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轩的前生本是远古恶龙,转世投胎回到林家村,降生那天就遭天雷烧毁全家,由剑宗门主代其抚养孩子,却,林轩身世非常特殊,仅有从他身上才能找到了远古三大杀器的下落,邪恶的力量势力因而蠢蠢欲动,他到底会带给怎样的一场腥风血雨呢?原来,在这凝结的闪电之下,林家村的一户人家的农妇正在生产。正听得一声“哇”的叫声,凝结的闪电突然向下劈来,原本精致的茅草屋瞬间被大火包围,凶猛的火舌四处逃窜。林家村的村名正要提起家伙赶来救火,猛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不一会儿大火就被扑灭。村民们赶紧冲进废墟,寻找着这家人的尸体。“大梁!!!”“大梁!!你在哪啊??”这户人家的男人叫林世梁,今天本是他们一家最高兴的日子,却不想遭遇了天雷这样的事。突然一个壮年喊道“在这呢!!!大梁!!”华语刚落,几个青年赶过来看了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废墟下,他们所说的“大梁”早已被烧焦了,到死,他还是紧紧握着妻子的手。人群中走出一位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把他们抬出来,好生安葬。”“是,村长!”说着,几个年轻人就忙活起来。。

  清晨,只见一白衣少年正在山上练剑,在常人看来,这十五六岁的少年有此修为,已经是功夫了得,这样的剑法,即使是剑宗这样的大门派来说,也是中上水平。正在这时,另一个比少年大上少许的白衣男子缓缓走来,看了几眼,便出口道:“林轩,休息一会吧,很快就是门中入门考核了,要好好休息,才能取得好成绩啊。”看得出来,林轩对此人还是非常尊敬的,听到话语后立即放下手中的剑,径直走向白衣男子,回声道:“谨遵师兄教诲。”“虽然你的剑法要入剑宗肯定是手到擒来了,但是,在你入剑宗之前,师兄要少叫,以前倒也没什么,最近要开始入门考核了,要是被旁人听了去,落下什么话根,就不好了。这样吧,最近就叫我大哥,反正你也是我一手带大的。”“是,师兄……大……大哥”“这就对了嘛!好了,不是大哥对你有什么想法,但毕竟剑宗是江湖大派,我这也是为了宗门名誉着想,你说这些年师傅和长老们都闭关七年了,剑宗上上下下,我跟你什么关系你还不清楚啊??”“大哥,我明白的。”“真是懂事,好了,你自己琢磨琢磨吧,听说这次进我剑宗的还不乏高手哦,你到时候正好可以锻炼锻炼。”“恩恩,知道了大哥。”“对了,你明天就启程,到山下的和考核者回合,到时候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说自己是无门无派就好了。”“是,大哥。”说完,白衣男子便缓缓走开了,留下林轩一个人站在那里。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金光闪闪的剑宗上上下下一片忙碌,到处传着昨天晚上宗主带回一个婴孩的事。剑宗几位长老纷纷来到大殿,等待宗主的到来。随着侍从一声“宗主到~”所有人向着大殿上的高位的座椅上躬身喊道“恭迎宗主~”然后,宗主从天而降,降临到座椅上。躬着的人慢慢直起身来,一位老者废话不多说,上前一步:“师兄,听闻你昨天晚上出山时带回来一个婴孩,是怎么回事?”不错,剑宗宗主就是这几位宗门长老的师兄,他们不仅师出一处,更是兄弟七人,当年因仙资过人而收入剑宗门下,当时宗主以德美功高而被前宗主看中,继承了剑宗。时至今日,几位师兄弟依然和睦相处,更是拥护宗主为首。“哦,昨日我出山时一对夫妇遇难,我受他们所托,将他们的孩子带回。”“这民间婴孩师兄一向是交给山下的农户,今日带上山来,莫非此婴孩有何玄机?”“哈哈哈哈,师弟果然是个精明之人,此婴孩乃上古恶龙转世,非一般人所能抚养啊!”“什么??上古恶龙???”词语一出,大殿内立即炸开了锅,长老弟子们议论纷纷,顿时变得乱哄哄起来。过了一会,宗主发出了话:“好了,我自有主意,你们就不要再议论了,这孩子将来必然成大器,只要我们悉心教导,引导他向善,一定能让他造福苍生。待他长大些,就收为我剑宗弟子,到时候我会让他参加入门考试,如果不通过便交给山下农户收养,如何??这孩子的父母已经被天火烧死,我们不能再放任他不管了。对了,这给消息决不能走漏了风声,要是被江湖邪教知晓,必然会来抢夺,到时候又不知道会有怎样一场腥风血雨了。”“既然师兄已经做了决定,我等听从便是。”剑宗几位长老知晓了事实之后,也不多问,毕竟相信剑宗宗主的决定和实力,纷纷离开大殿,各剑宗弟子也拾趣的离开,毕竟他们到剑宗来都不是看热闹来的。

