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走入了火车站里有意间通过车窗玻璃的照射到了现在的的自己,这时云才意外发现自己已也没曾的青春活力一脸的疲惫和沧桑使云自己倍感此刻是一个中年人人。“云先生,这是您的座号。”更年轻的女士对着云地说。“秋像是曾也当过售票员吧。”云盯着售票员望着心里想。“云先生,这是您的座号。”年轻的女士对着云说道。。...

云走进了火车站里无意间通过车窗玻璃的反射到了现在的自己,这时云才发现自己已没有曾经的青春活力一脸的疲倦和沧桑使云自己感到此刻是一个中年人。

“云先生,这是您的座号。”年轻的女士对着云说道。

“秋好像曾经也当过售票员吧。”云盯着售票员看着心里想。

冰冷的雪花落到了云的鼻子上,这才使云从脑海中回过神来。对着售货员尴尬的一笑,然后接过车票转身走向火车……

坐到车座上看到其它座上寥寥无几的人不禁叹了叹气。

从父亲住院到现在对于云来说简直就像一场痛苦的梦,长期为了两孩子奔波劳累,外加其母亲去世的早,其中的劳累只有凌晨还在剥棒子的父亲知道。虽说云自己考上了好大学没有让父亲失望,可是父亲却因为常年在身的心脏病拖垮了,担子于是只有云背上了。

车窗外的鞭炮声衬托着这注定不平凡的夜晚,因为今晚过了十二点会是新的一年。

“嘿,兄弟你坐这趟火车是见谁呢?”隔壁车座的小伙子问道。

“去见我的未婚妻。”云应答道

“是吗?那祝你-家人新年快乐啊。”说完好像小伙子那边他的家人给他打了电话,给云打了一声招呼就去接电话了。

车开地很快,用了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就到了京城

下车后,云凭着自己的记忆很快摸到了他们两个合租的房子。

云来这里的消息没有告诉秋,他想给她一个惊喜。

云悄悄地打开门,发现堂屋(就是低配版的客厅)里面没有人。只有白枳灯在生满蛛网的天花板上忽闪忽闪的,云于是悄悄地打开卧室的门缝,寻着屋内的灯光看去,只见秋瘦瘦的身躯坐在床头上,手里正拿着针一针一针地缝着手中的灰色围巾。云看着也的侧脸她不是那么的出众,也不是特别的丑,但她拥有着别的女生所无法拥有的气质,她是那种天真无邪、优雅善良,即使是身为孤儿身带疾病,亦是经过岁月的变迁也无法磨灭掉。

就这样,云在门外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过了一会可能是缝东西不习惯,穿孔的时候不小心扎破了手,云这时脚忍不住想过去于是不小心动了一下发出了声音。

这可把秋吓坏了,扭头看到了门后面的云这才松了一口气。

“变态、色狼,还悄无声息地走到门后,招呼也没打,本来还想给你个惊喜呢。”说完秋明净如水的眼睛便看向了掉在地上的围巾,脸庞也开始红了起来。

“有这个心我就很高兴了,还有哦,越来越有家庭主妇的味道了呢。”云打趣地说道。

“那是为了谁才变成的呢?”秋回应道。

云没有回答,而是以动作做回应。

枕边的秋向云问道。

“父亲的病现在怎么样了?”

云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点了支烟。平常的话,秋肯定不让云抽烟,可面对这个问题秋并没有阻止云,即便秋已知道问题的答案。

“心脏出了点问题,不过,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在医院里住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云解释道。

秋一听就知道云在说谎,他不是那种话多的人,

即使秋不知道这件事,但秋绝对能一眼看出云在说谎,

不过秋也没有揭穿他的谎言,她不想让他伤心。

“那这样的话挺好的。希望父亲早些出院。”秋说道。

“嗯,希望吧”云也说道

空气中陷入了沉默,但两个人却都没有睡,因此氛围略显尴尬。

“假如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再嫁吗?”秋转向脸看向略显成熟的云。

“不会的,问这干嘛?”云反问道

“没事,我只是在考验你对我爱的程度。”秋笑道

“这是勿庸质疑的。”云说

可是这一个小小的问题云在之后的岁月里当真遵守了自己的话,这是秋知道的。

一夜无话。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跨山海的爱情”,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