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漫长的旅程,漆黑的天空被乌云掩盖住。适逢清明时时节,崎岖不平的山路细雨绵绵。一辆马车自其中驶来,轧过水坑溅起一点点水花。顾歌斐撩开车厢帘子,瞧了几眼昏黄的山道,扭头便见车夫战战兢兢的移开了眼眸。自打她在客栈上马车以来,这位车夫就始终偷瞄她,眼神里满是惊顾歌斐掀开车厢帘子,瞧了一眼昏暗的山道,转头便见车夫战战兢兢的移开了眼眸。。...

夜色漫长,幽暗的天空被乌云掩盖。恰逢清明时节,崎岖的山路细雨绵绵。一辆马车自其中驶过,轧过水坑溅起点点水花。

顾歌斐掀开车厢帘子,瞧了一眼昏暗的山道,转头便见车夫战战兢兢的移开了眼眸。

自打她在客栈上马车以来,这位车夫就一直偷瞄她,眼神里满是惊恐和不安。仿佛在其马车上的不是人,而是什么山野精怪一般。

对于他的表现,顾歌斐表示理解。

毕竟这个天气,这个日子,大半夜要求去往坟地,还穿着一身白裙,确实会让人浮想联翩。

她回了一个尽量温和的笑,吓得车夫汗毛竖起,差一点弃车逃走。

顾歌斐放下车帘,老巴实的靠在马车车壁上,等待着目的地的到达。她将腰间干瘪的荷包举到眼前,计算着付完车费还剩下多少铜板可以用来画灵符。

在此本小说中的设定里,仙人使用法术必须借助铜板才可。

没错,她穿书了。

“拯救反派,填充剧情中所有的坑,结束后就可以回家。”

这是顾歌斐穿书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当时她只有一个念头,肯定是自己的错觉。直到睁开眼看到眼前这世界,才发现是她天真了。

她花了三天时间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又花了三天时间研究这本书中的世界,才总算是彻底接受了穿书的事实。

这是一本修真小说。

整本小说洋洋洒洒几百万字,剧情老套狗血,好几个大坑在完结后都没有填。有人说,可能是作者写着写着忘了。

只是这本漏洞百出的书,却丝毫不影响畅销。因为整本书中有一个常年霸占“最让人心疼男配”第一位的反派,姓落名昭,人称邪神大人。

邪神落昭这位反派,不变态也不暗黑,走的是琼瑶式苦情路线。

他本是天界帝尊的亲弟弟,三界最为尊贵的战神。但错就错在他功高盖主,信徒数量远超于自己的顶头上司兼大哥帝尊。因此,帝尊便开始容不下他。在一次平反魔界的叛乱后,他被一位小仙人送来的毒药弄伤了眼睛。

落昭在痛恨之中堕落成为邪神,开启了黑化之路,并用阴谋算计干掉帝尊取而代之。最后,他在男女主的“话疗”中良心发现,选择了自缢。

这位从头至尾没有伤害过无辜人的反派,可谓是将美强惨发挥到了极致,引发了一众读者的眼泪和愤懑,纷纷联名上书作者大大重生他。当然,顾歌斐也是其中之一。

如今能够来拯救自己最心疼的反派,她还是比较愿意的,只是如果不是恰好穿越到了现在这人身上就好了。

顾歌斐穿越的,便是为落昭亲手递上那碗毒药的人。

原主是个被称作“末位仙人”的无名氏,炮灰中的炮灰。天界仙人八百九十一人,她稳坐倒数第一的位置。在被欺骗的情况下递了毒药,还在第二章被灭口,戏份少的可怜。

穿书几天以来,为了见到落昭,她也尝试着打听他的消息。

但只要她开口说出这个名字,仙人同事们便会露出惊恐的表情,堪比哈利波特提到伏地魔。

这样下去,还如何拯救邪神大人?!

顾歌斐无比的绝望。

突然,马车在坑洼不平的道上颠了一下,车帘缓缓掀开一些。车夫偷瞄的眼睛再一次与顾歌斐视线相撞,气氛瞬间尴尬起来。

几次偷看都被逮住,车夫只能挤出一个笑容,随口问道:“如此天气,姑娘去往坟地是祭典故人吗?”

“不是。”顾歌斐眯起好看的杏眼,神秘的笑了一下。

今晚为清明节,又被称作逢魔之时。子时鬼门大开,恶灵便会如同撒了欢一样到处游荡,吞噬力量较弱的恶灵提升修为。

在这样的日子里,凡人都会早早的归家,只留几盏灯挂在门口镇邪。帝尊则会分给每位仙人一块儿凡人地段去镇守,镇守成功自然可以获得功德奖励。

作为“末位仙人”,顾歌斐被分到了齐州城外的坟地,据说这里恶灵数量最少。

她想通过这个任务挣点儿钱,不至于还未见到落昭就因为贫穷而被恶灵什么的吞了。不过,现在冷静下来细想,身上铜板所剩无几的她,有可能上来就领了便当。

眼见着不远处就要到达坟地,四周响起了一阵阵鬼哭狼嚎之声。那没有一盏灯的坟地上,竟然亮起了点点火光。

车夫停了下来,眼泪都快流出。他哆哆嗦嗦转过头去,颤声道:“姑娘,上面路不好走,您看……”

