还在疑惑邪神什么时候良心发现,就见到长剑剑身缠了一条犹如头发丝粗细的线。

二人同时顺着丝线方向望去,发现那原本在地上昏迷的青衣少女已经苏醒。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落昭,一只手成拳握着丝线,另一只手则是后撤,手腕处一枚金属护腕,丝线便是从中延伸出来的。

此人模样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头发挽成两个发髻,搭配上圆圆的脸蛋,像极了过年贴在家里的年画娃娃。

“邪神落昭,妄图弑神,该当何罪?!”年画娃娃冷声道,并操纵着丝线,拖着黑色长剑向一边倾斜。

落昭眼眸轻轻扫过丝线,手腕翻转一下,整个丝线就这样突然间崩断。年画娃娃因惯性向后退了两步,差一点摔个屁股蹲。

啧,不愧是邪神。

歌斐从“被害人”变成了“观众”,抱着手臂站在一旁观看。

年画娃娃根本不管自己的实力是不是比邪神差了十万八千里,再次甩出丝线。落昭面无表情提起长剑挡了一下,丝线再一次被折断。

“你,力量这么邪门,是不是与魔界勾结了?!”年画娃娃怒道。

落昭冷漠的眼眸中带着一丝杀气,缓缓向她而去。年画娃娃立刻用丝线在身前设下防御,试图挡住他前进的步伐。

他没将这些放在眼里,冷漠的举起剑系数斩断。紧接着,他来到年画娃娃身前,一字一句道:“吊坠给我。”

“不给!”年画娃娃显然有些害怕,但还是倔强的咬牙道。

一旁的顾歌斐意识到,年画娃娃就是传说中的曲悠悠。而她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庆幸落昭没有作出什么不可挽回之事。

曲悠悠大概是认为自己现在做的还不够能惹怒落昭,直接掏出一枚铜板幻化成了吊坠的模样。她手指微微用力,紧接着吊坠就这样化作青烟消散。

她用挑衅的眼神看着他,冷笑道:“你再逼我,真正的吊坠就会是这个样子。”

……

少女,你这是在作死啊!

听闻此言,落昭的眼眸已经明显充满了寒意,提起剑就要砍下去。

要是真的弑神了,就万劫不复了!

顾歌斐一着急,猛然扑了过去。

如果是在电视剧里,这时候落昭应该会被顾歌斐抱住,并且稳定下来情绪。可惜,他只是小说里的纸片人。

落昭感觉到身后有人飞扑过来,下意识撤开步子躲避,让歌斐扑了个空。而她手在空中抓了一下,拽着一条什么带子就这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揉着屁股缓和了一会儿,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带子,浑身上下的血都倒流了。

在顾歌斐手里静静躺着的,竟然是落昭的腰带。此刻书中描写的风流倜傥、俊朗非凡的邪神大人,此刻衣衫半开,一身的杀气瞬间消散。

“……”

落昭一世英名,怎么也算不出自己会栽在顾歌斐这个“末位仙人”手里。

整个山洞里安静无比,尴尬的气氛越升越高。

曲悠悠完全忘记了害怕,想笑不敢笑,一张脸憋的通红。落昭手中的黑色长剑不断的颤抖,似乎也在拼命忍笑。

纵观整个穿书界的各路人才,第一次见反派就把人家腰带扯了的,恐怕就只有顾歌斐一人。

落昭这位禁欲几百年的邪神,登时一张脸通红。他一把将腰带从歌斐手中抽出来,随手围在身体上,脸上的淡定前所未有的消失。

顾歌斐舔了舔嘴唇,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道:“那个,我说这是意外,你信吗?”

长剑挪到顾歌斐的脖子上,无声的说着不相信。

曲悠悠虽然不靠谱,但还是很仗义的。她捏诀甩出丝线缠绕住长剑,厉声道:“别伤害无辜人。”

落昭毫不犹豫的将长剑又转了过来。

“邪神大人!”歌斐在情况更加糟糕之前慌忙开口,“您别动她,我帮您找回来吊坠了!”

落昭眼睛眯了眯,就见顾歌斐从怀中变戏法一样的掏出了白玉吊坠。她在他眼前晃了晃,诚恳道:“您看一下。”

他眯起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下,确定不是法术幻化而来,便冷冰冰的问道:“你这是从何得来?”

“这个啊……”顾歌斐突然感觉自己掌握了筹码,笑眯眯道,“这是我从神像下面找到的。我看上面力量很强,推测应该是谁不小心掉的东西吧。”

“嗯。”落昭眼眸中的杀气散去一些,只是依旧满脸堆着冷漠。

但他不清楚的是,冰山最怕遇到话痨。

顾歌斐将白玉吊坠双手递过去,笑嘻嘻道:“邪神大人,您看吊坠也找回来了,是不是该放了无辜的人了?”

落昭将吊坠重新戴好,用冷漠的眼神将她瞧着,一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样子。

顾歌斐毫不在意,舔着脸道:“邪神大人日理万机,可能有些想不到的事情。我来提醒您一下哈,比如现在这位小神官,便是无辜之人……”

“她不无辜。”落昭冷漠的吐出四个字。

简直是沟通有障碍啊!

顾歌斐咬着嘴唇琢磨了一下,不服输道:“您看,这位小神官力量比您差了十万八千里。您要是欺负她,落得一个欺负弱小的名声恐怕不大好。”

“我不是弱小,我是惩恶扬善!”曲悠悠不服气的大喊。

您可闭嘴吧!

顾歌斐直接用一枚铜板幻化出来灵符,贴住了曲悠悠的嘴,之后保持着营业性的笑容,道:“她不懂事,邪神大人不要介意。”

“介意。”落昭冷漠道。

“……”

这个邪神大人居然还是个小心眼!

顾歌斐把心一横,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您难道想着要杀了她?”

“没有。”落昭淡淡的回答道。

这下子轮到顾歌斐迷惑了,实在琢磨不透他的想法。与之大眼瞪小眼半晌,落昭终于再次开口,道:“为何要帮我找吊坠?”

顾歌斐之前说来上香,他就有些怀疑。直到她拿出吊坠,才明白其来此的真正目的。

但是顾歌斐肯定不能说是走剧情。

她微微蹙眉,在心里打好腹稿后,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我没有帮邪神大人找东西,只是来这里上了一炷香,无意间看到了吊坠,便猜测可能是邪神大人的!”

落昭眼眸里满是怀疑,看的顾歌斐浑身发毛。她只能用坦荡荡的眼神与之对视,尽量表现的不亏心。

半晌后,他缓缓转开了眼眸,收起长剑走出了山洞。

看着落昭的背影消失,顾歌斐瞬间失去了方才的勇气,手脚冰凉浑身颤抖。好在邪神大人信了自己的话,否则这一次恐怕要领便当。

她没留意到的是,落昭站在山洞外不远处看着这边。

夕阳完全没入地平线下,只留下些许的微光照耀在他的面庞上。白绫之后的眼眸,突然之间变得非常复杂。

这是第几个来拯救自己的人他记不清了,只是已经受够了在书里无限的轮回。

他其实已经心死,甚至想过要就此了结自己。而顾歌斐为他的道观上了一炷香,还没有留下任何的祈愿,差一点将他心中的希望燃烧起来。

他想,她会不会也跟其他人一样,最终只会给他留下无尽的绝望。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炮灰不小心攻略了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