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叶云翎手中接回来十个铜板,顾歌斐觉得自己手中沉甸甸的。穿书以来,这是顾歌斐没见过最少的钱,手都忍不住的颤抖着。她尽量避免能保持着没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不紧不慢将铜板放进荷包里,后又取出来一枚,捏诀安全降落到了泸州。一落地实施,适才的故作矜持系数消失了。她捧着荷包,像是她尽量保持着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不紧不慢将铜板放进荷包里,之后又取出一枚,捏诀降落到了泸州。。...

从叶云翎手中接过来十个铜板,顾歌斐感觉自己手中沉甸甸的。穿书以来,这是顾歌斐见过最多的钱,手都不住的颤抖。

她尽量保持着见过大世面的样子,不紧不慢将铜板放进荷包里,之后又取出一枚,捏诀降落到了泸州。

一落地,方才的矜持系数消失。她捧着荷包,像是捧着一件至宝一般,并且在心中暗自发誓,无论发生什么危险,这钱是一点儿也不能丢。

从“巨款”中缓过神来,顾歌斐开始环视周围。

在书中,落昭在三界唯一的道观乐安殿便在此。

他曾经是信徒无数的战神,堕落成为邪神后,所有的道观在一夜间全部被砸毁。

在泸州的乐安殿本也没有幸免,却被一小男孩用香火唤醒了神像,从而使得道观重获新生,保留了下来。

剧情中,曲悠悠使用法术将吊坠瞬间移动到了乐安殿。在她被落昭斩杀后,有仙人就在乐安殿找到了吊坠。因此,所有人都认为落昭自导自演进行了弑神。

啧,真是可怜啊……

顾歌斐摇着头叹了口气,从荷包里掏出一枚铜板,捏诀寻找乐安殿的位置。

铜板幻化成一阵风,直接将顾歌斐卷向空中。她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风直接推进一个山洞中!

此山洞里面布满了碎石,被风卷进来的顾歌斐不知道踩到了什么,直接滚进了山洞深处。

她的胳膊和肩膀被石子划破,雪白的长裙也染上了不少血迹。滚了好一会儿,她整个身体撞到了一块儿木板才算停了下来。

她揉着脑袋坐起身,心中暗骂倒霉,抬起头来便见到自己方才撞上的石板居然是一道观的门。

这是一间破旧的道观,歪歪斜斜的匾额上书“乐安殿”三个大字。门半掩着,可以看到里面并没有任何供奉之物,只有一尊纯黑色神像立于正中。

神像的模样看不真切,唯独一双神采飞扬的鹰眼夺目。顾歌斐脑海中浮现出落昭那双被遮盖在白绫蒙住的眼睛,才想起他曾是三界最为尊贵的战神。

那时的他多么风光,今日的他就多么的落魄。

想到这里,顾歌斐当即用一枚铜板幻化出了三支香,对着神像拜了拜,随手插在其脚下。

抬起眼眸,就见在神像的另一只脚下,似乎有什么在闪闪发光。顾歌斐稍稍凑过去一些,便见一枚荷花形状的白玉吊坠静静的躺在那里。

踏破铁鞋无觅处,总算找到了!