明白车夫快被吓破了胆,顾歌斐自然不想强人所难。她递过去几个铜板后,下车对着车夫鞠躬道谢。

车夫浑身哆嗦,拿了钱也不多看一样,调转马车飞也似的逃走了。

要不是她还未摸清楚法器如何使用,才不会叫凡人送自己前来。

顾歌斐这样想着,踏着泥泞的山路直奔坟地。她脚步轻盈,腰间的青玉扇子与玉佩有规律的随着她的步伐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如同一首空灵的曲子。

行出去没几步,鼻尖处传来淡淡的桃花香气。

她眼珠子在周围转了一圈,并未见一棵桃花树。如此说来,大概是有什么桃花妖之类的在附近出没。

下意识摸荷包中的铜板,确定仅剩最后一枚后,她捂着头开始郁闷。

在毫无装备的状态下遇到了妖怪,果然是炮灰的命……

正在感叹,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爬行的声音。她立刻拐进一稍窄的山道里,用铜板捏诀幻化了一道结界护在身前。

几只青面獠牙的恶灵从结界前爬过去,龇牙咧嘴寻找“猎物”。那副模样着实把歌斐吓了一跳。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回去吧。

顾歌斐琢磨着就要转身走,却感觉身后传来阵阵阴冷的气息。

“找到你了。”一个鬼魅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一阵浓烈的桃花香气传来。

糟糕,忘记提防桃花妖了!

顾歌斐抬起步子就要跑,却见片片桃花花瓣向着她飞来。她还未来得及抽出青玉扇子抵挡,就被花瓣击中腰部。

血很快就渗开,将她素白色的长衣染红。

顾歌斐扶着一棵树,支撑着身体抹了抹脸上滴在的汗水,勉强抽出扇子来抵挡在身前。虽然不会用,装装样子也是好的。

腰间伤口的疼痛贯穿了她的五脏六腑,血一滴滴落入泥土里,让她呼吸微微有些困难。就算在书中,受了伤也是会非常疼的。

她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脚步有些不稳。

抬起眼皮,桃花妖那张淡粉色的脸就凑了过来。她浑身上下包裹着藤蔓,一笑就会露出尖锐的獠牙,看上去无比骇人。

她利用藤蔓支撑身体,移动到了顾歌斐面前,随后伸出一根藤蔓凑到她腰间闻了一下,道:“你的血好香啊,是仙人吗?”

顾歌斐没说话,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一步,不曾想后背直接撞击在结界上。她才想起来,方才铜板幻化出的结界,把这里完全变成了桃花妖的牢笼!

“淦,就离谱!”

她低声骂了一句,想来自己一出场就被妖怪吞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最失败的穿书人。

趁着她胡思乱想之际,桃花妖猛然扑了过来。她连滚带爬的闪开,桃花妖直直的撞击在结界上。

只听得噼里啪啦一阵声响,结界如同玻璃一样完全碎裂。

顾歌斐顾不得多想,转身就向着大道上跑去。腰间的伤口疼的她眼前发黑,她只有一个信念:绝对不能死在开头!

只是她没想到,妖怪追人不是跑而是飞。几条藤蔓从歌斐身后延伸过来,很快就挡住了她奔跑的路。随即,桃花妖缓缓的降落在了她的面前。

“别跑了小神仙,乖乖做我的食物吧。”桃花妖说着,一步步靠近过来。

天空中适时的亮起了闪电,顾歌斐瞬间开始跑马灯。她不知道被妖怪吃了,是死在书里还是回去,或者重生,但总觉得不想这样。

桃花妖来到了顾歌斐眼前,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她吞噬。

法器要怎么用啊?!

顾歌斐绝望的将青玉扇子挡在身前,祈祷奇迹能够发生。

电光火石之间,突然一道灵符落在桃花妖的藤蔓之上,紧接着熊熊大火顺着藤蔓燃烧起来!

她尖叫着松开了顾歌斐,捏诀断掉了藤蔓防止火势蔓延。紧接着,她用愤怒的眼神看向灵符传来的方向。在看清来人的一瞬间,她便露出惊恐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一般。

桃花妖转身就要逃窜,没跑出去两步,一道红光笼罩在她身子周围。她浑身扭曲着趴在了地上,在痛苦的嘶吼声中渐渐缩小成一朵桃花。煞气瞬间消散,只有火光还在隐约闪烁。

我这是碰见同事了?

顾歌斐好奇的抬起头来,就见一道月牙色身影站在她身后的树枝之上。看清那人面容时,她呼吸顿时停滞下来,脑海中一片空白,甚至都忘记了腰间还在流血这件事。

此人生的俊美异常,五官如同刀刻一般,在那昏暗的火光映衬下更显立体。

他剑眉凌厉,挺直的鼻梁上一道白绫蒙住了双眼。透过白绫,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他一双鹰眼带着一丝刻薄,冷的不尽人情。他的左耳朵上挂着三枚红珠耳坠,风走吹过会撞击着发出清脆的响声。

他居高临下的与顾歌斐对视一阵后,一句话未说,几个纵身跃出了顾歌斐的视线。

看着他越飘越远的背影,顾歌斐脑子总算开始转动。她瞬间反应过来,此人就是书中反派,人称邪神大人的落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炮灰不小心攻略了反派”,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