  太阳刚出的时候,林轩早已到了聿都,看时间还早,找了个客栈先歇歇脚。刚进客栈大门,小二便迎了上来“来客官,里边请,打尖还是住店啊??一看客官就知道是来参加几天后剑宗的考核大会的吧?”“你怎么知道?”“客官你一看就是外地人吧,这剑宗考核大会每七年举行一次,分三大赛区,我们聿都是三大赛区实力最强的地方,这考核大会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原来如此,好了,给我准备一间房间,再给我准备一些吃的,赶一天的路,肚子早就饿了。”“好嘞,客官您这边请。天字号房间,楼上右拐第一间,这是钥匙,你看要不要给您送到房间里?”“不用,我在这里吃就行了。”

  第二天,聿都决赛开始,比赛变得正规起来,双方只能用剑,而且是木剑,点到即止。所有人的比赛顺序由抽签决定,在场的剑宗弟子对这一届的弟子显然也很满意,他们宣布比赛顺序时脸上都带着笑容。话不多说,第一场就开始了,第五名刘常昊对第九名甘奎。刘常昊上去就大步流星开打,显然是想速战速决,甘奎一下就看出了他的心机,机智的闪开几招致命攻击,这使得刘常昊十分恼怒,自然,刘常昊的招数一下就被打乱,开始乱刺乱砍,旁边的剑宗弟子看了直摇头。甘奎看来是个厉害角色,故意卖了一个破绽,刘常昊猛地向前刺去,台下大哥大叫不好,但为时已晚,甘奎出脚一勾,刘常昊还没有跌倒,甘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身前,用力一顶,便将对手顶倒在地,一柄木剑抵在刘常昊的脖子上,就宣判了他退出比赛。林轩心想,如此高手却屈身第九名,看来是个厉害的角色啊。接下来的每场比赛都十分精彩,其中林轩赢了五场位列第二。最后一场,由林轩对战张翰。根据林轩的观察,这个叫张翰的人在前面的比试中都没有使出全力,看来会是一场恶战,但林轩也是有点资本的,哪有这么容易就轻易认输?

  时已半夜,宗主带回了婴孩,正好与几个宗门弟子相遇,弟子们立即躬身问好:“宗主。”宗主也不含糊,对他们交代了几句便抱着孩子回到剑阁。宗主坐定,对着婴孩说道:“诶,你是林家村的人,出生时天雷封顶,就叫你林轩吧,以后就跟着我老头子了,望你能遵从善道,造福生灵,切莫动了恶念,从了恶事。”

  这时,剑宗宗主也赶到了,摸了摸银白的长须,也是深深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声“诶,还是来晚了,天命不可违啊。”就在这时,废墟中突然出现一道光芒,忙活着的青年瞬间慌了神,大叫妖怪赶快退了回来。慢慢的,废墟中一个水晶球缓缓升起,水晶球内一个眼睛还没完全睁开的娃娃,哭得正卖力呢。宗主右手轻轻一抚,水晶球就飘到宗主手中,水晶球也慢慢消失。村名们顺势看去,看到宗主,急忙下跪,齐声道:“参见仙人!”“起来吧!”“谢仙人。”接着,村民们就议论纷纷起来“这孩子看来是个灾星,不能留着,要趁着他还没长大,先除掉才行啊!”“对啊,对啊,我就觉得今天的事不对,原来的这个妖怪在作祟,要尽早除掉啊。”村民中刚刚被称为村长的人上前一步,问道:“敢问仙人,此孩童遇天火而不死,是否为妖物?”“此孩童交由我来抚养,你等好生安葬他的父母便是。”“是。”村长见问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只好作罢。村长立即派了几个壮年到废墟中继续搜索。剑宗宗主转身就走,轻轻一跃,便已经飞出老远。

  十五年后,终南山。

  三天后,所有江湖人士都赶往剑宗在聿都建立的驿站中。剑宗早已有人在驿站里负责考核工作,剑宗考核十分简单,甚至是有些草率,但就是这样的草率才能培养出人才,剑宗要的是能够实战的弟子,而不是只会些花架子的怂包,在这里,只要能打败对手,就能晋级,无论用什么招式,当然作为名门正派,不得使用暗器,也不能用毒。在海选中,林轩一直都很顺利,以他的实力,成功进入决赛就像吃豆那么简单。在完成十连胜后,林轩直接进入决赛,当然,他隐藏了自己的实力,所以在决赛中,他的名次排在最后。最后,只有十个人进入决赛,原本万人空巷的驿站变得冷冷清清。林轩抱着自己的宝剑,靠在柱子上,嘴里刁一根狗尾巴草,细细观察着这几个人。暂时第一名的是一个无门无派的弟子,名叫张翰,他的剑气犀利,剑法娴熟,是个人物;暂居第二名的是穆广成,京城穆家的公子爷,没想到是个高手;第三名是寒月城城主的掌上明珠叶紫烟,可谓是女中豪杰;第四名到第八名是林轩在客栈遇到的刘家四兄弟;第九名是个黑脸大汉。在林轩看来,这些人必定有人在比赛中隐藏了实力,自己能否打败他们还真是难说,不过那四兄弟中的三个大汉似乎已经是用尽全力了,看他们气喘吁吁就看得出来。