顾歌斐小心翼翼将吊坠收进怀中,转身要走出山洞。突然,她感觉到脚下的地面颤抖起来,四周煞气如同潮水一般涌过来。

她瞪大眼睛望去,就见一团黑色的东西从头顶处落下来。

这团黑色的东西周身完全被煞气覆盖,根本看不清楚其原本的模样。煞气之中,隐约瞧见它通红的眼眸,闪烁着贪婪的将她望着。

顾歌斐向后退了一步,那庞然大物后面又涌来无数的恶灵。它们眼中散发着红色的光芒,眼眸一直黏在歌斐身上的伤口处,显然是被血的香气引来。

传闻落昭之所以会被称之为邪神,是因为他会接受凡人的祈愿去斩杀凡人。而被斩杀之人便会在不甘之中化作恶灵,驻守在乐安殿附近。

大意了。

顾歌斐手指摸向荷包,准备瞬间移动逃走。她观察着恶灵的动作,却无意间看到在恶灵中间,一位青衣少女被挟持着。

看来不能逃了。

顾歌斐叹着气,从腰间抽出青玉扇子,尝试将灵力灌入其中。

本以为会像之前一样失败,不曾想源源不断的灵力自指尖涌入了青玉扇子。紧接着整个扇子挣脱出她的手,在空中旋转几下变得比之前大了三四倍!

扇子缓缓展开,对着那群张牙舞抓的恶灵直接扇过去。巨大的风席卷过去,不少恶灵被吹出了山洞。

几只恶灵勉强站稳脚,叫嚷着忽然扑过来。青玉扇子在空中调转了一个方向,用扇柄迎击它们。

恶灵的身体撞击到扇柄的一瞬间,化作青烟系数消散。环绕在空气中的煞气,也随之减少了许多。

顾歌斐扔出一枚铜板,捏诀幻化灵符助攻青玉扇子。

灵符在快要接近扇子之时,那团黑色的庞然大物飞了过去,直接将灵符阻拦下来!随后,它发出一声闷哼,所有的恶灵便从四面八方扑向青玉扇子。

扇子攻击恶灵,却最终寡不敌众被它们控制住。

黑色的庞然大物向着顾歌斐这边移动过来,嘴里发出贪婪的笑声。

顾歌斐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利用铜板幻化结界挡在身前。奈何她的力量太少,那团黑色的东西直接将其碾碎。

连续用了几个铜板做防御,最后都打了水漂,可谓是把她心疼坏了。

“嘿嘿嘿……”

黑色的东西诡异的笑着,直接走过来按住了顾歌斐的肩膀。一股寒冷的气息窜入她的胸口,疼的她剧烈咳嗽起来。

眼见着血盆大口要将她吞噬,它突然停了下来。

突然,黑色庞然大物嘶吼一声,松开了顾歌斐,向后滚去。

顾歌斐掀起眼皮,一道月牙色的身影挡在了她的身前。

邪神大人?!

顾歌斐使劲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后,眼泪都快落下来了。原来,炮灰也有被拯救的时候啊!

落昭感觉到背后的视线一阵恶寒,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

眼见着恶灵与黑色庞然大物要逃走,他顾不得回头看身后是什么在看自己,直接将一柄通体黑色的长剑抛了出去。

长剑落地瞬间,竟然变作一位身穿烟灰色长袍的男子。他面容精致,看上去不过二十几岁的样子,嘴角却挂着一丝不屑的笑。

“苍术,上!”落昭简单的指挥道。

被称作苍术的男子嘴角的笑充满了蔑视,面对迎面扑上来的恶灵,双手结印引出法阵旋转出几道雷,直接将它们劈的魂飞魄散。

顾歌斐第一次见法器幻化的人可以脱离主人单打独斗,惊讶的下巴都快要掉下来。转头看看自己那被恶灵缠绕的青玉扇子,感慨为何法器与法器之间的差距为何这么大。

战斗过程中,落昭也不全是在后面看热闹,而是跟着苍术,双手结印捏诀。他结出了什么法阵,冲在前面的苍术就会捏出什么法阵。

两道法阵在空中结合,力量是原先的两倍。

顾歌斐呆愣愣的看着一仙人一法器完美配合,眼前隐隐约约呈现出,千军万马中沉着冷静平定魔界叛乱的战神模样。

如此骄傲一人落得这步天地,无论是谁都会选择黑化。

感慨间,恶灵大多数化作青烟消散,青玉扇子重获自由,瞬间缩小成原来的大小,跌跌撞撞飞回顾歌斐的腰间。

顾歌斐拍了拍青玉扇子,感觉它似乎在微微颤抖。

不但力量不强,还是个胆小鬼。

……

待到所有恶灵都消散,只留下一黑色的庞然大物。它见识到了邪神大人力量,转身就要逃窜。

邪神大人才不会轻易放过它。

他脚下用力,如同一支离弦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苍术身边。苍术跟着他战斗了几百年,一下子就看出了落昭的意思,瞬间幻化回长剑。

