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败于是乎兴的兴  善败者不亡出自哪里  善败者不乱出自哪里  善败将军  善败者终胜  善败将军意思是什么  善败是什么意思  善败者不亡的意思  善败者不亡  


 

 善败能忍,努力求存。  出生于这乱世,惟有尽力而为,方有一线生机。  夜虽长,我赤子之心,却无限向往黑暗。林盼听了,连眼都不敢眨,盯着皇帝回道:“陛下,罪臣之子林贻居……无甚大才,恐难当重任……”。

他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跑到陶九平日斩瓜切菜的露天灶台旁边,拿起瓢来舀水喝。喝了几口,便对正在做晚饭的陶九问道:“中午饭剩下没有?肚子都快饿瘪了。”

校事府职权最高的人,是五官中郎将麒永,此人乃是开国大将军麒英之孙,护国大将军麒龙是他的大伯,他同麒休是堂兄弟,只是麒永父母早亡,自小就被祖父麒英带在身边养着,成年后,便成了校事府的五官中郎将,负责洛阳城治安。

李盐拧着眉头摇摇头道:“盐儿不知……”

父命难违,林贻居只能回屋找到状子,出门骑马去了校事府。

这李盐长相也算清新脱俗,百里挑一了,陶九站在一旁,痴痴地看着,竟然呆了。

次日,李盐起了个大早,趁他爹熟睡,偷偷跑去林府扣门。

……

进入林府大院儿后,林盼高兴地喊道:“居儿,居儿!”

李盐跺脚道:“可是爹,他林家全都辞官不做了,他们家现在是普通百姓!”

“你这个不听话的孩子,别再起那些妄想之心了!他林家,心高气傲,怎能把你放在眼中?就算他们家现在落魄了,但也不是你能攀的,听话,跟我回屋!”李盐对其父李葱之言不敢忤逆,只能哭哭啼啼地进了屋,一步三回头。

御书房内。

伊阳愁容不展道:“林贻乐,爹在朝中做了那么多年的官儿,怎么就剩这么点儿钱啊?”

“臣遵旨。”杨密连忙面向皇帝,拱手弯腰。

但见女儿这般忧心地望着林家大公子,这李葱心中气不打一处来。李盐并未发现其父李葱就在身后,她见林贻居这般忧愁,于心不忍,想走过街去,劝上一劝。

林贻居来到校事府,见了麒永后,递上状子,单膝跪地道:“中郎将大人,恐怕从今往后,居不能再服侍左右了……”

……

林贻居听见喊声,连忙过来作揖道:“爹……”

说完便要走。

李盐之父看了一眼街对面酒后闹事的林贻居,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皱着眉头质问道:“你要走过去做什么?那可是林府!”

李盐之父摇头叹息道:“我倒是想成全你,但是有用吗?人家是林府,庭大门阔。你是杂货贩子的女儿,门不当,户也不对。盐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取名叫盐儿吗?”

书评(497)

我要评论
  • 林贻居&,是林

    “什么林贻居?那不是你大儿子吗?”麒炎摇头道:“我说的不是他,是林贻乐。”

  • 息一声&是对这

    麒永叹息一声道:“起来吧。你弟弟和我弟弟,斗了一场,林大人定是对这官场争斗,心灰意冷了……林贻居,我知道你并不想辞官不做,但你这状子,我接了。”

  • 嚅道:&“陛下

    林盼嗫嚅道:“陛下……这个……三年确实够了,差不多能抱上孙子……”

  • 对林盼&朕允许

    满朝文武哈哈大笑,互视摇头。麒炎也笑,笑罢,点头对林盼道:“也罢,终究还是好事多磨。林盼,朕允许你回家养伤,但三年之后,你和林贻乐,得有一个来朝献力。尚书令,记下这事儿,别忘了提醒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