  此时,亡灵峰中一座黑色的大殿内,一个丑的要命的女人站在大殿上,她就是冥王殿的孟婆,据说此人功夫了得,还懂得各种邪术阵法,是个狠角色。她的身后站着一个身材修长一身一边红,一边蓝的衣着打扮之人,这个人头上戴着帽子,全身上下看不到一点皮肉,整个人都被包在衣服里面,这个人就是冥王殿水火判官杨炎淼,此人传闻武功高强,但几乎没人见过他出手,除了冥帝之外,见过他出手的人早已西去,所以殿内弟子多少对他有一点敬畏。殿下站着七七八八的人物在江湖中都是些厉害角色,可想而知,冥王殿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也难怪这下年来冥王殿以一己之力对抗其他江湖各派都不落下风。那个丑的要命的女人孟婆阴森森的问道:“怎么样,出去打探的人有消息了吗?有没有找到龙子啊?”“回孟婆,我们的人顺着天雷的方向赶去,赶到时天雷已经落下,我们赶到时看到了剑宗宗主带走了那个孩子,我们不是对手,不敢轻举妄动。”“哼,一群废物!!算了,既然剑宗宗主出马,我们就卖他一个面子,我们的目的是抢夺三大杀器,龙子只要还活着,我们就能将上古恶龙唤醒。从今日起,我们要保存实力,确保龙子成年之时,我们能顺利抢夺三大杀器。”“是!”

  紧接着,几位宗门长老和宗主便秘密地来到剑阁。大长老也就是刚刚在大殿上出问的师弟还没等大家坐定,就急切的问起来:“师兄,既然这恶龙转世已经降临,那岂不是三大杀器也要现世了??”另一个白胡子老者也急忙站了起来:“对啊,大师兄,杀器现世,我等不能再坐以待毙了,要抢在冥王殿的前面找到杀器,并将其封印。”宗主捋了捋银白的胡须,道:“恶龙转世,确实说明着三大杀器将要现世,但要找到三大杀器,必须等到这孩子成年,才能找到三大杀器的地点。所以我们要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做好准备,否则三大杀器被冥王殿的人抢走,将是一场腥风血雨啊!”最后,宗主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句:“这孩子降世,也不知是祸是福啊。”

  第二天,天还没亮,林轩早已收拾好行李,一个人飞奔下山去了。刚走不远,大殿上一袭白衣慢慢走了出来,望着林轩走的方向,心里万般滋味。话说林轩,剑法虽然不怎么样,但轻功却了得,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已经来到山腰,回头一望,心中念想:我一定会位列前茅,不辜负师兄这些年的栽培。

  刚刚开打,两人剑法不相上下,一时没有分出胜负,台下更是惊愕。“这小子扮猪吃虎啊,在前面的比试里一直隐藏实力,到最后再一举夺冠,实在是高啊!”突然,张翰退后两步,右手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袭来,顿时引起了轰动,大家都没有想到,张翰居然一举能够凝聚出剑气来。林轩也不落后,抬手就是一道红色剑气,两道剑气碰撞在一起,发出巨大的声响,两人的意识都十分的强,不给对手留一丝机会,轻轻点地,就飞得几丈高,在空中交起手来。两人久战不下,终于,剑宗弟子走到台上,劝止两人,在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宣布两人平手,并列第一,然后就开始宣读本次比赛的结果。本次比赛共收七名新人,除刘家三兄弟外,其他人都成功拜入剑宗门下。

  终南山剑阁内,一位老者盘膝而坐,突然,天象大变,星位变转,天空中出现一道闪电,在一个叫林家村的上上方凝结。老者猛地张开双眼,破门而出,朝着闪电凝结的地方飞奔而去。

  原来,在这凝结的闪电之下,林家村的一户人家的农妇正在生产。正听得一声“哇”的叫声,凝结的闪电突然向下劈来,原本精致的茅草屋瞬间被大火包围,凶猛的火舌四处逃窜。林家村的村名正要提起家伙赶来救火,猛地下起了瓢泼大雨,不一会儿大火就被扑灭。村民们赶紧冲进废墟,寻找着这家人的尸体。“大梁!!!”“大梁!!你在哪啊??”这户人家的男人叫林世梁,今天本是他们一家最高兴的日子,却不想遭遇了天雷这样的事。突然一个壮年喊道“在这呢!!!大梁!!”华语刚落,几个青年赶过来看了一眼,默默地叹了口气。废墟下,他们所说的“大梁”早已被烧焦了,到死,他还是紧紧握着妻子的手。人群中走出一位老人,叹了一口气说道:“把他们抬出来,好生安葬。”“是,村长!”说着,几个年轻人就忙活起来。

书评(209)

我要评论
  • 中出现&,破门

      终南山剑阁内,一位老者盘膝而坐,突然,天象大变,星位变转,天空中出现一道闪电,在一个叫林家村的上上方凝结。老者猛地张开双眼,破门而出,朝着闪电凝结的地方飞奔而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