落昭脚下几个转弯,直接来到了最大的庞然大物之前。

它显然已经被落昭吓到了,但是为了活命还在拼死挣扎。它嘶吼着,周身的煞气便如同一根根刺竖起来。

落昭表情无波无澜,手腕下压横扫一剑而出。煞气凝聚成的刺顿时化作青烟,在他身边袅袅升起。

恶灵痛苦的大叫一声,转身就要逃窜。

“定!”

落昭冷漠的吐出一个字,恶灵猛然停下了脚步。它周身的煞气系数散去,露出里面青面獠牙的模样。

它瞪着惊恐的眼神看着落昭,仿佛看到了地狱而来的修罗。

还未等它完全看清楚落昭的招数,就在一道灵符中魂飞魄散。原本挟持的青衣少女落在了洞口处,双眼紧闭没有苏醒过来的迹象。

点点烟尘升起,映衬着落昭月牙色的身影。山洞外的夕阳照进来,勾勒出他精致的侧脸,如同一副画。

邪神大人真是好看啊。

歌斐花痴的想着,抹了抹嘴角快要流下来的口水。

这股恶心的视线把落昭的注意力直接吸引过来,他眼眸望过来时,就看到她摸嘴角的动作。他的眼神中闪过一瞬的无语,但很快便被冰冷掩盖。

他提着长剑一步步走过来,唤回了歌斐的紧迫感。

“怎么又是你?”落昭冷冰冰的吐出五个字。

昨天他去齐州城外坟地追捕桃花妖,就遇上了这个法术非常低的仙人。今日来乐安殿定期清理残存在这里的恶灵,又一次遇到了她,使他有一种撞了霉运的感觉。

只是此刻顾歌斐无视了他眼中的不耐烦,满脑子都是一句话:“啊啊啊啊!他的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眼见着顾歌斐鼻血都快流下来,落昭脸上的表情又阴沉了几分:“你来这里作甚?”

这句话让顾歌斐回过神来,稍稍琢磨一下,扬起笑脸来道:“还不是我喜欢邪神大人您!”

听到这里,落昭眉头皱了皱。

歌斐继续道:“我们天界谁不崇拜您啊,特别是您的道观香火鼎盛更是人人推崇。小仙我没有道观,自然是想要过来瞻仰一番。”

她自认为说的很在道理,一双杏眼中满是诚恳。

落昭瞧了一眼身后道观里唯一燃着的三支香,随口问道:“那是你上的?”

“当然,毕竟您是我崇拜的人!”顾歌斐一本正经道。

落昭懒得与他多言,只是觉得此人身上的气息很熟悉。他皱紧眉头稍微靠近一些,白绫后的鹰眼散发出来一阵阵杀气。

完了,他不会认出我是给他送毒药的人了吧?

顾歌斐心中担心,咬咬牙索性彻底豁出去,一把将他眼睛上的白绫扯了下来。随即在迎上落昭眯起的眼眸时,她尽量保持淡定的笑了一下,道:“您在山洞里戴着这个,可能看不清楚吧?”

其实她知道,这是特质的白绫。落昭中毒的眼睛,唯有戴上这白绫才可看清楚。扯下来的话,他与“半瞎”并无两样。

她洋洋得意自己的聪明,手指却突然一空,白绫再次飞回到了落昭的手里。

他眯着眼睛戴上白绫,随后冷冰冰的道:“我记起来了,你是给我送药的人。”

“……”

这下彻底完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炮灰不小心攻略了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